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 4 章

第 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琏离开贾母的院子,出了贾府侧门,几步路走到东边的黑油大门边,还未到门口,一股马身上特有的骚臭味儿扑鼻而来。
  
  他皱了眉,赶忙袖了扇子,捂住鼻子,在贾赦小厮的带领下,去往外书房。路过马棚门口时,又看到一匹正在吃草料的马,呲着白灿灿的牙齿,抬头看他。看着看着,不知怎么,忽然大叫起来。其余几匹马愣了一下,也停止进食,跟着那匹马仰着头叫起来,一时间,贾琏听到的全都是马的嘶鸣声,震得耳朵嗡嗡直响,直到仪门前才好些。
  
  放下捂着鼻子的手扶着门框,贾琏深深吸了几口新鲜空气,虽然穿越后来了几次,可每次来他都受不了马身上那股味道。又望向贾赦外书房所在的方向,住到这里,任谁心里都不会没有怨气吧。
  
  但是,这纯属贾赦自找的。
  
  前世看书的时候,贾琏也曾经同情过贾赦,本是贾府的嫡长子,却被逼得只能住马棚后边,叫二房鸠占鹊巢;无论是贾府内还是外面,人们一提荣国府当家人都是贾政,就连贾琏自己,也被说成“目今在乃叔政老爷家住,帮着料理家务”的外人;家下人一提老爷,默认的就是贾政,而提到贾赦,都说是“那边的老爷”,连个正经的“大老爷”的称呼都捞不上,明显不把他当自己人。这事儿要是发生在他身上,他早闹起来了。
  
  可到了这里,了解了书中并没有详细叙述的贾赦住到这里的原因之后,贾琏真心要说一句,贾赦活该!
  
  他这个便宜爹本来也是在府里住着的,还是荣国府的正房,荣禧堂。贾母虽然偏心了些,但并没有偏到家,贾政有的,贾赦也都有,有的时候,为了贾赦面子好看,还会说几句好听话,单给贾赦些符合他身份的东西,甚至还曾经叫邢夫人管过一段时间的家。
  
  可就在贾琏穿越过来的前两年,贾赦忽然不知道抽什么风,竟然接受了五皇子送的一个美人儿,还开了脸放到屋里,地位仅次于邢夫人,要不是贾母拦着,贾赦还要休了邢夫人,把那女人扶正。
  
  贾府上下,从贾代善开始,支持的一直都是皇帝支持的人,也就是三年前去世的太子,和五皇子那些人素无来往。贾赦忽然来这一下子,弄得贾母和贾政措手不及。
  
  皇位之争最忌讳朝三暮四,哪里容许贾家阴奉阳违?即使太子死了,可那时候的皇后已经生下了九皇子。而皇后娘家势力极大,早把贾家当做自家囊中之物,虎视眈眈盯着,绝不允许贾家改投他人。
  
  况且,皇帝的态度也并不明朗。
  
  这种情况下,贾赦这么做,就是把贾府往死路上带。
  
  不过,五皇子毕竟是皇子,贾母和贾政并不想闹得太难看。人家一送人就打发走,明显的不给面子,就选择按兵不动,静待合适的时机。
  
  两人的沉默在贾赦眼里,却成了默许,于是更加胆大妄为起来,不仅收受五皇子的古玩、美女,还参加五皇子举办的各种筵席,结交官场中的各种人物,还把贾府中一些得用的人介绍给五皇子。而五皇子对贾赦也非常热络,一口一个“恩侯”叫得亲热,哄得贾赦飘飘然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夕,做着重新成为国公的美梦。
  
  随着贾赦和五皇子越走越近,贾母看不下去,就要收拾那个女人的时候,皇帝先坐不住了。皇帝不能允许贾府这个在军中尚有极大势力的功勋之家支持任何一位皇子,贾家只能支持他选中的人,而不是他们选人,叫他支持。
  
  于是,在皇帝暗示下,一道道弹劾贾赦的折子很快堆满了皇帝的案头,皇帝看了,装腔作势一番之后,下了严厉申斥贾赦“不务正业,愧对祖宗,德不配位”的旨意,着贾赦“闭门思过”。
  
  皇帝态度明朗,贾母也下了狠手,以“谋害正妻”的罪名把五皇子给贾赦的那个女人送到了大理寺。大理寺审得奇快,案件当堂判下,秋后问斩,干净利落。
  
  那女人死了之后,贾母就叫贾赦搬到祠堂边去住,“既然叫你反省,你就到祖宗身边好好反省反省。叫祖宗盯着,省得将来再犯糊涂。”
  
  就这样,贾赦从荣国府正经当家人,变成了“那边的老爷”;也从荣禧堂,住到了马棚后边,一直到现在。
  
  要贾琏说,皇帝其实已经手下留情了。据原身的记忆,和贾琏这段日子自己的调查,贾赦和五皇子走得极近的那段日子,不仅仅收受五皇子的东西,还收别人请托办事儿的银子,公然的受贿索贿;又曾经看上一良家女子,不顾那女子的意愿,强行抢到府里,要不是贾母时刻关注着他这里,及时带人救出,那女孩儿就要一头碰死在贾家了。
  
  除了这些,最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是,因贾母怕贾赦妄为管得紧,贾赦手头没钱,作死地偷偷叫人去倒卖军粮。
  
  贾琏知道最后一个的时候,吓出了一身冷汗,很想跑到贾赦面前,摇着他的肩膀扮一回咆哮教主,胆子那么大,卖什么军粮呀,直接造反呀,揭竿而起就是干呀,那样还能死得爽快一点儿。人家是坑爹,你这是坑全家呀。老寿星吃砒、霜,嫌命长是不是?
  
  知道这些事情之后,贾琏深深同情贾母,两害相权取其轻,与其被贾赦连累地满门抄斩,叫外人说几句偏心的闲话看起来就不那么难以接受了。
  
  也了解了贾代善在老皇帝心中的位置,这么些罪名搁在别家,坟头草早都长老高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