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贾琏你大胆地往前走 > 第 2 章

第 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贾琏走在去往贾赦院子的路上,不时抬头望望碧汪汪的晴空。这样清澈的蓝天白云,在他生活的那个地方,可难得一见。
  
  想到他原先生活的那个社会,贾琏又一声叹息。
  
  虽然在那里,他的父母早已过世,亲朋也不多,可忽然来到一个陌生的地方,还是让他懵了几天。
  
  好在他脑子里有原身的记忆,即使是心里震惊,行动上并没有大的差错。即使有些不对的地方,众人也都以为他是新婚,欢喜傻了,不以为意。
  
  可贾琏的结局就像是一把刀,搅得他心神不宁、夜不安寝。
  
  他本想自杀。
  
  找了把剑,在自己心口比划半天,怎么也下不去手;又找了条绳子系了个结,可始终没勇气把头伸到圈儿里;又想买点儿砒、霜,可听说此时的毒、药不纯,吃下去后,要挣扎极长的时间才能死掉,也打消了服毒的念头。
  
  死,死不了,只能继续活着。
  
  可怎么活下去却也有讲究。
  
  能无忧无虑的活着,他当然不想费心去绸缪什么。
  
  他本想过继出去,买几亩田地,悠然当一个小地主,不参与一团乱麻的皇位之争,不管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自在过自己的小日子。即使荣国府将来有什么事儿,也牵连不到他。
  
  他也打听好了,老太太曾经还有一个儿子,不幸夭折了,按照辈分,他应该叫三叔,过继给他正合适。
  
  只是后来详细打听了此时的律法习俗之后,他不得不打消了这个愚蠢的念头。
  
  前几日,户部侍郎赵桓因“利用职权、私吞赋税”罪名被抓,震怒的老皇帝下令将赵家人抄家收监。而赵桓原先过继出去的小儿子赵泉德也在被抓之列。
  
  对此他非常诧异,在他印象里,过继之后就不属于赵家人了,怎么还会被抓?那这过继有什么用?
  
  对此,贾府最高大家长贾母说得一针见血,“即使过继出去,和赵家还是属于五服之内,遇到大案要案,五服之内的亲族都会被牵连。赵桓这个案子,显然属于圣人下令督办的大案子,自然赵家的小儿子也是逃不掉的。”
  
  最坑爹的是,律法明文规定,若是无后过继,只能过继五服之内的亲族,不得过继外姓人,也不得过继来历不明的人,当然,养生堂的不算“来历不明”。若有违反,一经查明,“杖一百,徒一年,继子归其母家。”不仅挨打,还要流放,过继的儿子也不算数,后果严重。
  
  贾琏找了本律法书查了查,还真是这样,甚至比贾母说得还要严重,一些特殊情况下,还有“家产抄没充公”的规定。
  
  贾琏这下才彻底明白,林如海为什么临死前没有过继一个儿子为续香火,而是把林黛玉托付给贾府。
  
  林家五服之内没有亲族,想过继也过继不了,只能自己生,却又生不出来。
  
  不仅如此,贾母在无人时还说了一句话,让贾琏彻底绝了过继的心思。
  
  她说:“若是圣人想办你,别说你过继了,就是死了,也能给你挖出来鞭尸。若是圣人不想追究,别说你恶贯满盈,就是下了地狱,也能给你捧到天上去。”
  
  典型的“说你好你就好,不好也好;说你不好你就不好,好也不好。”
  
  所以,有些人过继能躲过一劫,那是因为上面不想下死力追究,并不是过继真的有用。
  
  而贾家将来的事情,上面到底想不想追究呢?贾琏不知道,也不敢赌。
  
  贾母还说:“赵家这个小儿子,我隐约听说,只有八、九岁,却还是被抓走。这是有人想要斩草除根、不留后患。除非这个孩子不姓赵,除非他的身上没有流着赵桓的血,否则,别人看他永远只是赵家的孩子,是赵桓的种。为了不让这孩子将来长大为亲生父亲报仇,他就只能是这个下场。”
  
  赵泉德能换血吗?不能!能改姓吗?现代社会或许可以,可现在不行!别人会认为他和赵桓完全没关系吗?也不可能!
  
  所以,他即使过继,即使年龄小,也在被追捕之列,没有商量的余地。上面不想留活口,他就只能死。
  
  而贾琏自己呢,他现今用着的这具身体,实实在在流着贾家人的血,正正经经的贾赦的嫡子,贾府爵位第一继承人。
  
  最最最重要的是,贾琏如何看他和贾府的关系真的一点儿都不重要,关键的是贾府的政敌们会如何看、皇帝会如何看。
  
  即使贾琏心里并不把贾府人当亲人,可贾府的政敌会这样认为吗?他们会觉得过继能斩断血脉之情吗?他们会相信贾琏对贾府没有丝毫感情吗?会在将来放过他吗?
  
  贾琏不知道。
  
  他只知道,在外人眼中,他就是贾家的琏二爷,他和贾府是一体。他只知道,古代官员碰到政敌,讲究个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他只知道,碰到谋反案,大部分皇帝讲究个株连九族、宁杀错不放过。
  
  既然如此,与其低三下四地去奉承不知道怎么看他的政敌,求对方留他一条命,还不如堂堂正正地放手搏一把。即使将来死了,也是无憾。
  
  贾琏想了几日,终于彻底绝了过继的心思。又想,既然想要闯荡,那托庇在荣国府的大树下,自然要比单打独斗强。
  
  只是如何把荣府拉出泥潭,他这个刚刚毕业的职场小菜鸟并没有具体的计划。
  
  不过前世没事儿的时候,他看了不少小说,遇到贾府这种情况,一个最起码的原则还是心里有数的,就是无论怎么做,千万不能参与到夺嫡斗争中去,特别是在他不知道哪位皇子最终胜出的情况下。
  
  而现在各位皇子的情况,也让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原来他还指望研究一下进了宫的元春的情况,看看到底哪一位皇子会胜出,好提前来个偶遇,拉近一下感情,为以后的发展铺个路什么的。可研究了半月才发现,此路同样和过继一样,不通。
  
  因为元春跟着的不是哪位皇子,而是皇后。皇后的大儿子太子三年前一病死了,小儿子比宝玉还小一岁,颇得皇帝喜欢。皇后自然想叫皇帝立她这个刚刚两岁的儿子为太子。
  
  但皇帝虽然已经五十四五岁,年老却并不糊涂,若真的像书里说的提前退位成为太上皇,只要不想弄出个清君侧、几王之乱之类的事儿,绝不可能放着几个成年皇子不管,选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继承皇位,即使他再喜爱这个老来子也不行。
  
  其他的皇子中,皇位最有力的竞争者,也是现今斗得你死我活的几位分别是二皇子肃王,三皇子信王,五皇子温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