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70章 第 73 章

第70章 第 7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琏低头沉思片刻,就在汤升以为他要放弃了的时候,忽见他冷笑一声,说了一句,“多谢汤公公提醒。但为父报仇,义不容辞。我父身死,若是坐视不理,枉为人子。还请汤公公给六皇子带句话,若是我真的有事,望他和娴贵妃娘娘看在我尽心教导了他大半年的份儿上,多多看顾她们母子一回。”
  
  之后,又望着贾府门前随风飘舞的素白灯笼愣了一会儿,说:“将来,那孩子无论是男是女,都叫他回老家生活。就说...”
  
  贾琏咬牙,他做的到底对不对?
  
  若是庆惠帝真的处罚他,怎么办?若是连累了贾府众人怎么办?贾母年纪大了,王熙凤怀着他的孩子?贾宝玉和几个女孩子都还没有长大,她们本该有个美好的未来,而不是被他连累死.......
  
  想完,又狠狠心,有人要杀他,他为什么不能反抗?哪怕他会为此付出极大的代价。
  
  “就说,”贾琏以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说完了那后半句话,“爸爸永远爱他。”
  
  说完,一抹眼角的泪珠,提气朝着汤升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汤升大惊,他刚刚把人都派到了对面,身后并无一人。他也实在没想到,贾琏竟然这样倔,死追着三皇子不放,只得叫侍卫们再追。
  
  这一次,贾琏放开了跑,加速狂奔,那些侍卫穿的衣服沉重,短距离爆发还行,长距离跑不过他,渐渐地被拉到了后边。
  
  双方拉开了距离后,正巧一个人骑着马从前边赶来,贾琏上前就要抢马,跑了一半,看清马上的人后,立即绕开,马上那家伙是范慎,不知道为什么单人独骑来了这里。
  
  又知道两条腿绝对跑不过四条腿,于是瞅准机会,钻进宁府旁边的一条胡同里,从这里也能去三皇子府,不过是多绕点儿路而已。而且,这里他熟。
  
  街上一个人飞速狂奔,一堆人在后边狂追,范慎眼再瞎,也会注意到。更何况,他眼不瞎。看到贾琏去的方向后,连忙吼了一嗓子,“你站住,我有话对你说。”
  
  贾琏在前边穿门过户,只当没听见。
  
  范慎虽然是文官,但骑术不赖,骑着马一个冲锋,就从贾琏头顶窜了过去,拦在他的前面,居高临下望着不得不猛地停住的贾琏,说道:“我有话说。”
  
  贾琏盯着范慎那匹马看了看,倒是难得一匹好马,抢过来正好用。于是冷笑一声,点了点头,“你请说。”又望望堵在胡同后弯腰大口喘气的汤升,催促道,“我有急事,你快点儿。”
  
  话音一落,朝范慎所在的方向走了几步,离那匹马更近了些。又比划了下两人之间的差距,范慎毕竟已经三十四五了,他才二十岁,范慎标准的文官,他倒是日日练武,无论从哪方面来说,他应该都更胜一筹。
  
  夺马不难!
  
  范慎猜到贾琏想要夺马的意图,并不揭破,而是下马站在地上,紧走了几步,贾琏立即警惕后退,拉开两人的距离,说:“你站在那里说就好,我们两个,现在是敌非友。”
  
  范慎的意图,不用猜就知道,肯定是想阻拦他,既然如此,两人还是不要接触的好,以防误伤。
  
  贾琏说完这话,还把剑柄拿到手里,做好拔剑姿势,一副准备和范慎拼命的架势。
  
  范慎见贾琏的姿势,冷哼一声,从马身上同样拿出一把剑,挽了一个剑花,说道:“以往常听你家小厮说你练剑,就是不知道你练到了哪种程度,我一向也忙,没功夫和你比试,今日倒是正好,咱们正好痛痛快快比一场。”
  
  贾琏吃了一惊,“你会武?”
  
  范慎像是看情人一样柔情似水地望着手中的长剑,点头道:“这个自然,君子六艺,在下不才,学得都不赖。”
  
  贾琏表示不大相信。范慎怎么看都是个标准的文官,从来没有表现出一丁点儿会武的样子,怎么忽然换了个人设?
  
  范慎露齿一笑,“不信没关系,我这就叫你信。”
  
  话音刚落,贾琏耳边一声轻响,随后只觉眼前一花,握住剑柄的胳膊一痛,低头再看,范慎已经一剑划破了他的胳膊,衣服边缘正在往外渗血珠。
  
  “你...”贾琏惊讶地瞪大眼,他还真会呀,看样子,还是个高手,他竟然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
  
  只是一个字说完,贾琏的眼前忽然迷糊起来,人和物也天旋地转,心知中了范慎的计策,扶着墙,断断续续问道:“你......剑上...有什么?”
  
  范慎露着白森森的牙齿,笑了一笑,“迷药。”潇洒地收了剑,又来在贾琏面前,扶住站立不稳的他,说:“睡一觉吧,一觉醒来,戾气就没有了。”
  
  “你......”贾琏只来得及说出这一个字,彻底陷入一片黑暗中。
  
  范慎轻轻把贾琏放在地上,无奈摇头,他就知道贾琏激动之下,一定会做出不理智的举动,还真让他猜对了。
  
  此时,汤升也终于喘好气,带着那十来个侍卫来了,一见范慎,眼珠转了两转,指着地上的贾琏,迟疑问道:“这...贾大人他...”
  
  又一看贾琏身下有血迹,大惊,以为范慎杀了贾琏。
  
  范慎一看就知道汤升想多了,无奈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只是一点儿迷药而已,不这么做,你们拦得住他吗?”挥挥手,“先送回家。”
  
  又抬眼撇向那十来个侍卫,十来个人抓不住一个文官,真是一群草包。
  
  当然,范慎并没有明说,但眼中的意思却是再明白不过。
  
  汤升赧言无语,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叫来侍卫,把贾琏送到贾府。到那儿只对贾母和王熙凤说,“伤心过度,晕过去了,正好吊孝路过,送了回来”。
  
  贾母和王熙凤等正忙乱,并没有深究,只是把贾琏送到屋内安置好。
  
  之后,范慎和汤升拜祭了贾赦。
  
  拜祭完后,汤升回宫交差。范慎则是叫来他的小厮,把侯松那里那位自称是三皇子府上的人带走。
  
  此时的贾家,没有一个能用的,这个人留在这里,并不安全,范慎觉得,还是他带走的好。虽然不能审案,但没说他不能查案!
  
  贾母比较信任他,爽快答应下了。
  
  贾琏一昏迷就是三天。
  
  三天之后,他睁开眼,尚未来得及回想为什么会睡着,就见范慎一张大脸蓦然出现在上方,装模作样叹息一声,告诉他一个不大好的消息,“三日已过,你再想找三皇子报仇,就不受律法保护啦。”
  
  子为父报仇,是不犯法,但有时间限制。
  
  此时的律法规定的是三天。
  
  三天之内杀了仇人,不犯法,三天之后再杀仇人,就会以杀人罪论处,必死无疑。
  
  贾琏三日前之所以敢去杀三皇子,也正是因为这条法律的关系。
  
  范慎的话一出来,贾琏才猛然想起昏迷前的事情,猛地坐起,咬牙切齿盯着他。
  
  范慎急忙后退,防止和贾琏撞上,站稳之后又劝道:“报仇方式很多,何必一定要选这种同归于尽的方法呢?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以你的本事,以你徒弟的心性,十年之后是个什么样,谁知道呢?那时候想报仇,岂不是比现今更加轻松?”
  
  皇帝的儿子,和皇帝的兄弟,虽然都是皇家血脉,但待遇可大不一样。
  
  “你...”贾琏猛地从床上跳起,狠狠瞪着范慎,“都是你...”一句未完,胳膊上传来一阵疼痛,刚刚起的太猛,碰到了伤口。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