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9章 第 13 章

第9章 第 1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母和贾琏说完,又叫琉璃去找王熙凤,“你去告诉二奶奶,就说二爷这段日子要读书,在书房睡下了,叫她自己先睡吧。天也晚了,不必再到我这里来。”
  
  琉璃看向贾琏,见他冷着脸,蹲了下身子,答了声“是”,就退了出去。
  
  忙忙地到了王熙凤的院子,见王熙凤端坐在堂屋的椅子上,桌子上点着六根儿小指粗细的蜡烛,照的屋内和白日一般,光亮明堂。
  
  “二奶奶,”琉璃已知道贾琏没有纳妾的心思,也不打算再死皮赖脸的巴着不放手,对王熙凤也恢复了以往恭敬有余而亲近不足的态度,“老太太叫我来告诉二奶奶,说二爷今儿晚上不回来,在书房歇下了,叫二奶奶无事早歇,不必再到老太太那边去了。”
  
  王熙凤手猛地一紧,这么说,老太太并没有劝回贾琏。又见琉璃身量苗条,随意一站,就有有一股温柔和顺的气质,想着旁人素日说琉璃心大的话,心下气闷。
  
  “知道了,”王熙凤撇撇嘴,冷冷地说道。
  
  琉璃自始至终都低着头,等王熙凤说完后,既不和往常一样说笑,也不讨好,果断告辞离开。
  
  她一走,平儿上前,又想继续劝,却见王熙凤一摆手,倔强地说道:“你放心,天塌不下来。老太太向着他,还有太太呢。”同是王家人,她的姑母一定会为她撑腰。
  
  平儿却是暗叹,王夫人只是婶子,他们是大房的人,大太太邢夫人尚在,怎么轮也轮不到王夫人来管。这件事儿又确实是王熙凤冤枉了贾琏,即使到了王夫人那儿,也说不出花儿来。
  
  只是这一天,她劝了许多次,嘴皮子都磨破了,她家奶奶却是牛心左性,发起脾气来,怎么说都是不听。
  
  平儿心灰意冷,她只是个丫鬟,主子想做什么事儿,她除了听从,还能怎么办呢。
  
  琉璃回到贾母上房的时候,贾琏还没有走,正和贾母说体己话。两人见了她,略问了问王熙凤的反应,便丢开手不再提。
  
  贾母又嘱咐了几句,看看时间,催促贾琏回去,“虽然读书,可也要仔细身子。”
  
  面对贾母的关心,贾琏心里温暖,笑道:“老祖宗放心,孙儿还要给老祖宗过百岁大寿呢,怎么会糟蹋自己的身体呢?”
  
  贾母很高兴,“那感情好。”又指指琉璃,“书房里都是些小子,手脚粗苯,伺候不好你,不如你带了琉璃去吧,她在我身边这么些年,从没有出过差错,今儿就叫她伺候你一程。”
  
  贾琏一惊,贾母这是什么意思。他不信贾母不知道琉璃的心愿,明知琉璃想给他作妾,还要把琉璃指派给他?难道是看不惯王熙凤,想给王熙凤一个下马威?
  
  老太太并不是这样的人呀?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贾母人老成精,见贾琏神色有变,呵呵笑道,“既然她已经无意,你也表明了心迹,两下没有了嫌疑,还犹豫什么呢?她跟了我这么多年,脾气我最清楚,说不跟你,那就是真的不跟你了,你就放心吧,我的眼光再不会差。再者,她的心思我也能猜到,不过是家里兄弟得了病,需要银子,这才把注意打到你身上。刚刚我已经打发人送了二十两银子去她家,她以后万不会再有别的心思,有她伺候你,我也放心。”
  
  不说贾琏,一旁的琉璃听了此话,惊喜交加,实没想到老太太竟然不等她开口,就送了银子给她,当下就心怀感激地跪下,砰砰磕了三个头,含泪说道:“老太太的大恩大德,琉璃这辈子一定不忘。”
  
  贾母笑呵呵叫琉璃起来,叹道:“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尽心尽力,没有一点儿叫我操心的地方,你家里人有事儿,我不过是送几两银子而已,不值得你如此。你要心里真的感激,就好好伺候二爷,叫我放心。”说完,又笑道,“只是,这银子却不是白给,要从你月钱里扣的。”
  
  琉璃起身,一边擦泪,一边笑道:“这个是自然的。”
  
  但即使没银子拿,此时的丫鬟吃住都在主家,一年四季衣裳也都是主家提供,琉璃只是手头零花钱没了,吃穿还是不愁的。
  
  贾琏却还是不放心,谁知道琉璃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是真的因为钱,还是因为其他?还有,他和琉璃的话,是怎么传到贾母耳朵中的?他记得当时周围并没有人呀。
  
  “你呀,”贾母又恨铁不成钢地看着贾琏,“明面上看不到人,就真的没人了?那树后面,山石后面,你可仔细检查了没有?”
  
  那倒是没有。
  
  贾琏心里又一惊,幸好当时没说太出格的话。又想,贾家确实该整顿了,真是处处漏风。又看向贾母,人无完人,她虽然通达、眼光长远,却是只顾自己享福、正事儿闲事儿全都不想管。贾家这情况,早该整顿了,她心里明白,却不插手。将来迎春嫁给孙绍祖,贾母但凡态度坚决一点儿,贾赦也要掂量掂量。她却是一声不吭。
  
  但,也不能苛求一个七十岁的老太太非要干点儿什么。她现今走路都需要人扶着、多吃半个桃儿都要看大夫呢。自然规律,没人能逃得过。
  
  贾琏见贾母说了这么多为琉璃开脱,显见是信任她,想了想,最终答应收下琉璃。毕竟是贾母身边的人,行不行的,应该还是贾母最清楚。这也算是对贾母的一种信任。
  
  再者,他身边也确实没个人,喝茶都需要自己倒。
  
  倒不是他不愿意做,而是烧茶水的炉火,需要添柴,需要扇风,他手残,怎么摆弄都弄不好,昌儿是天天跑得没影,总不能叫他天天喝凉水。
  
  贾琏接受了琉璃,又和贾母说几句话,带着琉璃离开。
  
  这次琉璃出来,目不斜视,例行公事般地在贾琏身后边走边问:“二爷喜欢喝什么茶?夜里起夜时,我好端给二爷喝。”
  
  “不必。”两人睡一个屋,没有事儿也传得有事儿了,“你睡厢房,我屋里不需要人上夜。只要白天端个茶倒个水就成。”
  
  又看向琉璃,怕她不答应。却没想到,琉璃倒是干脆,“那好,什么时候二爷想找我了,喊一声就是。”
  
  这倒叫贾琏诧异了,还真的是说不想当就不当了?又想到琉璃的身世和一些事儿,点点头,也不是不可能。
  
  琉璃是贾府的家生子,没有兄弟姐妹,父母过世的早,叔叔赵国基,就是赵姨娘的兄弟养着她。但赵国基五毒俱全,手里一有钱,就吃喝赌个干净,自家孩子都养不活,哪里有闲钱养琉璃?要说琉璃将来如何,可赵国基赌疯了的人,只想眼前有没有钱让他赌,哪里想得到将来怎么样?
  
  又因琉璃是家生子,想卖了换钱也不行。养了半个月后,赵国基为了省点子钱去赌,心下一狠,趁着下雪,把琉璃骗到郊外,丢下当时才七八岁的她,由着她在外自生自灭,自个儿驾车回去了。
  
  贾琏慨叹,一个小女孩儿能费多少口粮,穿多少衣裳,竟然说扔就扔了?赌徒的心思当真叫人看不懂。
  
  要不是当时东府的焦大正好路过捡了她回来,琉璃早被冻死了。自那之后,琉璃就跟着焦大过活。长大之后,进了府里,因贾母怜惜看重,到贾母身边伺候。后来求了贾母,改了姓,不再姓赵,而是姓焦,只以焦大的孙女自居,逢人就说自己是“焦姑娘”,和赵国基赵姨娘彻底决裂。
  
  贾琏当初听到这里的时候,还叹了一声,这古代的制度终于有了一点儿好处。琉璃想改姓,只要作为主子的贾母同意,赵国基和赵姨娘就只能干瞪眼。下人们卖了身,一应事务连亲爹亲娘都插不上手,更别说叔叔姑姑了。
  
  当然,琉璃到了贾母身边后,赵国基和赵姨见她得了势,自然找她闹过,想从她那儿得些好处。
  
  而琉璃当真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当场就骂了回去,“以后你们不必再来我这里,我自姓焦,你们自姓赵,本就不是一家人,不是一家人何必硬往一块儿牵扯?你们一个是得脸的姨奶奶,一个是硬气的舅老爷,我只是个没人要、讨人嫌的死丫头而已,哪里敢高攀你们?你们嘴里的赵大妞早在十年前冻死在城外了,想要找,自到城外找去,叫一叫,喊一喊,说不定冤魂还没散呢,会出来叫你们见一见。”又说,“你们放心,将来你们富贵了,得了老爷太太的青眼,我绝不会仗你们的势。你们要是哪一日说动老太太撵了我,我就是饿死在城外,也绝不再来找你们讨一口水喝。”
  
  因琉璃是贾母的人,赵国基和赵姨娘被骂了,也不敢怎么样,悻悻走了。
  
  后来,赵姨娘生下贾环,地位水涨船高,琉璃也果然信守诺言,说不仗势就不仗势。人家恭喜她,她还说:“恭喜我做什么?我姓焦,我是焦姑娘,我家只有爷爷和兄弟姐妹,没叔叔姑姑,也没人成亲,哪里来的新生儿叫我抱?快别说这种话,没得叫人恶心。”
  
  恶言恶行地骂了几波人后,再没人在她面前提赵姨娘怎么怎么。自然,贾环洗三、满月,她也不去,全当没这家人,断的当真干净利落。
  
  贾母知道她的身世,再加上不大喜欢赵姨娘,也不怎么逼迫她,反而还说她有情有义,“是个难得的明白人”。贾母发话,更没人敢到琉璃面前说三道四的。
  
  而琉璃呢,眼里心里只有焦大和焦大捡来的那几个孩子,手里有了钱,自己留下点花用,就把其他的送给焦大。焦大不收,叫她留着攒嫁妆,她死活不肯,焦大无法,只好留下。
  
  这次琉璃想给贾琏当妾,就是因为焦大捡来的一个孩子病了,需要银子,她急了,才出此下策。
  
  不过,从琉璃的经历看,她并不是那攀龙附凤之人,也不是心大眼高之人。要是有这志气,早仗着赵姨娘的势作威作福起来了。但她没有,还坚决和赵姨娘撇清关系,不承认自己是赵家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