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华山神门 > 第十八章 不平静的夜

第十八章 不平静的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打算什么时候走?”吃过晚饭,豆豆把茶馆的蜡烛点上,在余宇的催促下洗洗睡了。茶馆里就剩下余宇和沉默的小白鱼。
  
      “师傅‘交’代过,你让我离开的时候,我才能离开!”小白鱼道。
  
      “没想到我的面子那么大!”余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
  
      “我也没想到,师傅很少管外面的事!”小白鱼道。
  
      “有件事,我想拜托你!”想了一会儿,余宇认真的说道。
  
      “我能做得到就没有问题!”小白鱼道。
  
      沉默一会儿,余宇往后院看了看,仔细听了听,确认豆豆已经睡下了才开口说道“你也看见了,我有个小‘侍’‘女’,如果这次我出了比较大的麻烦,我想把她托付给你!”
  
      小白鱼一皱眉“你觉得自己会死?”
  
      余宇摇摇头“谁知道呢?圣城这个地方卧虎藏龙,我连一个小虾米都算不上,在这里我能翻出什么‘浪’‘花’来?不说李家,白家他们,但就衙‘门’我都很难过得去,毕竟我杀的是侯爷,是行字营的大都督。鲁莽,是要付出代价的,这次我就太鲁莽了!”
  
      小白鱼难得认真的看了一眼余宇“你知道就好!我答应你!”
  
      “嘿”余宇苦着脸道“小白鱼你就不能说些宽慰我的话?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死定了?”
  
      小白鱼不屑的看了看余宇“看来你还是怕死的!”
  
      “切,你太无趣了!”余宇翻翻白眼“不过我刚才的话,是认真的!”
  
      “我知道!”小白鱼道“我听师父说,你那小‘侍’‘女’的身子有些‘毛’病?”
  
      余宇一愣,心道好厉害,只见过一面就能看出来“不错!”
  
      小白鱼皱着眉头道“什么‘毛’病,能跟我说说吗?”
  
      “哎”余宇叹口气“什么‘毛’病我自己都不是很清楚。豆豆是我捡来的,从狼嘴里捡来的。我那时还小,忙着逃命,路过一个小道,看见了一头狼,当时我很害怕,下意识就想跑,但我似乎又听见了一个婴孩儿的哭声,很小很小。”
  
      余宇回忆着自己捡到豆豆时的场景“虽然很害怕,但我还是顺手抄起了一根木棍,去吓唬那狼。可能是一匹孤狼,看见有人来了,很快便吓跑了,我到那狼原先站的位置一看,果然是一个小婴孩儿,一个‘女’孩!”
  
      喝口茶余宇接着说道“当时她很小,非常瘦。我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瘦小的婴孩儿,她全身上下像是被什么吸干了一样,一点‘肉’都没有,而且右手的脉搏处有一个小黑‘洞’,‘洞’口的血早就凝固了!”
  
      “我把她抱起来的时候,根本就看不出她的真实年龄是多大,但我确定她还活着,身体冰凉!”
  
      小白鱼静静听着!
  
      “我把他抱在怀里,找了个避风的地方,贴着‘胸’膛捂了一天一夜她才缓缓的醒过来。之后我便带她去看医生,哦,也就是大夫。我没钱,但那大夫人却是不错,仔细看了豆豆的情况,然后告诉我说,豆豆体内的血差不多干涸了,最要命的是她的生机已断,让我准备后事。”余宇摇摇头。
  
      “我那时哪里知道什么是生机,只记住了豆豆体内的血干涸了,所以我便割开自己的血管,用我的血喂养她。没想到,这个法子还真行,她奇迹般的缓了过来!”余宇微微一笑。
  
      “之后,我便背着她亡命天涯!”余宇苦笑。
  
      小白鱼脸上肌‘肉’抖了抖,眉头挑了几挑“你一直用血喂养她?”
  
      “一开始的时候是,有几年,好像是五年吧,应该不到五年。她也不是每天都要喝血。后来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开始接触武道,练出了真气,便用真气温养她的身体”余宇道。
  
      小白鱼眉头紧锁“真气能温养人的生命,这很正常,如果有人愿意给一个病人不停的输真气,尤其是高手的真气,是可以续命的,我知道,虽不长久,但却有其事。但用鲜血温养一个人的生命,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太过离奇了吗?”
  
      余宇摇摇头道“我那时还小,那里能想到这么多。当时就听大夫说她体内没有血了,便想着喂她血喝。其实现在想想,是有些可笑,毕竟血喝到肚子里,不见得是好事。但事实却是我的确是用自己的血救活了她!”
  
      “怪事,怪事!”小白鱼不住摇头“你还真是个怪人,我想可能你的身体也有些古怪。这事我回去问问师傅,他老人家可能知道。你说的她生机已断,现在还没有好吗?”
  
      “那里能好!”余宇此时脸上才出现一抹略显绝望的神情来“这些日子我发现她的身子越来越弱了!”
  
      “那还你还让她做重活?”小白鱼不禁有些恼火。
  
      “生命在于运动,如果她每天躺在‘床’上,现在可能早就不在了。我试过,躺在‘床’上不动更糟糕!!她的运动量越大,对身体越好。”余宇道。
  
      小白鱼沉默了!
  
      “我答应你,只要我还在,就决不会让任何人碰她一根手指头。否则我肖白羽以死谢罪!”小白鱼非常认真的说道。
  
      余宇站起身,一躬到底“我余宇从未给任何人行过礼,今天我给你行个礼,肖兄,多谢!”
  
      “这些事,豆豆知道吗?”小白鱼没说什么,平静的问道。
  
      “知道,豆豆什么都知道!”余宇答道。
  
      “你不应该告诉她!”小白鱼皱着眉头道。
  
      余宇摇摇头“豆豆很聪明,我想瞒,但根本就瞒不住。她什么都知道!”
  
      ‘门’外,忽然想起了一阵猛烈的敲‘门’声,顿时整条街上的狗都吠了起来
  
      小白鱼皱了皱眉“你的那条黄狗为什么不叫?”
  
      “它有些怪,我也说不明白!我去开‘门’!”余宇站起身,就要去开‘门’,茶馆通向后院的‘门’吱呀一声开了,豆豆披着余宇的宽大的衣服走了出来“少爷,官府的老爷们要来抓你了吗?”
  
      “是,你和这条小白鱼在家等我!”余宇走到豆豆身前,‘揉’了‘揉’她的小脑袋道,笑呵呵的说道“放心,少爷我去去就回!”
  
      豆豆扬起小脸认真的说道“少爷,你要早些回来才好,我们有钱了,明儿我给你做好吃的!”
  
      “开‘门’,开‘门’,余宇,我知道你在里面,开‘门’!”外面的衙役们大声的呼喊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