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开局要被唐太宗五马分尸 > 第171章:入青楼,谈生意!

第171章:入青楼,谈生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随着饥民不断的涌入长安,恶性事件连续发生了数起,导致城内的气氛也开始发生改变。
  
  这还只是长安周围几个州郡的,更多的灾民还在不断的向长安涌来,雪上加霜的是粮价的上涨,便是长安百姓都过的艰难起来,
  
  为了防止更多的饥民涌入长安,局面的失控,京兆府下令严控饥民进入长安。
  
  已经在城内的饥民如果没有亲戚投靠的也慢慢往外驱赶。
  
  而原本‘本心’粮店也收到了饥民的冲击。
  
  为了安全考虑,秦寿让薛仁贵和辩机和尚帮忙照看一下。
  
  此刻,俩人在‘本心’粮店外闲聊了起来。
  
  “和尚,你说秦寿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此时冰雪皑皑之中,薛仁贵手中盯着粥棚,摇着头对辩机喃喃的说道。
  
  辩机笑了笑,摇头道:“这个真不好说,要说他是善人,他支粥棚让这些饥民能吃上饭,却是算是善。”
  
  “要说他狠,也确实狠,就那水刑之法一般人真想不出来......”
  
  薛仁贵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看向家乡的方向,“前日,秦公子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寄回家中,说不能让大哥的妻儿饿着,秦公子保举做了官不说,还给钱财......”
  
  他顿了一下,才又说道:“自迎春(薛仁贵之妻柳迎春)嫁我,从没有享过什么福,便是我父亲都不曾如此过问!”
  
  偌大的汉子,此时竟然有些失态。
  
  辩机没有说话,眼睛转了转,仿佛想起了什么,“秦公子佛法高深,我曾有幸与其在佛法之上学习一二......秦公子佛性极高,绝非奸恶之人。”
  
  “就拿店里的那些伙计来说,薪俸相比其他的店好太多了,这还不算,逢年过节的不是什么奖金就是各种礼品,伙计生病了可以请假,便是伙计的爹娘生病了也可以请假,换成那些世家高门哪个会这么做?”
  
  辩机说着,看着不远处忙活的伙计们,目光灼灼,“秦公子曾经说过一句话,菩萨心肠,金刚手段!”
  
  “也许,这正是我入世需要修行的东西!”
  
  半晌
  
  薛仁贵叹了一口气说道:“秦公子这人不是什么沽名钓誉之辈,性子虽然淡然了一些,但却和那些所谓的士子之流不同,从不出去狎妓、反而怜悯穷苦百姓。”
  
  “对了,秦公子去干嘛去了?”
  
  和尚愣了一下,挠头说道:“好像听说去平康坊了!”
  
  “啥玩意?上平康坊了?”薛仁贵的脸一下子黑了。
  
  自己刚刚还说他不出去狎妓,这就打脸?
  
  .....
  
  秦寿确实上平康坊了。
  
  为何,因为这里的饥民最多,还因为长孙冲。
  
  这几日长孙冲又去了秦寿家里请长乐回去,结果长乐自然没有给他好脸。
  
  毕竟是连襟一条船的关系,秦寿倒是招待了长孙冲一番。
  
  长孙冲喝大了之后,便向秦寿诉苦,然后说着说着就说到平康坊上了。
  
  一方面是出于饥民考虑,还有一方面是出于好奇。
  
  都说唐宋“世风好狎妓”,既然来到了大唐,连这个都没有见识过,岂不是孤陋而寡闻?
  
  有那么一点太可惜?
  
  “秦寿,哥带你去开开眼界!”长孙冲拉着秦寿就往外走。
  
  趁着这个机会拉秦寿下水,自己以后便有理由了。
  
  秦寿就跟着长孙冲来到了这大唐赫赫有名的平康坊!
  
  一路上,长孙冲不断的给秦寿“科普”:“咱们大唐承六朝金粉之后,娼妓之多进士三司幕府、京都侠少皆萃集于此。”
  
  “秦寿,长安都城中有所谓“北里”、“平康里”和“教坊”,风流渊蔽,我们去哪里?”
  
  秦寿有些懵,问道:“这还有区别吗?”
  
  长孙冲摇头轻笑,“当然有区别,就连鉴皇室有“宫妓”,达官显贵们有“家妓”,军旅驻地有“营妓”,咱们长安城也有“官妓”,茶楼酒肆中有“歌妓”及专事陪酒的“饮妓”......”
  
  秦寿沉吟了片刻,“那咱们上教坊?”
  
  长孙冲笑着道:“教坊待着太过束缚,不如平康里风流兴致。”
  
  俩人一路走来,秦寿不断的观察着。
  
  他发现快牌子上写着平康坊的字样,不禁诧异,本以为是个极为隐蔽的地方,想不到却是极为的宽敞,街道也宽,建筑极为的豪华,目测至少四十米以上,水陆交通便利。
  
  远远的,一个建筑豪华,牌匾上鎏金大字:春意阁
  
  长孙冲在牌匾下停了下来,笑着的给秦寿介绍着:“咱们大唐官例规定妓分三曲(三等),南曲、中曲为优等,其它则卑屑不足道,故多只称二曲。”
  
  “这春意阁,乃其中之上上选,最让人流连忘返!”
  
  长孙冲拉着秦寿直接走了进去,
  
  秦寿进来才发现,里面大有乾坤,堂宇宽静,厅堂罗立,厅室皆彩版,前后植花卉,怪石盆池,对设的小堂,垂廉茵榻帷幌之类称是。
  
  丝竹之声,声音绕梁,更有几名身段妖娆的女子随着翩翩起舞。
  
  大冬天的,她们竟然仅仅穿了一件薄纱一样的东西,一抹抹雪白在眼前荡漾,晃动着,仿佛要跳出来......
  
  开眼界,真的开眼界!
  
  长孙冲明显是熟客,冲着远处招手,“爆炭,过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
  
  嗯?
  
  爆炭?
  
  秦寿一愣,扯了扯长孙冲的袖子问道:“爆炭啥意思?”
  
  长孙冲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秦寿这才了然。
  
  我擦!
  
  这意思......假母?衰退之妓?
  
  不就是老鸨嘛!
  
  走到长孙冲面前,笑着合不拢嘴,“长孙公子,您带来的客人那肯定是贵客?这小哥长的如此清新俊逸。”
  
  长孙冲笑着摇头,“那是自然,这位便是如今高阳公主的驸马,写出那些情诗的秦寿公子!”
  
  这话一出,‘爆炭’身形一震,随即脸色狂喜,大吼一声道:“您就是秦寿公子?”
  
  “哎呦,竟然是您来了,快......里边请!”
  
  她这一嗓子,直接让整个春意楼都静了下来。
  
  “谁?秦寿?”
  
  “那些诗词就是他写的?”
  
  “真的啊,今天可算是见到原主了!”
  
  “哟,小哥长的真好看,潇洒英俊,果然是个风流人物......”一个女子浅笑着想蹭过来。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