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华山神门 > 第七章 茶馆里来了个古怪的客人

第七章 茶馆里来了个古怪的客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知道什么时候,天开始下起了绵绵的小雨,这雨像是丝线一般连着天与地,把人笼罩在一片雾‘蒙’‘蒙’的细雨当中。
  
      ‘春’雨就是这样,一旦开始下,就很难放晴,仿佛老天爷在和人类赌气,‘春’天本是四季中极为美好的一个季节,‘春’暖‘花’开,万物复苏,一派生机盎然的景象,到处都是触目可及的绿意于生机,就是久病了的人,到山野间走上一遭,病说不定便能好上大半。
  
      但老天却不大愿意将这个机会过多的留给人类。
  
      余宇很讨厌下雨,豆豆也一样。现在更加讨厌了,因为是茶馆已经十天没有开张了,忧愁的豆豆坐在茶馆的柜台后,满脸凄苦的看着外面冷冷清清的街道,心头暗自盘算着今后的日子该如何省吃俭用。
  
      要知道,这房子的租金才付过三个月的,而他们身上的钱都‘花’在这个茶馆上了。
  
      茶馆一天不开张,那他们便是一天没有收入,坐吃山空的感觉真的不好!
  
      余宇在后院的卧房内看那本《场源引》,杀死李福之后,他便一直闭‘门’不出。这件事情对外界的影响到底如何,他也无心追问,圣城的府衙如何办案,他也不想知道。
  
      下午,豆豆正愁苦的望着‘门’外淅淅沥沥的小雨,视野中慢慢走过一个人,举着把伞,似乎在刻意用一种很简单的步子在街上走着。由于有伞挡着,豆豆看不到那人的长相。出于无聊,看了半天无人的街道,忽然面前冒出来一个人,豆豆下意识的盯着这人不放,一直看着他。
  
      就在那人刚要走过焱韵茶馆‘门’口的时候,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忍不住往屋里看了一眼,正好对上了坐在柜台后面发呆的豆豆的视线。豆豆一怔,本能的冲那人一笑,也大致看清了那人的容貌。
  
      那是个中年人,一身粗布长衫,腰上挂着把剑,一把看上去并不怎么起眼的剑。在圣城待了一段时间后,豆豆发现这里的人都喜欢带这把剑出‘门’,兵器很多,但这里的人似乎偏爱用剑。
  
      余宇告诉他,这些人要么是武者,要么是修行者。用剑,在焱国一直都是传统,所以剑法的研究在焱国达到了一个很高的高度。至于具体为什么那些人都喜欢用剑,尤其是修行者也喜欢用剑,余宇就不得而知了。武者他明白,那是因为练剑,在这个国度才有可能达到武者登峰造极的境界,其他兵器,由于使用的人少,传承下来的功法就少了很多。
  
      书剑同源,所以,焱国大街小巷都是书斋,到处都是书坊,什么对联,名帖,中堂等等,焱国人民的书法水平也相当高。
  
      很多剑客本身就是书法大家!
  
      看上去年纪不是很大,但豆豆似乎觉得又不对,乍一看像是四十来岁,但再一看似乎还要年轻些,或者……年老些!长相很普通,一缕黑髯似乎是唯一的标志,不是太长,颇有文人大家的风采,二目平静如水。豆豆一看之下,似乎很快便将这人的面容忘却了,难以记起。不过豆豆也不关心,她满腹的心思都放在了茶馆的生意上。
  
      那人冲豆豆淡淡一笑后便转过头,准备继续赶路,但头刚转过去,下意识的顿了一下,停住了脚步,再次扭过脸往茶馆的方向看去。
  
      那人举着伞,好如风中的一棵树一样,一动不动,连衣袂都毫无动静,好像站成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
  
      豆豆好奇的再次将目光聚焦在他的身上,发现这人的目光似乎集中在了茶馆的对联上。又偶尔抬起头看看上满的招牌,不是太大的牌匾上,余宇用行草写下的四个字“焱韵茶馆”!这人就这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豆豆忍不住站起身,来到‘门’口,怯生生的说道“先生,要进来喝茶吗?”
  
      “喝茶?”那人发现了从屋里走出来的豆豆,怔了一下,似乎还没有完全从刚才的那种神情中走出来“茶馆?是干什么的,不是卖茶叶的吗?”那人问道。
  
      豆豆的脸顿时红了,小声说道“不是卖茶叶的,我们是卖茶水的!”
  
      “卖茶水?”那人愕然了的看着羞涩的豆豆,不禁苦笑“这世上还有这样的营生?”
  
      “嗯,我们的茶,可好喝呢,先生要不要进来尝尝?”接连十天没有客人,豆豆在几乎绝望的时候看见了这样一个主顾,虽说看上去一身粗布衣服,不大像是有钱人,但给他冲一碗最低等的茶水,多少还是能挣些钱的!
  
      那人站在‘门’口想了一会儿,又看了看‘门’口的对联,上面的牌匾,点点头,抬步往里面走去。
  
      豆豆的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久违的笑容,眉开眼笑的那种!
  
      那人将手中的伞递给豆豆,往里便走。茶馆正对‘门’的是一条通道,两边便是喝茶的地方,一边四个座位。走到茶馆的中间,他下意识的抬眼打量这间并不是很大的茶馆,身子猛的一阵,一下子僵住了。
  
      这人的眼睛再也不去看别的地方,而是死死的盯着正墙上,余宇写的那首岳飞的满江红,丝毫不掩饰自己眼中的炙热和震惊。
  
      这幅字长二米五,宽一米五,挂在南面的墙上,抬眼便能望见,非常醒目。一走进屋子,那副字中散发的磅礴的气势扑面而来,难以阻挡。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