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超感应假说 > 第230章 尘埃落定

第230章 尘埃落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沈队,你别急,我们十分钟前就开始准备了……小马,救生衣都找好了吧,赶紧给沈队他们发一发,定位显示澹台博士的信号在曼殊岛隔壁的小岛上,咱船加速前进很快就能到!”
  在来华市的路上,韩清征把发生的事讲了个大概,也放了一遍对话录音,听得沈兆墨脑子一片空白,心口快要爆炸了,手指深深地嵌在皮肤里,抓出三道带血的抓痕。
  “还有多久?”沈兆墨努力压抑住不安。
  “应该不久了,我申请了海警队最大最稳的船,海上就算刮龙卷风咱都不怕,兄弟,冷静点,一定能赶上的。”郭仁义安慰道。
  “郭队,酒店午夜到凌晨的监控不见了,经理说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放屁!”郭仁义大骂,“让他找!找不到就好好想!想不出来就按妨碍公务处理!不知道……他当警察是傻子啊!”
  韩清征靠在车边,全身的力气好像泄了个干净,双手抓了把头发,低声说:“出发前她的神情,我担心她把自己豁出去……妈的!当时我就该拉住她,我……”
  沈兆墨闭了闭眼,沉默了半天,才开口:“不怨你,那家伙一旦决定干什么谁都拦不住,我知道你已经尽力了……她不会干出跟对方同归于尽的傻事来。”
  他的这句话既是在宽慰韩清征,也是在宽慰自己。一想起澹台梵音留下的那两段录音,想起以及录音里对方满含杀意的话语,他神经就快要绷断了。
  呼啸的海风吹打海面,一艘大船缓缓驶入海港。
  沈兆墨喉咙上下动了一下,注视着远处正商量着路线的海警和郭仁义,问韩清征:“她有说她准备做什么吗?”
  “……”韩清征无奈摇摇头,“什么都没说,连为什么只身犯险的原因都没告诉我,按道理说,引蛇出洞的活应该交给你们,她却……”
  “因为她是最好的人选……”
  “什么?”韩清征惊讶的望着沈兆墨。
  “我们手里的人——大块头、杀手、吴硕、张晋耀,这些人和假的石小筑不同,他们身在底层,或许连大老板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其中很多是无根草,死了就死了,不会对整个计划有一丝伤害,但这些可丢弃的弃子太多了,分散在各个地方,脑子中被人为安装了定时炸弹,如果不能一网打尽,以后‘定时炸弹’炸了,老百姓就遭殃了,所以必须要把制造他们的人揪出来,把组织连锅端。”
  擒贼先擒王,一个个揪太麻烦。
  从去年开始,假石小筑搅得舜市乌烟瘴气,把好好的一座现代化城市弄得跟东欧战场一样。现在假石小筑身份曝光,私自见澹台梵音的事被知晓,不难想象他身边混入了大老板那边的人,他这一去……估计活不了,而结束后,大老板和他的那帮手下则会暂时隐去痕迹,悄无声息的隐藏在暗处,继续谋划他的生命研究,到时候再想找到他们,恐怕就不容易了。
  一网打尽谈何容易,最好的方式就是让组织自身产生危机感,不得不集中更多的人加强防范,谁又能比假石小筑更能担此大任?一场篡权夺位的争斗,势必牵扯了不少得力骨干,双方都一样。澹台梵音故意破坏假石小筑的计划,逼他现身,引他来华市,给幕后大老板制造铲除叛徒的机会,这样等警察过去再捞,差不多能捞个干净。
  澹台梵音这个不要命的混账丫头,她和幕后老板彼此相互利用,都是背后的那只黄雀,就看谁先把谁啄死……
  沈兆墨气的咬牙切齿。
  “郭队!”正跟那检查救生衣的小马在接到一个电话后,突然大声喊,“曼殊岛派出所的老岩刚刚报告,隔壁小岛好像爆炸了,有些地方燃起了大火,随后又被很快扑灭,他问需不需要他上岛查查状况?”
  郭仁义一个头瞬间成两个大,“他去干什么?给人家送人质啊,叫他老实呆着!这鬼天怎么还不好啊!”
  “混账丫头”不知道华市港口已经急成一团,她好整以暇的喝着茶,乌黑稍微有些干燥的秀发散落在肩头,大个手里捏着她头绳,从中间的装饰物内取出一个小型追踪器,他仔细看了看,接着恭敬的递给常忠起。
  “这不像是市面上见得到的东西,你找人做的?”常忠起把玩着追踪器,抬眼问道。
  “怎么?常爷爷这还缺机械专家,想要我把人介绍给你吗?”澹台梵音故意反问。
  常忠起放下追踪器,随手举起一个玻璃烟灰缸对准狠狠砸下去,连砸了好几下,追踪器被砸的裂开,露出了内部的电线,他又拿起烟灰缸看看底部,上面多出许多划痕,“虽说早就戒烟了,但自己的东西坏了还是心疼,这东西可跟了我不少年呢。”
  澹台梵音瞥了眼角落里盖着白布的常捷,他在常忠起的心中大概不如一个烟灰缸来的值钱。
  “碍事的东西没了,我们来谈谈正事,趁着……”常忠起顿了顿,“趁着你的小朋友们没找到这。”
  “我们能那么快谈完?”澹台梵音挑了挑眉。
  常忠起没回答,身边一个人往桌面上放了两个东西,澹台梵音打眼一看,瞬间明白了他的意思——一张机票,一颗弹头。
  “常老,闹了半天您跟您孙子是一个意思,也给我两条路选啊。”
  常忠起低声笑了笑,“丫头,虽说你没给我带来实质性损害,可你比常捷更危险,更难预测,放了你,那就是放虎归山。”
  澹台梵音夸张的一叫,做出种受宠若惊的模样。
  常忠起不以为然,“你选择机票,我保证你在乎的那些人都平平安安的,我派人照顾你,给你钱,保证你衣食无忧,正常生活,你只要在我命令时行动便可。不然,你死了,难保你家人、朋友还会平安。”
  澹台梵音面色一凛,嘴角还是保持微笑,却笑得杀气腾腾,“以身边人的性命做要挟,对您这个老学者来说,掉价了吧。”她往后靠了靠,“话说我一直不太明白,您研究了半天究竟想研究出些什么?怪物婴儿也好,人类重生也罢,您似乎对生命过于执着。”
  “谁都想活着。”常忠起淡淡说了句。
  “的确,不到万不得已,谁都想好好活着。但您的实验是让不该活着的人活着,让不该出生的人出生,仿佛在尝试自己能不能变成神,掌握人类进化大权。假如单纯源于兴趣,那成本未免太高了些……常老,难不成您的身体有什么隐疾吗?”
  “为什么?”
  “大多对生命有异常兴趣的人身体上都有某些残缺,我斗胆猜猜,您或许患有共情障碍,换句话说,就是无法感同身受。你天生感受不到他人的情绪,脸上的情绪基本上是装出来的。一个对生和死都无感的人,为什么会做这方面的实验?难不成您是想试图搞明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