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为妃 > 大结局 四

大结局 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欧阳涛想着外面的局面都控制住了,里面又握着最重要的几个人,就觉得自己儿媳说的有点道理,点点头道:“把他们都带到皇上那边去,若谁有什么动作的话,直接格杀勿论,”他是想杀鸡儆猴了。

    这些人,滑的很,一个不小心,自己就得翻船了。

    “快点快点,谁要拖沓,别怪小爷的刀子太狠,”狐假虎威,就是这种人。

    在刀子的威逼下,就算是疲惫不堪的皇后也不得不跟着一起走,她是心力交瘁加惊恐,浑身没有力气,可没有人扶着她,只要她稍慢了几步,就会被后面的护卫训斥着,推着,样子极其的狼狈,跟以前的高高在上,完全不一样。

    “下一步怎么走?”事情,越来越不朝着他们安排的方向走了,唐廷玉的心里充满了紧张,尤其是听到欧阳夫人说云王府已经被控制住了,那就是说,念儿也在欧阳家的人的手里了。想起这一点,他的心就揪紧了,想着他们还有跟欧阳家斗的资格吗?

    瑾萱因为小世子已经失了斗志,处处被限制着,什么安排都乱了,这样下去,迟早会出大事的。

    “走一步算一步,”瑾萱的双眼盯着抱着小世子的欧阳夫人身上,见她抱着孩子是满脸喜悦的,也不肯交给别人,就自己这样死死的抱着,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孩子的亲奶奶呢,弄的瑾萱一脸迷糊,总觉得事情哪里有不对劲。

    大长公主看到这一幕,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紧紧的抱住自己的女儿,搀扶着太后往前走,心里极其的悲凉。

    谁能想到,母后经历了那么多,本可以颐养天年的,却还要遭受这样的羞辱。若母后是皇上的亲母的话,遭受到的羞辱恐怕会比如今更多吧。

    昨天高高在上,辉煌奢侈,今日哭哭凄凄,小命不保,风云变幻,这就是所有人期盼的皇家富贵吗?

    当年的前太子,也经历过这些,但那是因为皇上清理门户,所以皇嗣基本都保留了下来。如今,却是欧阳家叛乱,皇嗣还能留下吗?

    恐怕斩草除根都不能让欧阳涛消除心头的隐患,弄的大长公主再一次的叹息,头大了。

    “母亲,”还在心惊胆战中的婉芙听到母亲的叹息声,有些不安的喊着。

    “没事的,”看着胆怯不安的女儿,再看一眼前面就算自己的儿子被敌人抱在手里威胁都不动一下眉头的唐瑾萱,大长公主在心里承认,自己的女儿再怎么好,也比不上唐瑾萱——她这个年纪,能如此沉稳,不骄不躁,还真的是不可多见啊!

    也难怪什么都不放在心里的云王能把她捧在手心里,细心的呵护着,让她受尽一切的宠爱,这不是没有原因的。

    当初,驸马不也是这么对待自己的吗?

    他曾经说过,若她是刁蛮任性的公主,就一辈子晾着自己,可了解她的性子,心动之后,就会百般的呵护着,不让她受一点点的委屈……原本,他们可以白头到老的。

    想起了逝世的驸马,大长公主的眼里有浓浓的遗憾,那哀伤的眼神,让婉芙知道,母亲又想起了逝世的父亲——她没有经历过那种生死不渝的深情,对于母亲始终如一的惦念着父亲的行为很不理解。

    等到她成亲之后,才明白母亲的那种心情,牵挂,也是一种幸福。

    “父亲,四皇子的人护住了皇上的寝宫,我们进不去,”欧阳空有些狼狈的禀告着,脸色阴沉,为最后不成功的一击而恼怒。

    “四皇子?”欧阳空是得了他的命令先去的,没想到会得到这样的信息,弄的欧阳涛蹙眉不悦道:“他怎么会在宫里?他的兵马从何而来?”连皇贵妃跟晋王都没有兵马,他的手里怎么会有兵马呢。

    这个四皇子一直被人漠视,甚至,很多人都记起五皇子,却忘记了宫里还有一个四皇子——因为皇上也不管他,所以他的生死,没有人在乎,更没有人想到,他手中还会有兵马?

    “不清楚,但父亲,我们的人打不过他,”欧阳空很是挫败的道。

    “走,去看看,”他的手里有那么多的皇亲在手,就不怕四皇子不投鼠忌器。

    皇上的寝殿门口,气氛更加紧张,所有的护卫拔刀相向,只要各自的主人一声令下,将会血流成河。

    “四皇子,你好大的心机,藏的那么深,呵呵,”欧阳涛看到身穿着护甲的四皇子,一身器宇轩昂,跟以前懦弱的气质完全的不同,竟有了几分高高在上的气势,让人不敢小觑。

    四皇子坦然的面对着欧阳涛,冷笑道:“本皇子再怎么心机深,也深不过欧阳涛你啊,一个老匹夫,竟然敢肖想我冷氏江山,真是不知廉耻!”

    “呵呵,四皇子,不管你说什么,老夫都无所谓,你瞧瞧,看看我手里的人,哪里可有你的母后,太子哥哥,还有你皇祖母跟皇姑姑呢?你真的想要为了这个皇位,害死所有人吗?”他就不信了,四皇子的心,如此的冷酷。

    “四皇子,你别乱来,要是我们都死了,你当了皇上,也会日夜不宁的,”太子一见到四皇子竟然拥有兵马,心情就狂暴了。

    四皇子冷漠的扫了一眼太子跟皇后一眼,冷酷道:“太子,你眼前的人是你的亲外公,你母后是他的亲生女儿,他都能下得了手,为何本皇子下不了手?你们死了,本皇子才会无忧无虑,舒心的当这个皇上了!”

    皇后等人一听,脸色大变,怕四皇子真的会那样做。

    “四皇子,你的兵马从何而来?你这个是造反,你知道吗?”皇后有些语无伦次了。

    “那是父皇交予我的兵符,皇后娘娘觉得这还是造反吗?”四皇子斜睨了一眼皇后,冷笑道:“就不知道欧阳家这算是什么了?”

    欧阳涛面对这样的情景,蹙眉思索着,觉得四皇子说的话是对的,没有了晋王跟太子,五皇子没了母妃,年纪又小,这根本不能跟他争,所以四皇子根本不会在乎他们的,心里就有些急躁了。

    他在想着,怎么样才能扳倒四皇子。

    瑾萱看着气势昂扬的四皇子,心里微微有些欣慰,那都是云王的功劳,他把懦弱无声的四皇子变成了如今颇具气势的四皇子,那种感觉,真的好奇妙啊!

    “我一直以为四皇子是最没用的,”一直沉默不语的太后突然蹦出了一句话,她虽然不管后宫的事,但该知道的事,她是一件都不落的。

    “谁说不是呢!”连大长公主都附和着,心里唏嘘不已。这太子跟晋王你死我活的争斗了那么多年,欧阳涛心心年年了多少年,最后,却是四皇子胸有成竹,还真的是一场笑话。

    老天还是眷顾没有野心的人。

    “云王妃,你手中不是有人马吗?你命令他们把四皇子打下去,只要你胜了四皇子,老夫就把小世子还给你,”欧阳涛想到了一个对自己来说,最为安全的办法——只要四皇子跟唐瑾萱两败俱伤的时候,自己的人马再收拾他们,就轻而易举了。

    有小世子在手里,他不怕唐瑾萱不答应。

    唐瑾萱听到他的话,嘲弄的冷笑一声,讽刺道:“欧阳大人,本王妃给过你两次的机会,你都一而再,再而三的言而无信,你觉得本王妃还会相信你吗?”他是真当自己是白痴,看不出他眼底的算计吗?

    “你敢不答应?你就不怕我杀了小世子吗?”欧阳涛怒不可恶的威胁道。

    “你敢,”这一次,瑾萱也不退缩了,而是直接挑明道:“欧阳涛,你敢动小世子一根寒毛,你信不信,我立刻让四皇子跟风琪峰的人马聚在一起,把你欧阳家带来的人统统灭掉,连你跟你儿子都出不去!”

    小世子握在他手里,自己是担心,可他还不敢杀了孩子,那等于什么把柄都没有了,他那么怕死,会没有顾忌吗?

    欧阳涛万万没有想到,方才还能威胁她的小世子这会儿竟然没有用了,心里忍不住惊愕了一把……局面,就此陷入了僵局。

    “父亲,该怎么办?”欧阳空有些气急败坏的问道。

    皇位唾手可得了,竟然在最为关键的时刻僵住了,他心里怎么能不急呢。

    “本王来告诉你,该怎么办!”一道陌生的声音突然响起,让所有人都震住了。

    瑾萱听到那陌生又熟悉的声音,觉得那跟做梦似的,有些不敢置信的瞪大了双眼,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在众人的惊愕表情吓,云王穿着将军战服,带着兵马,神情冷酷的走了进来,身上没有一丝的不妥。因为在外面的风吹日晒,只有原本白嫩的皮肤变的有些黝黑,人也消瘦了几分,却更显得成熟。

    “你……你怎么回来的?”欧阳涛惊疑的质问着,突然拧头怒视着皇后质问道:“你没有派人去截杀他?”

    “派……派人了,而且,整个京城都被控制住了,他根本进不来的,”皇后有些胆战心惊的道,完全忘记了,云王进宫,事情肯定有变,她这样,等于是让自己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这样做,你们,怎么会上当呢?”云王冷漠一笑,眼里竟是嘲弄。

    “什么……什么意思?”欧阳涛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可始终说不上来。

    “皇后娘娘的野心就跟欧阳大人一样,一时半刻都等不下去了,可惜,本王这个护国王爷若在京城的话,欧阳大人怎么敢奋力一搏呢,所以本王就如了欧阳大人的心,吃些回京,免得耽误了欧阳大人的安排,”云王好整以暇的说道,眼里是深深的沉稳。

    “你……你是故意的?”欧阳涛这会儿说话的声音都颤了。

    “不清理掉你们这些扎根了的老顽固,又怎么给四皇子一个清平天下呢?”突然的,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紧闭的寝宫门口打开了,出来的是消瘦了不少的皇上,尽管此刻他的面色阴沉难看,但眼神里迸发出来的气势,还是让一些人畏惧。

    “都……都是预谋好的……都是预谋好的,”皇后一见到身体虚弱却不减精气神的皇上,整个人都颤抖了,为自己所作所为而后怕。

    “为什么?父皇,为什么皇位不是儿臣的,为什么是最没用的四皇子的?”太子第一个不答应,他想不明白,为什么属于自己的皇位,最后却成了四皇子的呢。

    皇上看了一眼自己原本抱以厚望的长子,摇摇头,叹息一声道:“你被你母后宠坏了,连点担当都没有,又有什么资格当皇上呢?”心里说没有遗憾,那是不可能的,毕竟自己当初得来的皇位不是光明正大的,所以他极其的希望自己的长子能名正言顺的当皇上,却不料还是失望了。

    “不,皇上,臣妾没有……,”皇后一听,立刻惊叫着道。

    “欧阳涛,你还想负隅顽抗到底吗?”云王冷喝一声,战场上经历过的血腥,完全在这个时候体现出来了。

    “……,”欧阳涛脸色苍白的看着这一切,想到自己若是失败的话,欧阳家族就等于满门抄斩,不留一个活口了,就摇着头拒绝着,“不,我不能失败,不能失败……云王,你的儿子在我的手里,你要是不放下你的兵器,别怪我不客气了!”

    “王爷,孩子……,”瑾萱再也忍受不住了,就怕欧阳涛会来个鱼死网破,她承受不起那样的结果。

    “夫人,快把小世子抱过来给父亲,”欧阳空见事情有门,就立刻出声喊着,却得不到一丝的回应,心里闪过一丝不好的念头,回头一看,哪里还有欧阳夫人的身影啊!“夫人,夫人……,”

    “别喊了,”云王跨步上前,走到四皇子身边,俊逸的面容上只有杀伐果断的冷酷,“跟你们比起来,欧阳夫人算是最为聪明的!”

    “什么意思?”欧阳涛跟欧阳空异口同声的质问道。

    “老夫人,付不起,我不能看着欧阳家被满门抄斩,”原本消失了的欧阳夫人泪流满面的出来了,而她手里根本没有小世子。

    “你个贱。人,你把小世子弄到哪里去了?”欧阳涛脸色巨变的质问道。

    “爹,欧阳家完了,”欧阳夫人看着快要发疯了的欧阳涛,苦笑着道出了如今的现状,“云王老早就安排了人,当欧阳家的人出手的时候,他却对着欧阳家出手……他带来的都是上战场,杀过人,喝过血的人,你的那些人,能是他们的对手吗?不要说云王府,就连公主府的大门都没进呢,人就全部被抓住了,我们还有胜利的可能吗?”

    欧阳夫人的话一说出来,所有人都惊喜不已,因为他们的家人没事,而他们又站在了对的一边,以后还怕没有好日子过吗?

    虽然胆战心惊了一把,可家人都在,高官厚禄又保住了,怎么能不高兴呢。

    “你个贪生怕的,你背叛了欧阳家?”欧阳空怨怒的瞪着自己的夫人,心里慌极了,也后悔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