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天官赐福 > 第252章 鬼王的生辰

第252章 鬼王的生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轻吸一口气,走出去,温声道:“三郎?有一件事,恐怕需要你帮个小忙。”
  
  花城放下笔,道:“什么忙?”
  
  谢怜道:“请你先闭眼。”
  
  花城挑了挑眉,也不多问,依言闭眼。谢怜牵着他的双手,笑道:“跟我走吧。”
  
  这可和与君山那一夜反过来了,花城笑了笑,道:“好啊。”
  
  谢怜拉着他双手,慢慢走到门前,道:“小心门槛。”
  
  花城不知在这千灯观徘徊了多久,自然不需他提醒哪儿要怎么走,但还是等他出声提醒了才抬起靴子。靴子上的银链子叮叮当当,二人一同迈出大门,来到长街之上。
  
  走了好一阵,谢怜道:“好了,睁眼吧。”
  
  花城这才依言睁眼。一刹那,那只漆黑的眼睛仿佛被点燃的明灯,一下子亮了起来。
  
  长街之上,张灯结彩,比起往日乱糟糟的街面,清爽整齐了许多,似乎家家户户都卖力收拾过,破破烂烂的招子都换成了新的,飞檐斗角也是闪闪发亮,焕然一新。群鬼不知何时包围了他们,方才大气都不敢出,花城一睁眼就开始拼命吹吹打打,乱糟糟地嚷着“城主生辰好哇!”还有趁乱瞎喊什么“百年好合”“早生贵子”的,闹得要命。
  
  见了这糟糕的效果,谢怜一掌拍上额头。他们分明之前训练了许久,勉强能喊整齐了,怎么现在还是喊得乱七八糟!
  
  花城面无表情,看来分毫不为所动,只挑了挑眉,道:“你们干什么?吵死人了。”
  
  群鬼已经放弃了训练成果,道:“死就死吧!反正这里也没有人嘛!”
  
  花城嗤笑一声,一转身,便见谢怜站在他后面,双手藏在背后,道:“三郎,听说……今天是你的生辰?”
  
  花城仿佛已等待多时,抱着手臂,歪头看他,笑吟吟地道:“嗯。是啊。”
  
  谢怜轻咳几声,突然跳起,猛地把那枚长命锁套上他脖子,道:“这个……匆匆制成,还望不要嫌弃!”
  
  那长命锁雕有与他护腕一般的花纹,枫叶、蝴蝶、猛兽等,精致至极,且蕴含一阵强有力的灵力,一看便知非是凡品。群鬼纷纷起哄道:“绝了!太好看了!这是什么宝贝啊!”
  
  “啊!只有城主才配得上这种宝物!也只有这种宝物才配得上城主!”
  
  他们喊得浮夸至极,弄得谢怜哭笑不得,越发紧张,不知该不该问花城觉得怎么样。花城也一语不发,只是眼睛明亮至极,唇边浮现笑意,拿起那枚银锁,似乎要开口了。
  
  谁知,正在此时,异变突生。
  
  谢怜突然双膝一软,向地上倒去。
  
  这可真是突如其来,原本乐呵呵围观的群鬼发出阵阵惊呼。花城笑容瞬间隐没,眼疾手快接住了他,道:“哥哥?怎么了?”
  
  谢怜面色发白,摇了摇头,勉强一笑,道:“没……”
  
  话音未落,喉头一窒。
  
  糟糕,又来了!
  
  那莫名其妙的心痛又来了,而这一回,那痛是前所未有的剧烈,仿佛心脏被炸开了。
  
  谢怜暗叫不好,没想到这痛如此来势汹汹,还一次比一次狠,偏生在这关头发作!
  
  他尚且算镇定,但那剧痛还在持续,仿佛有人挥舞着一根桃木楔子,一锤一锤钉入他的心脏。谢怜痛得呼吸困难,头都要抬不起来了,额上冷汗涔涔。花城脸色彻底变了:“殿下?!”
  
  他抓住谢怜手腕,但仍是没探出什么来,道:“殿下!你昨天去哪里了?!”
  
  四面八方也都是惊慌失措的呼叫。谢怜张了张嘴,然而,仿佛有什么东西钉住了他的喉咙,他连话都说不出。
  
  花城抱着他的手臂都要颤起来了。看着花城往日那张任何时候都气定神闲的俊美脸庞染上几欲狂乱的焦急色彩,谢怜一颗心仿佛被重锤一记,终于支撑不住,晕了过去。
  
  失去知觉之前,他满脑子都是“对不起”。
  
  今天,是花城的生辰啊。
  
  ●
  
  不知过了多久,谢怜猛地惊醒过来,还没喘几口气,茫茫然地盯着上方天顶,迷迷糊糊心想:“这里是……千灯观?我怎么了……睡着了?”
  
  他尚在慢慢清醒,忽然一只手扶住他,花城的声音近在咫尺:“殿下?”
  
  谢怜一抬头,果然看到花城的脸,眉宇间尽是灼意。他怔了一怔,正要开口,心脏处又传来一阵激痛。
  
  这下他彻底清醒了,登时整个人蜷缩起来,五指险些掐进胸口皮肉,力道之大,仿佛要挖出自己心脏。花城见状立即将他手腕擒住,道:“殿下!”
  
  若不是他擒得快,只怕谢怜心口就要留下五个血窟窿了。这时,一旁有个声音道:“我看着不对劲,要不然你先放开他!”
  
  慕情竟然也在这里。花城道:“我若放开,他伤到自己怎么办?!”
  
  风信的声音随即响起:“我帮你按住他!不快点弄清楚怎么回事,他这疼止不了!”
  
  谢怜弓着身子,感觉另一只手擒住了他手腕。听闻此言,花城动作凝滞片刻,果然放开了他。
  
  说来也奇怪,他一放开谢怜,那疼痛果然散去不少,谢怜好歹是能动了,一翻身,发现风信和慕情就站在榻边,大概是被叫来帮忙的。而花城站在不远处,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这一看,谢怜好容易褪去些许的痛感卷土重来。慕情见他脸色又变,对花城道:“站远点!他好像一靠近你一看见你就疼!”
  
  花城闻言,身形一僵,神色极为可怕,难以言喻,但还是立即闪身,撤到了屋外。而他一在谢怜视线中消失,谢怜心口剧痛果然也戛然而止。
  
  痛来痛去的,谢怜险些被逼疯,喘了口气,艰难地道:“这……到底……怎么回事啊?”
  
  慕情还是和风信一起牢牢按着他,防止他乱动去看花城,道:“那要问你!你怎么回事?肯定惹上什么东西了!”
  
  谢怜道:“……我查过了,我身上没有邪祟。”
  
  慕情道:“那你这几天去了什么奇怪的地方没有?”
  
  谢怜道:“这几日我去过的地方,只有铜炉山,和……国师墓。”
  
  慕情皱眉,道:“什么?国师墓?什么国师墓?”
  
  花城站在屋外,却已明白了,道:“芳心国师墓?”
  
  谢怜道:“不错。三郎,你还是进来吧……”
  
  花城沉沉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哥哥在此修养便好,我去看看。”
  
  谢怜立即道:“我也去!”可是,他一起身,立即又痛得躺下。花城方才那句说完便再没声音了,想来是已经离开。谢怜又想勉强爬起,慕情道:“我看你还是少乱动了,路都要走不了了!”
  
  谢怜被两个人四只手按了下去,还在挣扎,道:“又不是没疼过,疼着疼着就习惯了。”他总不能因为会疼,就不见花城了啊。
  
  慕情却道:“你愿意疼,你那位三郎可不愿意。”
  
  谢怜怔了怔,想到他痛晕过去之前花城是什么样的神情,再想想方才花城发现自己一靠近他就疼时又是什么神情,呼吸一滞,心口猛地一阵撕心裂肺,当即脸色惨白。风信和慕情都盯着他呢,风信愕然道:“血雨探花不是走了吗?他怎么还痛?”
  
  慕情则十分敏锐,道:“你刚才是不是脑子里想着他了?”
  
  谢怜咬牙忍了好一阵,才勉强道:“怎么……难道……连想都不能想吗?”
  
  慕情道:“别想了。越想越受罪。我倒杯水你喝吧。”
  
  谢怜连摇头说算了的力气都没有,慕情起身去倒水,他则闭上眼,勉强平复心境。可是越平静,越担忧。不知是什么邪物找上了他,两人先后都没探查出来端倪,花城一个人去,他实在放心不下。这时,慕情把茶盏递了过来。
  
  那茶盏雪白雅致,花城头天晚上还用过它。想到此节,谢怜又是一阵面无血色,躺平无话。慕情一看就知道他又没管住自己脑子,手里的茶也递不出去了,黑着脸道:“你怎么什么事儿都要想他一想?不要命了吗?!”
  
  谢怜道:“……这哪里是我能控制得住的?”要是能说不想一个人就不想一个人,人世间的许多烦恼怨苦也就不会有了。
  
  慕情道:“我看干脆把他打晕算了,省得他管不住自己脑子。”
  
  可是,作为谢怜曾经的侍从,风信是绝对不会打谢怜的,当然,也不会允许别人当着他的面打谢怜,马上道:“不行!我看你还是多跟他说说话,转移他的注意力,这样就不会老想血雨探花了。”
  
  慕情道:“我能跟他说什么啊?说什么他不都能想到血雨探花吗?还是打晕了干脆!”
  
  风信道:“反正不能打!这样,成语接龙他总不会还有心思想别的吧?保管他没空。我先来,寿比南山!”
  
  慕情对这个游戏深恶痛绝,但还是万般不情愿地接道:“……山穷水恶。”
  
  谢怜也是实在没办法了,有气无力接道:“……恶紫夺朱……”
  
  话音刚落,他又蜷缩起来了。慕情不可思议地道:“你怎么这也能想到他?这半点关系也没有吧!”
  
  谢怜心道:怎么没有关系了?朱,朱色,朱衣,红衣。想到红衣,他怎能不想到花城?
  
  如此折磨,他再也忍不住了,发了狠劲,将按着他的两人挣开,“咕咚”一声从榻上滚了下来。风信和慕情就算早料到他爆发力极强,暗暗留了后劲,却也没能压住他。见他挣脱,赶紧去制,却都被他一掌拍得趴地不起。慕情一抬头,敲见他夺门而逃,道:“你去哪儿?别乱跑!”
  
  谢怜却已经快到极限了,袖中摸出两个玲珑骰子,骨碌碌投出,跌跌撞撞扑进一扇门。
  
  花城说过,如果谢怜想见他,不管丢出几点,他都能见到他,这一扑,谢怜也不知那骰子把他带到了哪里,但这一摔,果然就摔进了一个怀里。花城微微错愕的声音在他头顶上方响起:“殿下!”
  
  谢怜赶紧反手抱住他,生怕他又不见了,道:“三郎!你别一个人走,我……和你一起……”
  
  花城似乎也想立即抱住他,但手臂到半空又僵住,勉强克制自己,道:“殿下,快回去,你会疼得厉害的。”
  
  谢怜却咬着牙将他抱得更紧了,颤声道:“疼就疼!!!”
  
  花城道:“殿下!”
  
  与其在别的地方坐着想花城想到痛死,不如紧紧抱着花城被痛死。越是疼就越是要将他抱得更紧。谢怜满头都是细密的汗珠,断断续续地道:“你等我一下,就一下,我马上就好了,马上就会习惯了。我很能忍痛的。你在我身边,我疼着还能忍。你要是走了,那就真的……疼到没法忍了……”
  
  听了这几句,花城怔了许久,半晌,低声道:“殿下啊……”
  
  这一声似叹似痛,似是比谢怜还煎熬。谢怜主动用力搂住他,等待着那阵难捱的疼熬过去。
  
  正努力平复呼吸间,忽然一个声音从后面传来:“这是用你的面具熔铸后打造的?”
  
  头昏眼花中,谢怜这才发现,他们身处之地,乃是一处荒凉阴森的墓地,正是他前日才造访过的国师墓。而他们身后居然还站着一人,身形高挺,正是郎千秋。
  
  他方才过来时已经半是神志不清了,自然没注意到第三个人。此时注意到也顾不上羞愧了。这时,风信和慕情也追来了。慕情方才被他一掌拍得趴地不起,气得额上青筋仿佛永远也不会消了,喝道:“你瞎跑什么!两个人四只手都按不住你!——这又是什么鬼地方?坟墓似的!”
  
  风信也在打量四周,道:“这里就是坟墓吧?还是个被人刨过的坟墓。这就是芳心国师墓?”他看到郎千秋,愕然道:“泰华殿下怎么也在?”
  
  郎千秋脸色不怎么好,道:“听闻国师墓前日有异动,我来看看。”
  
  来看看,结果就刚好撞上花城和谢怜了。他不知在想什么,没心情多打招呼和解释,盯着谢怜,又问了一遍:“那是你用那张白银面具打造的长命锁?前天你是不是回来了一趟,把那面具取走了?”
  
  犹豫一阵,谢怜点了点头。
  
  昔年他在永安国任国师,面上常年罩着一张白银面具。那面具本身银质稀有,乃是半斤银妖所锻造,除了能遮挡脸容,真正的奇效在于反弹法术,防身护命。芳心国师“死”后,那面具作为陪葬品,被一同放入棺椁之中。
  
  送礼,当然是要送自己也会十分珍爱的东西。谢怜绞尽脑汁,终于想起当初自己曾得过这么一件宝贝,十分有用,帮过他好几次。他对那面具爱不释手,只是从棺材里爬出时没有一起带走,于是连夜赶去芳心国师墓,刨了自己的坟,把它挖了出来,再将之熔为银水,重新炼成一枚长命护身锁。
  
  众人皆是神情诡异。毕竟,芳心国师墓从来无人祭拜,草都长了几尺高,谢怜回来也不给自己扫一下。不扫墓也就算了,还刨了自己的坟……也是没谁能干这种事了!
  
  尴尬地沉默了片刻,谢怜看郎千秋神色古怪,解释道:“那面具不是从你们家拿的,那个是我以前自己收服的一只银妖炼成的……”
  
  如果是永安皇族的东西,他也断不会想拿来当原材料做成送给花城的生辰礼。他也不知郎千秋还在关注着国师墓,他还以为郎千秋当初把他埋了就不管了,不然至少会把刨出来的土填回去,也就不会惊动郎千秋前来查看了。
  
  郎千秋一愣,随即怒道:“我又没跟你计较这个!”
  
  花城看了他一眼,目光微寒,郎千秋神色一凛。而谢怜看着那枚银锁,忽然蹙眉,仿佛想起了什么。
  
  他视线与郎千秋相交,发现他也是一般的目光。花城自然不会错过,道:“哥哥?你可是有了头绪?问题出在这长命锁上?”
  
  谢怜的确是有了头绪,猜到究竟怎么回事了,但他不知该如何开口。郎千秋却面色发青地代他开口了。
  
  他道:“是他自己。”
  
  花城冷声道:“什么意思?”
  
  谢怜忙道:“千秋!”
  
  郎千秋看他一眼,却是继续说下去了,道:“鎏金宴后,是我把他带到这里的。”
  
  谢怜道:“别说了。”
  
  郎千秋看他一眼,闭了嘴,大抵也是不知接下来的该怎么说。但他不说,旁人也能接下去了。
  
  鎏金宴一事后,永安太子郎千秋擒住了芳心国师,为复仇,将之生生钉死在了棺木里,封棺于荒郊野地,不允任何人祭拜悼念。当然,本来也没什么人会祭拜悼念就是了。
  
  当时,被桃木长钉穿心而过后,从谢怜心口流出来的血,染红了那张被当做陪葬品的白银面具。银妖的妖气保存了那血,使之脱离谢怜身体,依旧未死。而前日谢怜返回来刨了自己的坟,取面具铸长命锁,那血被他唤醒,便趁机回到他身体里了。
  
  难怪花城和他自己探查,都没探查出什么异常了。只因为作怪的原本便是他身体里的东西,是他自己的血,当然查不出异常!
  
  花城微微一动,谢怜看不见他的表情,忙按住他:“三郎!”
  
  郎千秋杀他,原是为报仇,永安老国主也的确是死在他手上。被他几钉子钉在棺材里,本就是一报还一报。谢怜喘了几口气,心口又是一阵剧痛,忍不住呻|吟出声。如此一来,花城眉宇间又染上灼色,道:“殿下?”
  
  郎千秋迟疑片刻,见谢怜脸白得像纸,道:“我……要我帮忙吗?”
  
  谢怜知道以他的性子会怎么想,忙道:“没事没事,千秋,不用你帮忙。这不关你的事儿,不是你的问题。是我自己不小心。你可以不用管了。”
  
  慕情也觉得兼任苦主和凶手郎千秋在这个诚下,实在是尴尬,道:“不错,泰华殿下你用不着管他,回去吧。”
  
  默然片刻,郎千秋道:“好。”
  
  但他虽然说了好,却还是没走。众人也顾不上了,因为谢怜又疼得要打滚了。偏生他疼得要打滚还要死死抱专城,就是不肯撒手,花城看他这样,简直冰火两重天。三界闻风丧当的绝境鬼王血雨探花,却偏生拿他没办法。风信道:“先把这事儿给解决了吧!……殿下?你怎么了??”
  
  谢怜方才还挣扎的厉害,“喀”的一声清响后,却忽然平静下来,满头冷汗地躺在花城怀里,不动了。
  
  花城用力回抱住他,低声道:“殿下,好了。不疼了吧。”
  
  众人这才发现,他手中握着一把破碎的粼粼银粉。而他原先珍重佩在心口的长命锁,却消失了。
  
  只要毁了那长命锁,谢怜那被它沾染了妖气的一缕心尖血自然就会慢慢平静。于是他握住了那长命锁,轻轻一握,它便碎了。
  
  谢怜呼吸渐渐平稳,一侧首,就看到花城指缝间流出的星星点点银色,再迎上花城的目光。不知为何,又是微微一阵心痛。
  
  他喃喃道:“嗯……不疼了。”
  
  ●
  
  终于解了咒,谢怜告别风信、慕情、郎千秋等人,与花城一同,慢慢往鬼市的方向走回去。
  
  二人并肩,谢怜脸一路都是烫的。
  
  这都要怪风信和慕情。
  
  方才几人分道扬镳之前,风信抹了把汗,还是忍不住问了:“所以到底为什么殿下一看到血雨探花就这样?他这心尖血怎么回事?存心不让他好过吗?”
  
  谢怜自己心知肚明怎么回事,一听他问,忙道:“这个就不要深究了吧!”
  
  风信疑惑道:“为什么不要深究?不然下次还这样怎么办?总要查个明白吧。”
  
  慕情哼道:“这你都想不通?那血流出他身体太多年了,回去之后,还不适应,肯定要闹别扭作怪。若是他心如止水、古井无波倒也罢了……”
  
  但,若是他一颗心不安分,心中一动,那血便要激荡不休,叫他疼痛难忍,再重温一次当初桃木穿心之痛。
  
  谢怜当时压根不敢看花城是什么表情,他只觉得这辈子的脸都要在花城面前丢光了。
  
  这意思,岂不就是说他只要一看到、一想到花城,就是忍不住的心荡神驰,所以才会痛到打滚!
  
  想到这里,谢怜一颗心又狂跳起来。万幸,现在,就算他心跳得再快,也不会疼了。
  
  突然,沉默良久的花城道:“殿下。”
  
  谢怜马上应道:“什么?”
  
  花城道:“你在那墓里,呆了多久?”
  
  谢怜怔了怔,道:“记不清了。”
  
  反正是很久很久,久到不想去数。疼痛,饥饿,失血,幻觉。一开始一动不动,后来忍不左悔,疯狂敲打棺椁,想破棺而出,但最终还是任自己陷入无边无际的黑暗。
  
  没有百剑穿心时那样仿佛将会永不超生的痛。但却是延绵不绝仿佛没有尽头的钝痛。
  
  他叹了口气。花城立即道:“怎么了殿下?还疼吗?”
  
  谢怜摇了摇头。半晌,他闷声道:“三郎,对不起啊。”
  
  花城奇怪道:“为何要对我说对不起?”
  
  踌躇一阵,谢怜道:“今天分明是你的生辰,本想给你好好过,却这么折腾了一天,尽在想解咒办法了。”
  
  原本他还打算至少忍到生辰结束,却仍是没能忍住。
  
  谢怜道:“就连送给你的生辰礼,也因为要帮我解咒毁掉了。”
  
  而且,还是花城亲手捏碎的。谢怜从头到尾一想,觉得今天这简直不是事儿,沮丧至极。
  
  花城却柔声道:“殿下。”
  
  他顿住脚步,道:“你送我的生辰礼,我已经收到了。”
  
  谢怜一怔:“我送了你什么?”
  
  可千万别说什么你就是最好的礼物云云,那会让他更羞愧的。
  
  花城凝视着他,低声道:“殿下说,就算疼,也想来见我。就算疼成那样,也不想离开。”
  
  “……”
  
  花城道:“我很高兴。”
  
  想起抓着花城说这句话时的自己是一副什么凄惨模样,谢怜轻咳一声,直想假装自然地捂住自己的脸。花城却突然将他一拉,用力揽入怀中。
  
  谢怜一愣,贴着他微微震动的胸口,听到他沉沉的声音。
  
  花城道:“真的。我很高兴。”
  
  我也很高兴啊。谢怜心道。
  
  百年的漫长岁月中,就算再疼,花城也从未想过要放弃他。
  
  发现这一点的谢怜,才是最高兴的。
  
  花城道:“只是我虽然很高兴,却再也不想你忍那种痛了。”
  
  ●
  
  两人回到鬼市,群鬼惴惴不安了一天,见二人平安归来,当即从鸡飞狗跳兵荒马乱转为沸腾欢庆。花城照样是一句话都懒得搭理,和谢怜一同进了千灯观。可二人一进去却发现,观里多出了不少东西。花城道:“谁放进来的?”
  
  谢怜拿起来一一查看,道:“咦?似乎是礼盒?这个是雨师大人送的吧,好新鲜的菜……这个是风师大人送的?……这个一定是裴将军……”
  
  他清点了一番,笑眯眯地道:“三郎!这是各位送给鬼王阁下的生辰贺礼啊。”
  
  他那几天到处问人生辰贺礼送什么好,虽然没说是要送谁,但大概都被猜出来了。
  
  花城却对这些毫无兴趣,道:“全都丢出去。占地方。”
  
  看他是真打算派人来丢了,谢怜忙道:“那还是不要了。好歹也是一番心意嘛……等等,为什么这也有,谁送的???”谢怜居然还看到了混在一堆正经礼物里的迷|情|药和得|子|丸,哭笑不得,烫手山芋一般丢到一边。花城却似乎对这些有点儿兴趣,拿起来看了看:“什么东西?”
  
  谢怜赶紧拦他:“不是什么好东西!不要看!”
  
  ●
  
  最后,谢怜纠结一番,还是把那条他亲手做的腰带送给了花城,用来代替那枚长命锁。
  
  花城看了,笑得差点喘不过气——虽说鬼本来也不用喘气,总之,搂着他亲了好一阵,一直夸他,夸得谢怜羞愧难当,在床上装死躺尸。而第二天,花城还真佩上了,神色如常准备出去,谢怜一看,险些没晕过去,立马滚下榻扑上去求了半天,花城才十分勉强地答应他反过来用,把没有绣花纹的那一面示众。如此,谢怜才避免了自己的手艺被公开羞|辱的命运。
  
  至于,因为花城那日阵仗太大,弄得上天入地都知道谢怜在他生辰这天痛到晕过去了,导致来龙去脉清楚后,上天入地都知道谢怜被血雨探花迷得神魂颠倒、死去活来,这就是后话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