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6章 第 10 章

第6章 第 10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母不叫贾赦再管贾琏,又说“有话对琏儿说”,打发其他四人离开。
  
  贾赦虽不甘心,却不敢反驳,老娘管不了,儿子以后也不归自己管,放眼府里,彻底没了他的位置。可心里再恨,也只敢狠狠瞪贾琏几眼,再不敢有旁的动作。
  
  贾赦满腹怨气地带着邢夫人走了。贾政又和贾母闲聊了几句,带着王夫人离开。
  
  四人一走,屋内只剩下贾母和贾琏两人。丫鬟婆子们依然被拦在门外。
  
  “好孩子,”四周无人,贾母拉了贾琏坐到身边,细细打量了片刻,才哽咽道,“要不是你,这一次,咱们家可就凶多吉少了。”
  
  “不至于吧。”贾琏可不信,就看皇帝对贾家这个热乎劲儿,绝不会对贾家下手。
  
  “你不知道,哎,”贾母轻轻握着贾琏的胳膊,说道,“圣人此时虽然看重我们,焉知他日耐心耗尽,不会对我们下手?咱们家又没有个得力的人物,谨言慎行尚且来不及,怎么能再去主动惹事儿?这一次若不是你处置的好,那咱们家这百年基业,可就尽毁了。”
  
  贾琏还是不信。
  
  贾母四周瞅瞅,见无人,遂拉着贾琏,凑到他耳边低声说:“现今,几位皇子争得厉害,我冷眼瞅着圣上的意思,是哪个都不打算立,咱们家韬光养晦尚且怕被人揪出,哪里能再强出头?所以...”贾母给了贾琏一个“你懂了吗?”的眼神。
  
  贾琏坐直身体,眨巴着眼看向贾母,眼框里明晃晃的三个大字:“不太懂。”
  
  他一直认为皇帝肯定会在三位成年的皇子中挑一个。皇帝已经五十多了,身体看着虽然还好,可偶尔也会有个痛、有个病,以此时的医疗条件,说不定一剂药下去,就救不过来,说崩就崩的。这种情况下,难道他会立其他几个未成年的皇子?
  
  可皇后的九皇子还小呢,才两岁,养不养得大还另说呢。六皇子才八岁,母家不显,既不是高官,也不是武将,若是他登上皇位,没老皇帝震着,铁定会有个三王之乱之类的,然后早早见先帝去。另一位皇子正在吃奶,比九皇子还不靠谱。
  
  贾琏想了半晌,也想不明白贾母为什么这么说。叹息一声,化学实验做不了,这宫斗,啊,不,官场斗争也玩不了了?
  
  一旁的贾母昨天晚上见贾琏行事看得深、想得远,以为他开窍了,今儿看来,却像是误打误撞的样子,不由得叹息,贾琏虽然好了点儿,但离要把整个府里带出来,还差点儿火候。虽则如此,已是比往常吃酒好许多。她心里还是满意的,进步总要一点一点来。
  
  “好啦,圣人到底如何想得,咱们也不知道,”贾母又安慰贾琏,“我也只是猜测,做不得准。”
  
  贾琏心里挺暖,老太太还挺会安慰人。
  
  “只是,”贾母又肃了表情,“即使如此,三位皇子的斗争你也不可参与。圣上不好对亲儿子下手,可想叫我们万劫不复,却是轻而易举,那赵桓赵大人,就是活生生的例子。再说,你即使知道哪位皇子登上皇位,可你能熬过前面这段时期么?”
  
  这点贾琏倒是明白。
  
  想博个从龙之功的人自然极多,可你跟着一个主子的同时,就意味着得罪另一个或者几个皇子,得罪的人数和参与争夺皇位的人数呈正比,你的敌人的能量也随着人数的增加呈几何倍数的增长。
  
  你投靠一方,忠心为主子办事儿的时候,也意味着会损害另几位皇子、甚至皇帝陛下的利益。
  
  你越忠心、能力越强、越得所投靠的主子看中,也意味着得罪其他皇子、得罪皇帝得罪的越狠,也就越加招人恨,还是招皇子、皇帝这个层级的人恨。
  
  对于想争位的皇子而言,兄弟动不了,杀你个办事儿的大臣,还不是轻而易举?对于皇帝而言,那更简单,想杀谁杀谁,用得着问谁么?
  
  当皇帝和其中几个皇子联合起来要对付某个人的时候,此人的结果,除了乖乖等死,别无他途。
  
  所以,即使你支持的人到最后登上了皇位,成为了皇帝,那又怎么样呢?你自己和你家人的坟头草都老高了,给你拨点银子修修坟,给你个好听的谥号,人都死了,有什么用?
  
  要说你投靠谋个皇子后,干要名声不出力,那皇子是傻子么?将来论功行赏的时候,你能有什么功劳?不把你当奸细、问你个“居心叵测”的罪名算是对得起你了。
  
  所以,贾琏总结,皇位什么的太遥远,还是老实在家猫着。贾府这种现在已是满身罪名的情况,本也不宜再有别的大动作。
  
  贾琏又看向贾母,心内由衷地赞叹,贾家全家上下,还是老太太看得清。不愧是叫贾代善一生不纳妾的女子,也不愧是能和贾代善一起巡边的女子。
  
  只可惜,她是女人,贾家的男人们不争气,她纵使再有主意,也施展不开。顶多就是约束一下而已。
  
  况且,此时的她年纪也大了,将近七十,身体就像是个需要大修的机器,不是这儿出点儿毛病,就是那儿出点儿问题。即使能看到贾家的危机,即使心里清醒,奈何硬件条件不行,即使有心也使不上力。
  
  沈岩看书的时候,看到贾母因贾赦强纳鸳鸯的事儿冤枉了王夫人后,立即委婉地朝王夫人赔礼,对贾母就很有好感。
  
  心胸大度,知错能改并道歉,特别是长辈对小辈,实在难得。
  
  现代社会,多少受过高等教育的家长明知道自己错了之后,还依然嘴硬,大言不惭地说“我是为孩子好”这种话,死不肯低头认错。
  
  沈岩还隐约记得,有一回贾母心里不爽快,解压方式是什么呢?找孙子孙女儿们吃吃喝喝玩玩闹闹,而不是故意打骂下人,或者是拿捏儿媳妇儿、孙媳妇儿。
  
  解压方式十分值得我辈学习。
  
  贾琏对贾母一点恶感也无,反而很欣赏她。
  
  “老祖宗放心,孙儿心里都明白。”贾琏面对忧心忡忡的贾母,自然是好言安慰,同时表明自己的决心,“我已经知道以前是在混日子,下定决心从今后好好读书了。老祖宗看吧,以后孙儿也跟您挣个状元回来,叫您老人家再风光风光。”
  
  贾琏的话虽然安慰的成分多,可贾母也是高兴地合不拢嘴,轻拍着床榻笑道:“既然你这么说,我可是就等着你的喜报了。”又轻叹一声,“咱们家确实该出个得力的人物了。”又欣慰地看着贾琏,“你能这么想,将来把这个家交给你,我也就放心了。”
  
  此话一出,贾琏面上不变,心内诧异。看书的时候,贾母宠爱贾宝玉,家里人全都靠后。全家上下都认为她是想把家业留给贾宝玉,怎么看老太太此时的话音口气,不像那么回事儿呢?待要问吧,这话又不好问出口,又见贾母脸上神色坦诚,不似作伪,只得压下心中疑惑,留待以后观察。
  
  贾母坐的时间长了,腰酸腿软,放开贾琏,歪在榻上的引枕上,贾琏见了,忙收起思绪,帮助老太太躺好,又见她的满头白发,不由得叹息,红颜白发,再强势的人,到底也斗不过自然规律。
  贾母躺好后,再次把贾琏拉到身边坐着,仰头看着他,笑道:“不过咱们丑话先说前边,你要是得不了状元呢,你上次看中的那卷黄庭坚的书法可就不给你了。”
  
  贾母和贾赦的教育方式不同,贾母这里,做得好了有赏,做得不好不罚。贾赦那边是无论做的好不好,不合他心意就罚。
  
  贾琏自然愿意跟着贾母。
  
  而孙绍祖事件之后,贾琏也明显感觉到贾赦对他莫大的敌意,想到原著中贾琏二十多岁还被贾赦说打就打,自然要紧抱贾母的大腿,为自己留条后路。
  
  又见贾母拿出了彩头,就把贾宝玉和贾赦的事儿抛出脑后,笑道:“老太太且看吧,孙儿不得个状元,也得和姑父一样,得个探花。您这个彩头呀,是出定了。”
  
  “你姑父啊...”见贾琏提起林如海和贾敏,贾母手一顿,放开贾琏,眼中浮起一团水雾,朝南边望了望,惆怅道,“也不知他们现今怎么样了。”
  
  贾琏之所以没有走,一来是贾母心疼女儿,叫人搜罗上好的药材叫贾琏带过去,此时只搜罗了大半,还有几味没有找全,就耽搁下了。二来贾敏是十二月的生日,现今才八月底,还早,并不急。
  
  贾琏见贾母情绪低落,忙又安慰,“孙儿这一去,见了姑母姑父,一定嘱咐他们,叫他们多来看看老太太。”
  
  老太太这个岁数,不定什么时候就去了,真的是见一面少一面。
  
  贾母想着贾敏走时的样子,鼻子微酸,强忍着泪意笑骂道:“真是傻话。你姑父现今做着扬州知府,没有旨意可不能离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