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7章 第 11 章

第7章 第 1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琏等平儿走了之后,心无旁骛地继续读书。
  
  看了几页,到日头快要落下山时,忽见贾政的小厮来找,说:“老爷找二爷,说有话交代二爷。”
  
  贾琏放下书,心里嘀咕。有话交代?什么话?叫他出门办事儿,还是叫他处理孙绍祖的事儿?他正在读书呀?时间紧急,耽搁不得。
  
  贾琏穿越过来之后,虽和贾政见过几面,但也只是说些天气、家务等套话,对贾政行事方式并不熟悉。此时见贾政忽地叫他,也不知道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和王熙凤分居的事儿?可他一个大男人,管侄子房里的事儿不嫌不好听么?
  
  想半天想不明白,只得跟着小厮去了贾政的外书房。
  
  和贾赦书房的逼厄不同,贾政的书房是宽敞明亮的五间大房,红漆雕栏,飞檐斗拱。屋内书桌书架卧房一应俱全,书架上不仅摆着一摞摞的书籍,也摆着瓷器、鼎炉等玩器。说不尽的富贵,道不尽的荣华。
  
  贾政已经在等着了,见了贾琏,也不多话,抱出一个花瓶那么高的红木箱子,看了几眼,叹息道:“这是当年你爷爷为我寻来的,可惜我资质有限,终究没有派上用场。今儿送给你,你好好收着。等过几日一起带到江南,叫你姑父多指导指导。”
  
  贾琏疑惑地接过,箱子朴素得很,既没描金,也没雕花儿,打开翻看,惊讶不已,这些全都是历年科举考试的题目和中了进士的文章。
  
  又看向贾政,他不是应该极力阻拦他读书的么?不应该阻止他考科举、上进么?不应该向他身上泼脏水么?
  
  他怎么一点儿不按他想象的那样出牌?
  
  贾政惆怅地看着贾琏手里的箱子,情绪消沉,“这些试题,既有你爷爷收集的,也有我这么些年求来的。一直盼着咱们家有个人能好好读书,叫我好送出去。可盼来盼去,眼看着箱子从一只手能拿得住,到和花瓶一样高,也没个能拿走的人。”
  
  一个“求”字,听得贾琏心酸不已。
  
  又皱着眉,贾政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不应该是想着抢夺大房的爵位么?不应该盯着府里的家产么?怎么忽然这么好心,送他科举试题?这里面别有什么猫腻吧?
  
  又想起前世高考泄题的事儿,忽然心中一动,这些试题会不会有问题?
  
  好似察觉到了他的疑惑,贾政轻叹一声,“开考之后,人人都知题目,只要有心,就能收集得到。”
  
  倒是和前世时候高考题目一样,那些卷子在开考前属于国家的绝密文件,开考后试题满天飞。
  
  “咱们家,”贾政又继续说,“现今还能如此风光,全靠着祖宗的脸面。只是这脸面能用一时,却不能用一世,终究还要咱们自家争气才好。”
  
  贾琏诧异过后点头,这话很对。任谁帮忙,都不如自家立得起来好。
  
  贾政望望窗外天空,又说,“你应该也看出来了,我的性子并不适合官场,也无意官场。只是家里没人,哎...”叹息声一转三还,叫人跟着愁闷不已。
  
  贾琏不仅诧异,还惊讶了,狐疑地打量着贾政,不都是说他是假正经吗?不都是说他迂腐么?不都说他糊涂么?不都说他比贾赦还叫人厌恶么?怎么今日看来,似乎不是那么回事儿?这不看得挺明白的么?
  
  “这一次你到扬州去,”贾政又说,“正可趁此机会多住些日子,向你姑父请教科举事宜。将来若能龙门高中,也是我们家之福。”
  
  贾琏本以为贾政这话是想把他撵出去不叫他抢夺家业,可转念一想,他并没有必要这么做。此时的贾府已经完全成了贾政的天下,府里上上下下都唯他命是从,他还要抢夺什么呢?
  
  又见贾政皱着眉,愁容不展,忧心忡忡的样子,心里微动,或许贾政是真的盼着他好?毕竟他并不知道这具身体里的灵魂已经换了人,而贾琏是正经的贾府中的人。按照此时的风俗,若是贾琏能考中科举,得个进士什么的,贾政也会跟着沾光。
  
  贾政叹了一声,“等你中了进士,这府里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话语中有深深的厌世语气,贾琏大惊,忙安慰道,“二叔这是说哪里话,咱们家缺了你怎么行呢。”
  
  贾政摇摇手,贾琏闭了嘴。
  
  今日的贾政倒是叫他大吃一惊,刮目相看。也并不是每个人都和王熙凤一样,被府里的权势迷住眼,看不清形势。
  
  其实细想想,贾政真的就是“假正经”吗?
  
  那两个妾的事儿先排除。沈岩知道,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风俗,并不能以现代社会的眼光看待一个完完全全的古人,况且古代社会纳妾并不犯法。
  
  而且,从赵姨娘、周姨娘的年龄看,两位姨娘应当是贾政年轻时候纳的。纳了两人之后,贾政并没有再纳别的女人。
  
  比起贾赦胡子一大把、儿子孙女都有的一个大老头,先是想要强纳鸳鸯,被贾母怼回去之后,花八百两银子买了个丫头嫣红收在屋里,贾政简直称得上是洁身自好了。为啥贾赦那么大岁数耽误人家小姑娘没人说什么,贾政却被人骂得狗血淋头呢?
  
  东府里的贾珍和贾蓉更是不能看。
  
  就连和贾敏感情甚笃的林如海都有几房姬妾。
  
  原著中也提到北静王府也有妾,贾宝玉祭奠金钏儿时还拉着人家出来挡了一回枪。从“北静王府一个要紧的姬妾没了”这句话看,北静王除了王妃之外,姬妾并不止一个。
  
  此时纳妾是常态。
  
  如果仅凭这个说贾政是假正经,实在让人无法心服。
  
  至于说贾政满口仁义道德,沈岩前世时候翻遍了书,也没找到。若一定要牵连点儿,狠揍贾宝玉那次倒算是一回。
  
  但,沈岩真心认为那时的贾宝玉很欠揍啊。
  
  宝玉挨打是十三岁,前世初一初二的年纪,罪名有什么呢?“在外流荡优伶,表赠私物,在家荒疏学业,淫辱母婢”。
  
  小小年纪,寻花问柳,又不好好学习,还要强迫丫鬟,别说贾政,就是现代社会,孩子上学天天谈恋爱,课文不会背,考试大零蛋,再加上翘课逛会所、强、奸,家长也绝对会被气死。虽然强、奸这一条是贾环栽赃。但,金钏儿的死并不是和贾宝玉完全无关。
  
  再加上和个戏子不清不楚,以戏子在此时的地位,换成现代社会,那就是孩子和地痞流氓交往。谁不怕他们带坏自家孩子?况且,这戏子还是政敌家的,是不是刺探情报的谁都不知道。
  
  贾宝玉上了几年学,十二三岁,四书、诗经都没读完,以此时的学习进度,换成现代社会,也就是字都认不全,考试的话,小学都无法毕业。
  
  贾宝玉这样,别说贾政,就是换成沈岩,也绝对会被气死。学习倒是在其次,你品行不能有问题啊!即使学习不好,不指望你建功立业,但你不能连字都不认啊。
  
  对了,还得加上一条,已经和袭人那啥了。两人做这事儿的时候,林如海还没有死呢,想想年龄,太可怕了。
  
  这都不教训,还要这熊孩子闯出多少事儿来才教训呢?
  
  这件事儿上,沈岩真的一点儿不同情贾宝玉。
  
  至于说贾政鸠占鹊巢,那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要不然怎么办呢?叫贾赦带着全家一起上菜市口儿么?
  
  贾政又鼓励了贾琏几句,恹恹挥手叫贾琏离开,贾琏劝慰几句后,抱着箱子回了书房。坐在椅子上,摊开卷子,一边看,一边想,贾政看来也有可取之处啊。
  
  其实前世时,沈岩就认为,贾政就是个典型的封建社会大家长,并不能以现代社会的观点看待。与原著中明确提了逼死人命的贾赦、包揽诉讼的王熙凤、一团乱麻的东府,贾政并没有作太大的恶。
  
  他错就错在,贾母把贾家交给他,家族的荣誉和前程全压在他身上,而他呢,却是平庸无能,碌碌无为,官职升不上去,家事也没管好,不能为贾府指明道路,也不能把贾府带出泥潭。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