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精灵之黑暗虫师 > 第1155章 五木是个聪明人

第1155章 五木是个聪明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让我看看谁还有剩余价值……”
  
      梧桐嘴里自语自言,一只手就把大白羊扛着上了比雕的背上,把自己的外衣给她披上。
  
      她看似成了一个只会阿巴阿巴的弱智傻子,可实际上,这女人早回魂过来了。
  
      刚才发生的事情,使这位部长神智清醒过来后,人都傻了。
  
      梧桐不可能把她变成弱智,要完成真正的心灵控制,难听点用洗脑形容也行,那么目标就不能浑浑噩噩。
  
      要是让目标处于神智不清的迷糊状态,才能让其听从模糊的命令,那对他这种“大师”来讲,是完全失败的作品。
  
      真正漂亮的心灵控制,是目标明明知道自己被操纵,无论是慢慢对于被控制一事感到甘之如饴,还是深恶厌绝,却绝望的发现毫无办法摆脱,梧桐认为这才叫高端技术。
  
      特别是像百合这种歹毒女人,如果把她变成白痴,那么除了当一具香喷喷滑嫩嫩的人形玩偶,还有什么用?
  
      梧桐深感现在自己在这个灵兽世界可信任的手下不多,也就不得不对百合这种虽然心思歹毒,但做事能力确实强的老乡,多用点心思,把她变成自己人。
  
      梧桐看着四周景象飞掠,看着怀里大白羊慢慢流露出柔弱可怜的表情看自己,看她用在他眼里实在是拙劣的表演试图博取同情好感,他内心最深处一块依然坚硬冰冷如铁石,不为所动,外表目光却渐渐流露温柔,拥她入怀,为她遮挡寒风。
  
      换个无仇无怨的女性,他绝对不会做出这种强迫意志的行为,确实有需求,也会进行双方自愿的交易。
  
      可这位部长试图拿他血祭,梧桐就这一点,在心里已经不拿她当普通人看。
  
      当他回到俘虏所在的地方后,众人视线直了。
  
      他们的目光纷纷像磁铁一样,被吸在那具大白羊的身上。
  
      啪!
  
      梧桐用手重重拍打大白羊的后面,白色的肉如同碧波般一阵荡漾,他表情似笑非笑,扫过这里另外五人,道:“你们现在是我的俘虏,已经没有人权,对于逃跑者,需要惩罚,对了……这里是异界,不再是精灵世界,原世界的法律管不到现在这个世界,所以别指望跟我讲什么道德礼仪。”
  
      接下来,他开始在众人面前表演。
  
      之前没有在那树妖地盘全部吃掉这头大白羊,只让这头大白羊吃他,原因是仅需要攻破并种植第一层精神控制烙印,套上第一环宠物项圈。
  
      压榨剩余价值,而是要在这里进行后续工作。
  
      “精神类的运用里,有一种分类称得上大类,有时候它叫催眠,有时候叫暗示,不过我喜欢直接一点叫控制。”
  
      梧桐寻找到一块合适的大石头,把大白羊押上去,然后用手做前期工作。
  
      他对着被强行押着在身后隔着五米以上,围成一圈的俘虏与两名被精神控制的手下玉手洗和迪斯,继续颇为神经质和邪恶的说道:“我认为控制的最高层次表现,是明明控制者告知了一切,可被控制者仍然只能看着自己一点点滑入深渊,有点儿像……对,一个人很贪婪,那控制者就用贪婪来控制这个人,而这个人不是被控制者所控制,而是被他自己的贪婪所控制,这几乎是无法反抗的控制,我认为最高层次的这种控制,几近艺术。”
  
      梧桐抽回不再干燥的手指,开始对着众人面对面欺入大白羊。
  
      “你们认为,现在百合部长心里在想什么?”
  
      “百合部长,你觉得他们看着你现在的模样,心里又在想什么?”
  
      梧桐设计的舞台剧,连每个人的位置都很讲究,大白羊俯在大石头上,却面向围成半圆的众人,让大家清清楚楚看到她的脸。
  
      而他则站在她背后,一手握长发,一手抓手臂,开始了激烈的驾驶。
  
      阳雪很是讨厌这种复杂要求,主人需要它的念力压制保持一定宽松,也就是让那个人类雌性可以在规定的空间里任意挣扎反抗,但最终怎么也逃不出掌控,让她渐渐反抗到绝望。
  
      此时此刻,在这个舞台剧上,每个人心理状态变化都非常激烈和高能。
  
      百合部长被五双眼睛盯着,只觉得全身上下都发红了,被押在石头上的时候,心里涌出的羞耻之强烈,比不久前醒悟过来自己吃高能营养泥的羞愤更加猛烈,差别就像大坝崩堤和大洋海啸那么大。
  
      直到被罪魁祸首从背后刺穿身体,撕裂般的痛楚让她面目扭曲,嘴里发出痛苦的尖叫声。
  
      “如果这时候把你扔去血祭的话,肯定能比你十天前只是粗糙的用痛楚刺激情绪所产生的生命能量更猛烈吧?”
  
      背后,那魔鬼的声音飘入百合部长的耳里,让她痛楚之色渐减,分走了心神。
  
      前方,那五个都是男人的老乡们露出男人看着这一幕都有的表情,更让百合部长心里情绪复杂极了,她咬牙切齿冷笑,身体一动,扯到伤处,嘶的倒吸一口冷气,却只一停顿,继续说道:“我可看不出来正在**我的你,会是什么好人?!”
  
      “好人?”梧桐哑然失声,笑了出来,用力向前一拱,终于开始动起来,大笑道:“我就是个正常人,性别男。”
  
      在精神方面,他用精神力开始刺激她的情绪,粗鲁而不精细,明明白白让她知道有异种能量在干扰她,让一些情绪异常。
  
      在物理层面,他那不怎么强大的念力,以极为精细微妙的操作刺入缝隙,幻化成多只念力之手,从耳朵到脚底,每一个神经密集的地方都被不断刺激。
  
      仅仅几十秒,在这恐怖技艺刺激下,百合部长就被打败到丢盔弃甲了。
  
      梧桐一半心神意志投入原始享受,另一半,则在以冷酷无情的精密仪器状态和态度,宛如外科手术刀一样操纵着精神力触须,悄然无声潜入那五名既是观众又是演员里的三位俘虏的心灵王国里。
  
      这就是压榨百合部长剩余价值,刻意在这里表演的主要原因。
  
      以她作为雌性的丰厚本钱,配合这类型表演,能很自然的引动另外三名男俘虏的心神注意力,当他们欲念被勾动起来后,自然就像血液冲向下方而脑袋失守智商降低一样,心灵防线也变得单薄,守卫心灵的卫兵们都探头探脑去瞧好戏了,谁还能专心守住防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