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我的帝国无双 > 第一章 国主在此

第一章 国主在此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她这话一出口,李氏立时脸通红,又是在儿子面前,做母亲的被人如此羞辱,她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打量着刘婆,陆宁眼睛慢慢眯了起来。
  可能刘婆运气不错,外面突然传来人声,要不然,以陆宁记忆刚刚融合还有点后遗症的状态,说不定她就被陆宁一把拎着扔出去。
  外面有人喊:“喜报!喜报!东海县永宁坊的陆宁,是在这里吧!”
  李氏和刘婆都是一怔,刘婆冷笑,“又是谁家来讨债,逗你们娘俩玩呢?”
  却见从外面,走进来几名皂衣差役,走在最前面的,却是一名配银銙戴贤冠的官员,其两鬓微微发白,但神光炯炯,看来颇有威严。
  那喊着喜报的是差役,此时这官员微笑道:“陆宁,还有老夫人,快出来,有敕旨到!”
  陆宁莫名其妙的走出来,心说这些古人,总不会知道自己是穿越来的特殊人才,所以来招揽吧?
  微微躬身,虽然不知道唐代的礼节接圣旨要不要跪下,但除了老妈,陆宁并不想对任何人行跪拜礼。
  微风吹来。
  有些冷,令陆宁不得不又将衣裳拉紧,更哆嗦了一下。
  “你就是陆宁?”官员上下打量着陆宁,见陆宁点头,既不跪下,也不招呼母亲出来,怔了下后随即苦笑,果然,是有癔症,而且,是他没错了,一副瘦弱无比痨病鬼的样子,一阵风吹来,好似就能把他冻死。
  怪不得立此大功,此次封赏更是史无前例,但是,却没将他招入中枢引为栋梁。
  不过,这封赏,也太夸张了些,从唐代开国,还没有如汉晋之制封国的呢,这少年郎,算是令本朝恢复了晋隋前制,创造了历史呢。
  官员心中一边胡思乱想,一边展开手中绢册,唱道:“门下!周逆南侵,贼往来千里,涂炭诸州,诸管会兵讨之,有海州东海县永宁坊健儿陆宁,前后克捷非一,诛射伪主郭荣……”
  文绉绉的堆垒辞藻,陆宁听他喊令喻时便躬身静听,只听得大概意思便是夸自己浴血疆场,立了战功。
  不过,什么射杀郭荣?
  陆宁猛地一呆。
  隐隐的,有了印象,好似,自己记忆正融合的浑浑噩噩中,还是前世的习惯,接到了任务就去执行,这次的任务,是对抗周军……
  自己,还在寿州铁匠铺自己打造了一副弓箭,前世,自己最大的爱好就是亲手制造冷兵器和远古火器,这次却是派上了用场。
  可是,射杀郭荣?
  这玩笑可开大了!
  郭荣就是后世说的柴荣啊,那个执掌周国时灭国无数打下北宋根基的狠人。
  不过后来他病故,儿子幼小,赵匡胤陈桥兵变夺位,迫使他儿子改回柴姓。
  宋修史,也就都将郭荣称为柴荣,因为柴荣是周太祖郭威继子,周太祖姓郭,篡改史书将郭荣改为柴荣,隐隐的意思,就是柴荣同样得国不正,走曲线道路,洗白赵匡胤陈桥兵变。
  反正柴荣也好,郭荣也罢,都是这个时代一条牛的不能再牛的大牛!
  而现在,自己把这个狠人一箭射死了?!
  这,这。
  蝴蝶扇动的翅膀,会引起这个世界的变化,怕是山呼海啸了!
  陆宁有些懵。
  好像刚刚来到这个世界,就把这个世界的历史给彻底转向了……
  那边钦使又啰啰嗦嗦一堆,是圣天子和中书省一堆要给自己封赏的理由。
  到得最后,官员声音更是抑扬顿挫,“封陆宁,东海县公!开东海国府!母李氏,封东海郡夫人!不日表具上,得崇恩!”
  陆宁呆了呆,没太听明白敕旨的意思。
  那官员笑呵呵将敕旨交到陆宁手上,换上一脸的尊重,躬身拱手道:“第下,恭喜了!某是中书舍人,姓乔。”
  官员叫乔匡舜,是比较闻名的文学大家,当然,陆宁听着全无反应。
  乔舍人身后,转过一名官员,对陆宁微微躬身,“第下,某是海州别驾李景爻,就由下官为第下解释敕旨之内容。”
  乔舍人心里有些无语,心说这封赏可说是皇恩浩荡了,但这位东海公果然是脑子糊涂,怪不得皇太弟都召见他了,最后,还是没将他召入门下。
  而且,他生得虽然俊美,但体格也太差了,一阵风来都能冻死一般,果然射死郭荣只是运气好,是本朝受上天庇护而已。
  不过封赏,也没辱没他的功劳,史无前例,而且,实际上有违前制。
  也怪不得,敕旨压了好久才下来,自然是圣天子和几位重臣商议了好久。
  另一边,听李景爻解释着,陆宁也微微发怔。
  这敕旨的意思,竟然是唐主将这东海县作为封国赏赐给了自己。
  就如同汉晋南北朝时期一般,开府的县公,自己从此就是这东海国的国主。
  开府后,自己按照规制,可以设一名相,为七品官员,还有八品的卿称为郎中令一人,两名侍郎等等等等,总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九品以上官员编制有十几人。
  这种封国,除了没有铸造钱币以及外交的权力,其余的规制,就真是自己是国主统治一般,包括赋税,包括武备等等。
  而自己这县公的封爵,是从二品,母亲的诰命,母凭子贵,郡夫人,也是从二品。
  这样的话,乔舍人这个正五品上和李景爻这个正五品下,自然都要对自己恭恭敬敬的,只是他们不是自己的直属下级,都有些矜持,所以自称“某”,但后来,李景爻还是软了骨头,最后用“下官”自称。
  射杀了郭荣,捞了个封国的国主?
  陆宁心里哭笑不得,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历史的车轮,被自己搅和的全乱套了。
  不过,原来那刘家产业,是查抄留给自己的,甘夫人等家眷,发给自己做奴了,那丫鬟小翠,一知半解,想来是没听明白消息。
  自己听了敕旨,都还不清不楚的呢。
  陆宁胡思乱想着,李景爻给陆宁解释的同时,心中却是有着惊涛骇浪,从大唐立国起,封国已经成了禁忌,当然,本朝虽然自称继承唐之正统,但和其余列国一样,一切的一切,并不是都沿袭唐制。
  皇太弟、燕王等就都有封国,只不过他们都是皇族子弟。
  而且这少年立下的功劳,这赏赐也说得过去,就如过去所说,他立下的,真的是该裂土封侯的功劳嘛。
  虽然,看他痨病鬼的样子,只是走了狗屎运……
  另一侧站着略有些矜持的乔舍人,却是心中琢磨,圣天子封陆宁东海国主,除了觉得他有癔症,难以进中枢,所以赏给他一场大富贵外。
  深层次的考虑,又何尝不是希翼他能守土?
  东海县及北面怀仁县靠近周国边境,周兵南下的话,虽然肯定是攻略寿州等重镇,但这东海就如同凸出的一个楔子,圣天子怕也希望这个有癔症的少年,能在危难之时,再创造什么奇迹吧?
  虽然,这希望也不大。
  看着陆宁拉紧衣裳微微颤抖很冷的样子。
  乔舍人不由摇了摇头,赏赐给东海公的各种金银珠宝里,圣上还专门赏下了一件狐裘,开始自己还奇怪,现在才明白了。
  乔舍人苦笑不已。
  “好了,我明白了,多谢李别驾!”陆宁笑着打断了李景爻唠唠叨叨的讲解。
  李景爻笑道:“第下,此外还有刘家查抄的财产家奴,州府派出的司法参军王吉正在清查,还请第下派员监督!”
  李景爻说着话,心里却是啧啧羡慕,听说那刘县令续弦的小娘子,极为美貌,还有两个美妾,各个倾国倾城,整个海州城都知道刘县令这两年物色的三个绝色you物毫不逊色于大内,眼下,可便宜这位昔日小农夫,现今的小国主了。
  ……
  乔舍人宣令喻,躲在厢房的李氏和刘婆都听得清楚,李氏几乎以为自己在做梦,半晌做不得声,怎么也不明白,自己那病秧子似的儿子,怎么就会立了军功授了官衔,而且,他还年幼啊,才十六岁啊,怎么就做大官了?
  自己好像还被封诰命了。
  后面那些差役手里捧的盘子,好像就是各种赏赐,头冠、服饰等等。
  这,这从何说起?
  至于儿子到底是什么官,她也没听太明白。
  刘婆却是满心的懵逼,她耳朵灵,所以李景爻给陆宁解释的话语她都听得极为清晰。
  陆大郎?被封国了,那好像是老辈子才有的东西,以后这里,就是东海国?
  我们这些黎民百姓,都是陆大郎的子民了?
  陆大郎,是我们的国主?
  她简直要吐血了。
  莫说国主之类的,就是原本县里的胥吏,给她一百个胆子她也不敢惹啊?
  刘婆儿子也在县衙听差,平日那些胥吏老爷们,对她儿子便是又打又骂,她还曾经挨过那刘佐史一个大耳光,而现在,别说刘佐史这样的大老爷,就是比他高一百级的,给那陆大郎提鞋都不配啊!
  李氏,母凭子贵,成了二品诰命了?
  突然,她咧嘴嘿嘿干笑起来,声音却是极低,免得惊扰了院中正在叙话的几位官老爷。
  “老夫人唉!我刘婆真是,你,你可莫恼小奴!”刘婆谄笑着,心里却是直要吐血,早知道这痨病鬼,不,早知道那陆小郎君有今日,自己那几斗米,又算的了什么?早早双手奉上,今日又何必现在胆突突的后怕呢,本来是善缘,却不知道,会不会招来什么弥天大祸。
  这?刘婆想着,便觉得手脚冰凉,前途一片昏暗,直想时光倒流,才能好好巴结面前这位已经贵为诰命夫人的李夫人。
  而另一边,突然听得陆宁唤阿娘,他要出去。
  原来,海州官差分了两路,一路陪乔舍人来宣敕旨,一路去刘家抄家,乔舍人却是请陆宁同去,毕竟抄没的家产,奴仆田契之类的,都是属于这位小国主的。
  李氏答应了一声,也没敢出屋,她到现在还晕晕乎乎,混不知所以。
  刘婆同样痴痴呆呆,两人心情不同,却又都怀着心事,良久良久,都没有动弹。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