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感应假说 > 最终章 阳光之下是幸福

最终章 阳光之下是幸福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兆墨点点头,然而没说话,大块头也没再说什么,两人几乎同时转身,各自回到了属于他们的地方——
  天气已经变暖,风中夹带了一股花草的清香味,沈兆墨跟局里打电话请了半天假,拎着提前在家煲好的鸡汤,来到澹台梵音家中。一开门,发现人不在,巨猫甘比诺正团在门口,眼巴巴的等着主人回来。
  沈兆墨摸了下桌上的杯子,水还是温的,他急忙打电话,对方却不接,他心率一下子上升到了一个惊人的高度,狂跳不停,难以形容的恐惧感一下子涌入他的心口。
  他把手里的东西一放,匆忙甩上门,冲下楼去,到处寻找——
  澹台梵音捂着肚子坐在小区靠角落的亭子里,外面有条人造小河,上面架了座桥,布置得有模有样的,可就是这地方实在太不起眼,所以经常被人忽视。
  她坐在亭子里看小鸟发呆,小时候经常会扑上去抓,她自己也不知道抓来干什么,大概就是喜欢抓小鸟的过程。
  这时,一只小鸟停在树梢好奇的冲她叫了两声。
  “动物从不在乎外表美丑,他们只关注灵魂的善恶,它肯亲近你,说明感受到了你心里的那份善良。”
  这时,有人在她身后说了一句,澹台梵音猛地回头,身后站着个熟悉的中年男人——穿着件不怎么平整的灰色外套,休闲裤的一角沾了点泥土,头发不再是精心打理而变的略微有点乱,面上仍旧露着让人看了就不舒服的表情。
  澹台梵音移动到相对远一些的石凳上,凝视着眼前的人,“兆墨说你找了十分优秀的律师给自己弄了个缓刑?”
  宁飞毫不在意她语气上的嘲讽,“我本来就是个小角色,没有参与过任何犯罪,硬要说有什么罪,只能是知情不报吧……不,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这就是你在法庭上的说词?”
  “同样也是事实。”宁飞在她对面坐下,“这地方真不错,安静、偏僻,适合思考。”
  澹台梵音瞪着她,一言不发。
  “不必提防我,我什么都不会干,常捷死了,常忠起入狱,我算是彻底自由了,现在虽然还得暂时待在舜市,等缓刑期一过我就离开这里,到一个谁都不认识、清净的地方生活,好在之前攒了不少钱,够我下半辈子悠闲度日。”
  “跟吴硕一起行动、帮助他将王桑和大块头从医院偷出来的人……究竟是不是你?”
  宁飞耸了耸肩,“不是,我在警局、法庭说过无数回了,你怎么就不相信呢?那是常捷找了个人整容成跟我相似的模样,人不是还找到了吗?”
  “你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
  “冒着危险在一大堆监视器下行动,我是这么蠢的人吗?常捷就是知道我肯定不干,才会找人易成我的样子。”宁飞平静地说,“我知道你恨我,可现实就是如此,我手上没沾过血,而且我还帮警察把其余的同伙都抓住了,算是将功补过。”他向前倾了倾,“我们之前合作的那么愉快,你这么快翻脸不认人,挺伤我心的。”
  “合作?”澹台梵音冷笑一声,“你我不过是相互利用,你想脱离常忠起,而我想让他和整个组织里的人进监狱,各取所需。你跟他们一样都是罪犯,别以为能好到哪去!”
  宁飞的突然妥协是澹台梵音意想不到的,他提出帮助她抓住常忠起、毁掉组织,因为他不想在受常忠起的牵制。两人制定了计划,澹台梵音毁掉控制卫星的系统,之后宁飞撺掇常捷跟她见面,而同时,常忠起那头也会有所行动,一箭双雕。
  澹台梵音头绳中的追踪器其实是干扰器,启动装置在宁飞手里。常忠起在附近的山林中装了很多报警器,知道位置的手下会选择绕道走。常捷雇佣的打手冲进来时报警器响过一次,之后就再也没响过——不是没响,是不能响、不会响,混战结束,报警器再度开启后,宁飞趁机启动了干扰器,瞬间使大部分的报警系统瘫痪,中途虽被搜了去,不过为时已晚。
  所以当警察闯进来时,常忠起才会这么惊讶。
  “我无意以此要挟你,今后我们桥归桥路归路,我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今天是最后一次。”宁飞站起身,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呼出,这是期待已久的自由的空气,随后,他伸手从口袋里摸出一个信封,“这个给你,算是我的谢礼,两张飞往德国的机票,时间是三个月以后,祝你玩的愉快。”说完,他放下机票,头也不回地走了。
  澹台梵音低头看了眼信封,从里面抽出一张写着数字的纸……
  “梵音……”沈兆墨从一片高大的人造芦苇丛中走了出来,一脸凝重地望着宁飞远去的背影。
  澹台梵音将纸条递给他,“去查查吧,估计跟常忠起有关。”
  沈兆墨心不在焉的应了一声,握住她的手半天没动静。
  “怎么了?”澹台梵音歪着头看他,“觉得我是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害怕了?”
  沈兆墨抬手就往她脑门上一敲,接着一把搂住,澹台梵音被猛地按在他胸前,力量大的让她几乎不能呼吸,腹部伤口传来隐隐的疼痛,她伸手拍拍沈兆墨的后背,手感似乎湿乎乎的。
  “谁让你乱跑的,受着伤跑什么,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
  澹台梵音一愣,随后了然的笑了笑,“出来透口气,我都好久没出门了。”
  “出什么门!你现在跟三级残废差不多,没有出门的权利。”他整理了下她被风吹乱的头发,“好了,回家……干嘛?”
  澹台梵音抱住他,头埋进他衣服里,“鸡汤的味……我要吃红烧肉,吃鱼、吃虾,不想再喝那么清汤寡水的东西了,养病也没你这么养的。”
  “少废话,等你什么时候伤口愈合了再说!”
  沈兆墨残忍拒绝,避开澹台梵音赌气咬过来的小嘴,搂着她的肩膀,两个人吵吵闹闹地慢慢往回走去。
  人这一生想拥有很多的东西,从小时候母亲的**,到长到后的地位、权利与金钱,很多人认为这就是幸福——幸福的概念永远统一不了,没人能得到完美的幸福,也没有人能够彻底拥有。然后,失望会随之而来,如同具有腐蚀性的化学物质,腐蚀了我们本该知足的心。
  其实,我们应该不需要那么多东西,不是吗?
  ——全本完
  ***************************
  作者的话:终于完结了,然后果不其然的扑街了。
  总结起来,写作过程真的很幸福,能把自己脑中想到的东西跟大家分享,对我来说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其他的......收藏和阅读量之类的,下次努力呗。下部小说《白云无语漫相留》正在手打中,希望这本能受到大家喜爱,废话不多说,我们下一本见!
  祝各位朋友生活快乐!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