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华山神门 > 第十四,五章合并 温了清酒 挑了王侯

第十四,五章合并 温了清酒 挑了王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面对望江楼里骇然的姑娘们,站在大楼中央的余宇回头冲满脸尴尬与凄然的柔织一笑道“柔织姑娘,可有清酒否?”
  
      “有”柔织苦笑一声。友情提示这本书第一更新网站,百度请搜索151+
  
      “且温上!”余宇一笑,转脸对站在旁边,小脸冷漠的豆豆道“豆豆,还记得你家少爷我跟你说过的关公温酒斩华雄的故事吗?”
  
      “记得,关公厉害!”豆豆说道。
  
      “嗯,当年关公温酒斩华雄,今天且看你家少爷我温酒挑王侯!”
  
      司徒南,圣城行字营大都督,同时也因为曾经的赫赫战功,两年前朝廷敕封侯爵,是为武南侯。
  
      宁月眉头紧锁,冷漠以对。
  
      “小畜生,死到临头还不忘逞口舌之利,让人厌烦不已。不过你既知道本都督乃为当朝侯爷,也算有些见识,现在就让本侯爷送你一程,下次投胎记的时候且记清楚了,有些人是你不能得罪的!”司徒南与余宇对视着,手持长刀,如枪般挺立在大楼中央。
  
      楼内的姑娘们都屏住了呼吸,无人敢大声说话。
  
      司徒南身后那精壮汉子似乎是他的近身侍卫,此时正站在望江楼的大门处,显然是不想有人出去通风报信,封死了余宇的后路。
  
      “在我眼里,你不过是个没有长脑子的蠢猪而已。同样的话,我也不妨送给你,如果你死后还能投胎做人,记得擦亮了眼睛,不要得罪了那些不应该得罪的人!否则,你的人生又将不完整!”余宇缓慢的取下长枪上的布套,一条漆黑发亮的长枪出现在众人眼前。
  
      捡到这杆枪后,余宇一直都没有弄清楚,这杆枪到底是什么材质锻造而成,枪长一米八,重一百八十斤整。如果非要说出这枪的不同的话,那便是这杆枪的枪尖较一般长枪要长一些。司徒南表面看似性情火爆不已,似是没有心机,但能统领二十万的人的军队,若说毫无心机,只知猛打猛杀的话,那也断然不是事实。之所以一直没有贸然出手,是因为他早已发现身前这个年青人绝对不简单,作为武道高手,他能从最微小的细节发现对方的弱点,一击击杀。但在楼上僵持半天,他竟是没能发现余宇身上有什么破绽可以抓住,这让他心头微震,虽然嘴上显得随意,浑不在意,但也已加了小心。
  
      “受死吧”司徒南大叫一声,长身而起,手中长刀直直劈向余宇的面门。霸气彻漏的一刀,在军中过的久了,司徒南的刀法已经抛弃了所有不实用的花里胡哨的东西,剩下的便是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杀人的刀法。
  
      看似朴素无华,实则凌厉无比,随着长刀砍出,厅内一股旋风刮起,余宇眯着眼看着那劈向自己的一刀。口中大叫一声“给我开!”
  
      猛的一声震喝,长枪举起,迎上了砍来的那一刀。司徒南一看,心中窃喜不已,他的这把刀乃是花重金,请著名炼器大师花费三年时间打造而成,光是银子就花了十几万两。乃是一口绝世好刀,在战场无往不利,只要和他的刀对上了,对方的兵刃多半便毁了。
  
      看余宇举枪相迎,司徒南心道我这一刀便可以将你的长枪砍成两截,同时也可以劈与刀下。心念及此,司徒南瞬间再次提气,真气灌注在刀上,砍将下来。
  
      砰
  
      一声震响,众人只觉得耳膜发麻,耳中嗡嗡作响,一时间竟是失了聪。再看两人,司徒南一刀下去本以为可以将余宇的长枪砍断,但刀枪相迎,他觉得自己仿佛是砍在了一块万斤大石上,震的他双手发麻,身子不住的往后倒退,最后勉强用刀拄地,这才站稳身形。
  
      余宇也不例外,这一刀接下来,他也差点被震飞,身子蹬蹬噔不住后退,也已长枪拄地,稳住了身子。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一招之下,两人的心头都是一震,尤其是司徒南,他虽然看重余宇,但他对自己几十年来在这把刀上的侵淫信心十足。更何况他是在战场上冲杀的将军,担任行字营都督也才是这两年的事情,前半生一直在边疆效力,经过无数次厮杀的洗礼,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人。
  
      有这样的实力和经验,轻视余宇,自然是说得过去。
  
      而余宇也是一样,他对自己的长枪,对自己这些年杀人的经验也是信心十足。
  
      司徒南眼中露出一抹凝重道“看来我还真的小看你了,难怪你小小年纪如此嚣张!但你认为这样会有什么意义吗,本都督乃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什么样的阵仗没碰过,论起杀人,我比你在行的多!”
  
      余宇冷笑摇头“司徒南,说你蠢,你还真蠢。难道只有军人才擅长如何杀人,难道只有你才是从死人堆里爬起来的?说起杀人来,若是纯粹以自己亲自出手杀人而言,我想,我比你更多,也更比你知道如何将一个强大的对手杀死!”
  
      “好,那边让我来看看你到底还有什么本事吧!”司徒南不再多说,面色一冷,脸上开始出现一团红色,很快,他的脸像是喝醉了酒一样,满脸通红。
  
      “哼”余宇微哼一声,双手握紧枪杆,身上的衣袂开始飘动。众人只觉得大厅中仿佛是像点燃了一个巨大的火炉一般,开始灼热起来。
  
      宁月等人看的心惊肉跳,柔织更是瞪大了了双眼,像是活见鬼一样盯着余宇,问身边的豆豆道“豆豆,你家少爷已经练出真气了?”
  
      “嗯,我家少爷十岁就练出真气了!”豆豆冷漠答道。
  
      “自古英雄出少年,这话果然不假,只是,哎……”站在一旁的宁月叹口气道。
  
      场中,司徒南手持宝刀。刀上此时似乎带着缕缕红色烟雾,唰唰唰,司徒南长刀挥舞,眨眼间一片刀影,再也很难看清司徒南的身子。
  
      那站在门口的侍卫眉头一皱,心中震惊不已,心想大都督怎么如此在意这个少年,竟将自己最得意的一刀使了出来。
  
      看着一团刀影袭来,余宇身上的衣袂飘动的更加快了,手中长枪一抖,幻出一朵朵黑色的枪影,无数的枪头在身前形成一个平面,好似一道由枪组成的墙一般,迎向那团红色的刀影。
  
      “破”
  
      场中,余宇大喝一声,长枪一点,众人还没有缓过神来,又听到一声震响,余宇的长枪不知何时再次击打在了司徒南的长刀之上。
  
      只一枪,便磕飞了来攻的刀势,司徒南的长刀一偏,擦着余宇的耳朵劈了过去。一刀走空,司徒心头震撼,猛的转身,刀随人走,一刀砍向余宇的小腹。
  
      余宇长枪拄地,挡住来攻的刀势,凌空飞起,一脚踢出。司徒南大惊失色,拼命扭转身子,想躲开那致命的一脚。
  
      但余宇的速度太快了,虽然躲开了大半,余宇还是踹在了司徒南的左肩之上,司徒南闷哼一声,身子斜着倒飞开来。脸上冷汗淋漓!
  
      一脚之下,左肩膀被余宇踢断!
  
      砰的一声摔倒在地,长刀差点脱手!
  
      “都督!”那侍卫失声大叫道,身子暴起,扑向余宇。
  
      “少爷,小心!”豆豆大喊到。
  
      “找死!”余宇猛的转身,看着身子还在空中的那名侍卫,长枪一抖,一枪磕开了对方砍向自己的朴刀,进而枪尖转下,枪杆往上,身子以一种不可思议的幅度一拧,一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一枪干抽在了那侍卫的后背之上。
  
      砰的一声
  
      侍卫被一枪杆抽飞身子在空中旋转着,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此时司徒南已经站起身子,双眼通红,右手握刀,大叫一声“小畜生,纳命来!”身子往前一冲,长刀直直砍将下来。
  
      余宇身子一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险险躲开了那一刀,不及司徒南换式,余宇长枪一挥,枪尖一抖,直刺司徒南。
  
      司徒南长刀挥舞,去迎余宇的长枪!
  
      余宇嘴角现出一抹冷笑,枪如直线,直奔司徒南的胸口扎去,司徒南大惊,身子一拧,长刀去磕余宇的长枪。
  
      “哼哼”
  
      余宇嘲讽般的看着司徒南,司徒南心中一冷,暗道不好。刚要往后退,但已经晚了。那一枪本就是个幌子!
  
      司徒南长刀挥起的时候,余宇的枪尖早已在半路变了方向,不为刺他胸口,余宇的真实目的便是将他的宝刀磕飞。
  
      见长刀挥了过来,余宇长枪一递,砰的一声,枪杆正好击打在司徒南的刀上。此时的司徒南不能说是强弩之末,但左肩被踢碎,战力明显下降了很多,若非有多年的生死考验,早已不能再战。
  
      这一枪余宇用了十层的真气,司徒南哪里还能挡得了。手一抖,长刀被磕飞!
  
      “啊”
  
      长枪脱手的一瞬,司徒南的身子也是一歪,下意识的惊呼一声。他明白为什么刚才余宇会有那抹嘲讽般的笑意了。
  
      他的目的其实也不是为了磕飞自己的兵器,目的是借助磕飞自己长刀的功夫,将自己的左肩再次暴露在他的面前。
  
      算计的如此精妙,司徒南脸如土灰,虽然明白过来了,但也晚了。余宇枪尖倒转,后半部分枪杆从下往上,贴着他的衣服,从左腋下向上猛的一扫。
  
      司徒南一声痛苦的哀嚎,整条左臂被余宇一枪杆扫飞,左膀的鲜血如柱喷洒出来。
  
      “饶他一命!”宁月大人突然失声大叫道。众人都看的脸色惨白的时候,只有她还保持着清醒。
  
      但余宇那里肯听。
  
      司徒南惨叫着,右手本能的去捂自己的左半边膀臂,身子仰面摔倒在地。
  
      余宇身子暴起,噌地一下纵起四五米高,手中长枪一挺,一道黑光直奔司徒南的胸口!
  
      只听噗的一声,长枪透过司徒南的胸口直直的钉在了望江楼大厅的木地板上!
  
      司徒南被活活钉死!
  
      余宇身子落下,看了一眼在地上抽搐着的司徒南,转过脸看向柔织“柔织姑娘,酒温否!”
  
      “母后,你看我这下联如何,这下父皇该满意了吧?”焱国的皇宫内,一个面色白皙,大眼睛的姑娘正在和一个雍容华贵的夫人人说这话。这妇人看上去三十左右的年纪,生的面容慈祥,甚有大家闺秀的风采。
  
      被称为母后的那妇人正在书桌前,仔细端详着书桌上的一副对联:
  
      “此生何几,春尽芳华黄叶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