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65章 第 68 章

第65章 第 68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辛诠宁的学习进度很好,皇帝检查过后,对他很满意,多次在大臣们面前夸赞六皇子“聪慧,可担大任”。
  
  这不可避免地引起了三位皇子的警觉。
  
  他们的这位弟弟,虽然四年前不显,现今却是能和他们争一争了。
  
  特别是贾琏成为辛诠宁的师傅后,新仇旧恨一起,三位就有点儿坐不住。
  
  和贾琏仇最大的三皇子辛诠定找来郭常,商议该如何除掉贾琏这个眼中钉肉中刺。
  
  郭常金陵抓拐事件之后,灰溜溜回京,颜面尽失,现在都不敢在江南露头,恨贾琏入骨,见辛诠定找,自然是不遗余力。思索片刻后,冷笑一声,“听闻,贾琏无论是去户部,还是进宫,都喜欢骑同一匹马。”
  
  那匹马是直隶民乱之后,皇帝觉得愧对他,专门赏给贾琏的。当时是贾琏亲自挑的,膘肥体壮,浑身无一丝杂毛,走路如风,是贾琏的最爱。
  
  辛诠定深深看郭常一眼,同样冷笑着点点头,贾琏这个人,他不打算再留下去。
  
  就在三皇子商议着如何对付贾琏的时候,贾琏正在宫中,一边走,一边回答辛诠定的问题。
  
  “师傅,”两人周围十步内并无外人,不用担心别人听去,辛诠定已经开始长个儿,脸上的婴儿肥也逐渐退去,此时皱着眉,愁道,“此次放宫人,皇后娘娘把一向对我忠心的宫女放了出去。”
  
  宫中每年都会放一批年纪大的宫女出去,这个名单,一向是皇后拟定。
  
  贾琏听了,伸手拽了一把绿油油的叶子,一边拨弄,一边问他:“这是那宫女自己的意思,还是皇后的意思?”
  
  辛诠定想要留下人家,总要人家乐意吧?此时的女人,不愿意嫁人的没有几个。又问他,“那宫女多大了?”
  
  辛诠定蹙着眉想了一会儿,“大约二十四了,至于她想不想出去,我倒是没问。”
  
  “唉,”贾琏叹气,到底是皇家人啊,虽然母家不显,皇子身上该有的毛病,他一样不少。
  
  “留下一个心怀怨念的人,还不如拉拢一个毫无根基的人呢。”贾琏说道,说完,停下脚步,转身望着辛诠定,认真说,“她伺候你这么多年,对你的饮食起居或者私密之事,了解的肯定比别人清楚。若是她的意愿是嫁到外面,安稳过日子,你却从中作梗给搅了,那将来她万一有什么坏心思,你可招架的住?当然,你完全可以说,你可以杀了她。只是她对你的伤害已经造成,你即使杀了他,却已在陛下那里留下了坏印象,又有什么用?”
  
  贾琏并没有直接劝说辛诠定尊重别人的意见什么的,贾府的主子们还没这个觉悟呢,叫一个皇子尊重一个宫女?
  
  不可能!
  
  所以,贾琏从利弊角度做了分析。
  
  辛诠定是个聪明人,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生活交到一个心怀怨怼的人手中。听了这种分析后,会做出自己合理的抉择。
  
  果然,他听了后,眉头渐渐舒展,“师傅和我娘说得倒是一样。”
  
  贾琏听了这话,深深看了他一眼,这孩子,这么小就知道试探人,倒是不可小觑啊。
  
  又转念一想,他这种年龄,在前世是小,但在古代,并不小了,若是加上他所处的环境,更是不能掉以轻心。
  
  也幸好,贾琏和六皇子相处的一直都还算愉快。
  
  而六皇子提到的娘,就是娴妃,也是个不可小觑的人物。
  
  三皇子的娘杜贵妃是凭借着家世上位,皇后是凭借着儿子上位,这位娴妃和林黛玉一样,是个孤女、无依无靠,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头脑上位,内里比那两个更强。
  
  只是她一向低调,不惹人眼,没有人注意她而已。
  
  此时,两人已经快要到宫门处,贾琏不叫辛诠定再送,把他交给身后的太监后,告辞离开。
  
  将要出宫时,忽听耳边一声轻唤,“琏儿!”
  
  贾琏一愣,这声音如此熟悉,记忆中一个倩影渐渐浮现出来,不是沈岩的记忆,而是原来的贾琏的记忆。
  
  他转过身,眼中看到的,正是他所想的那个人,已经进宫多年的元春。
  
  “大姐姐。”贾琏望着人来人往的太监宫女,也低声叫了一句。
  
  元春一身宫装,婷婷而立。肤如凝脂,眉如墨画,虽然已经二十多岁,但还是端庄雍容大气。只是眉头微蹙,眼下黑眼圈儿浓重,精神萎靡,一举一动小心翼翼,不似在家里时神采飞扬的模样。
  
  “琏儿...”元春又叫了一声,话语未落,已是泪流满面。但又不敢当着众人的面哭,只拿着帕子捂着脸哽咽几声,之后赶紧擦掉,恢复端庄模样。
  
  贾琏望着她这幅战战兢兢的姿态,心里不禁怜悯起来。
  
  外人只看到宫中生活的华丽,谁看到这份儿繁华底下的血泪了呢?
  
  还没等贾琏平复心绪,想好说些什么,元春接下来又呜咽着说了一句,“我,能回家了吗?”
  
  贾琏心头一震,望着神情凄切的元春久久说不出话来。
  
  当初,贾家无人,才把元春送进了宫,指望着她能以瘦弱之躯搏出一份儿前程。
  
  现今,贾琏前程可期,她心里也有了出宫的希望。
  
  能出宫做大小姐,谁愿意在这里提心吊胆的伺候人呢?
  
  望着元春眼中的希冀之色,贾琏并没有立即答应,“这事儿,我需要回家商议一番。”
  
  元春进宫,是贾政的决定,出宫,自然也需要她的亲爹,贾政拿主意。
  
  元春听到贾琏这句话后,急忙摇头,想要上前,却又不敢,只是动了一下,随后又规矩站好,说:“不,不要回家商议。”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