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16章 第 20 章

第16章 第 2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和贾母连带几个孩子玩儿了一会儿,贾琏告辞回了外书房,读了会儿书,见床铺已经铺好。解开衣服,准备睡觉。
  
  刚刚解了一半儿,忽见琉璃推门进来。
  
  贾琏皱眉,“这么晚了,怎么还没睡?”顺手把衣服重新穿好。衣衫不整,叫人见了,洗都洗不清。
  
  琉璃倒是眼神清澈,动作大方,在和贾琏三步远的地方站住,也不关门,背靠着一地清辉,开门见山地问道:“听说二爷要找个店铺的掌柜?”
  
  贾琏点头。铺子掌柜死了,自然要重新招一个。
  
  “二爷看我如何?”琉璃大大方方地站在贾琏面前,笑意盈盈地问道。
  
  “你?”贾琏上下打量着她,浅粉背心,素色裙子,头插一朵海棠花,笑容温和,望之可亲。
  
  说实话,铺子是卖绸缎绒线的,女人多,若是能来个女人当掌柜的,他自然求之不得。可此时的女人,但凡有选择,不是穷得吃不下饭,都不愿意到街上抛头露面。即使是在店铺中接待客人也不愿意。
  
  对于琉璃的自告奋勇,贾琏自然是愿意的。
  
  但是,“你...愿意到外面去?”贾琏问道,“不怕...那个...啥?”
  
  贾琏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但琉璃听明白了。闻言笑着点头,“只要能挣钱,为什么不愿意?又不是去腌臜地方干那见不得人的营生,凭着我自己的双手挣钱,叫我家人吃饱穿暖,哪点儿轻贱了?若说见人这话,即使在府里,外头的公子少爷们来拜见老太太的还少了么?”
  
  这些人来的时候,正经的姑娘们能躲开,她们却是不能不见,要不然,老太太谁伺候呢?总不能叫贾母一个人孤零零坐着接待客人。
  
  贾琏听了,倒是多打量了琉璃几眼,没想到,她倒是个不落俗套的女子,知道为自己的生活去争取、努力。又想,或许是从小吃了苦,知道除死无大事吧。
  
  “但是,”贾琏又说,“既然你听说我要找掌柜的,自然也打听到我的规矩了?”
  
  “我知道,”琉璃笑得开心,是对生活有了期盼的开心,“试用期两个月,每月必须卖够三百两银子,卖不够自动走人,对不对?”
  
  贾琏点头。他前世没做过生意,却也听说过做销售的都有提成,就拿来用了。
  
  “我愿意。”琉璃猛点头。
  
  “既然如此,那你可知道,在我铺子里,在如此压力下,可不如在府里舒适。”贾琏又说。此时他心里已经肯了,只是怕琉璃到了铺子后,吃不得苦,半途退出。
  
  在府里,她是贾母的大丫鬟之一,又得贾母看中,别说少爷姑娘们,就是老爷们,也不敢对她说句硬话,比姑娘们还有面子。可到了外面,形形色、色的顾客都会遇到,有的一言不合,还会骂人,她受得了么?贾琏很怀疑。
  
  琉璃倒是爽利地很,趁着门外的月色笑道:“自然知道,但是,不难也拿不到那么多银子是不是?”
  
  贾琏定的规矩,卖够三百两,包括这三百两在内,每百两给一两银子的提成。卖得多,提得多。要是有能耐卖够一千两,除了每月二两的工钱外,还有十两银子的提成,一月工钱就是人家半年的收入,收入极高。
  
  当然,一个月一千两银子,现在只是个梦而已。一根儿绒线几文钱,一匹绸缎好的二三两银子,差的几百文,那铺子一个月卖三四百两银子顶天了。
  
  但琉璃依然要去。即使只三百两银子,加上那二两的工钱,一个月也有五两银子的进项,比在贾母跟前足足多上四两,她家里又急用钱,如何不去。
  
  “我家里的情况,二爷应该也知道,”琉璃说,“我爷爷好心,养了那么些人,每日里虽然带着大家伙出去卖艺,可街上的闲汉能有几个钱?总是看了乐呵了也就过去了,挣不了什么,吃饭都吃不饱。家里已经快没米下锅了,我再不拼一拼,我爷爷和那几个兄弟,可要喝西北风了。”
  
  琉璃嘴上的爷爷,就是焦大,那个原著中骂贾珍爬灰的焦大。
  
  他虽然仗着以前的势,不把主子放在眼里,但很好心,街上有无家可归的孩子,见到了,总是要捡回家养着。前前后后这么多年,捡的孩子没有十个也有八个,有的长大成人,有的中途病死,有的跟着他吃不了苦,又跑了。剩下的琉璃等,都是死心塌地,不愿抛弃他的。
  
  琉璃这些人见他总这么着,弄得自家没饭吃,也劝过,但焦大不听,总是说孩子们可怜,“孩子们那么小,话都说不全,要饭也要不来,不捡回来,等着他们饿死街头?”又说,“当年,我也是这么在街上饥一顿饱一顿的,要不是老太爷捡了我回家,我哪里有今日?”
  
  众人听了,都想到自家身世,不再劝,由他去了,只是努力挣钱给焦大。琉璃在贾母身边这么些年,每月的月钱,贾母和其他主子的赏赐,全都拿给了焦大。
  
  但贾琏却觉得,这么着也不是个常法儿。想了想,遂劝道:“你爷爷...”
  
  谁知,一句没说完,琉璃不顾尊卑,生硬打断贾琏的话,说道:“二爷想说什么,我都知道,不过是叫我给自家攒几两银子,以备将来不时之需,或者是提防着我爷爷,不要叫他把我的钱花完,叫我留个心眼儿。或者说,我总归和他不是一个姓,叫我多为自己打算打算。以前也有人这么劝过我,不怕二爷恼,那时候我怎么说的,现在依然怎么说,赵大妞十年前早死在城外了,是他给了我命,是他在那个畜生想要冻死我的时候,把我带回家,给我吃喝。这么多年,得了东西,宁愿自己不吃,也要给我吃,有了好布,宁愿自己不穿,也要给我做新衣裳穿。就这份儿心,我就认他。不管他是穷是富,不管他是病还是老,他就是我爷爷,我就是他亲孙女。别说几两银子,就是把我的命给他,我也毫无怨言。就是为他死了,也只当是还他这十来年待我的恩情。”说完红了眼圈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