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重生嫡女为妃 > 大结局 三

大结局 三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果然,瑾萱的话一落下,林婉清就又想开口了,她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始终没有出现的云王,他会成为这件事成败的关键,心里总有一丝不安。

    可她是聪明,却不了解一个男人对皇位的觊觎之心到底有那么多的浓烈,更不知道造反跟名正言顺的区别在什么地方,所以她还没开口,就听到欧阳涛点头道:“好!”

    对他来说,没什么事情比这个更顺利了,毕竟唐瑾萱身后的都是些没有功夫的文臣,只要困住了他们,就算是云王来了,他也不怕。

    小世子跟云王妃都在这里,他还怕什么呢。

    “云王妃,婉芙……,”大长公主很不想在这个时候开口,可看到女儿被人扭着胳膊抓着,心里格外的疼——自己从小捧在手心里的女儿,何时受过这样的委屈。

    “欧阳大人,小世子你都要放了,婉芙县主就更没必要抓着了,她只是个县主,没什么利用价值的,”瑾萱淡淡的提醒着,语气里一点紧张都没有。

    “先把她放了,”为了显现出自己的诚意,欧阳涛很大方的放人了。

    在他的心里,云王妃等人就是他案板上的肉,杀不杀的,就凭着他一句话,所以根本不在乎。

    “母亲,”婉芙县主一回到大长公主的身边,眼眶立刻委屈的红了。刚才经历过的事,是她这辈子经历最最可怕的。可她不敢哭,不敢喊,就怕惹怒了人家,一刀就杀了她。她死不要紧,可母亲怎么办,她绝对承受不住的,所以她死死的撑着,在回到母亲怀里的那一刻起,心里的惊恐才消失了。

    “不怕,没事了,没事了,”大长公主紧紧的抱住了她,若是有人仔细的关注着的话,就能发现,她的手都是在颤抖着的,面色都不正常了。

    婉芙其实很想哭的,委屈的大哭一场,好把心里的惊恐发泄出来。可是,她知道这个时候的紧张,不敢哭出来,只能依偎在母亲的怀里,半句话都不敢多说。

    “云王妃,让欧阳大人把晋王也放了吧,他是你外甥女的父亲,你不能不管他啊!?”皇贵妃见欧阳涛很听唐瑾萱的话,就把希望都压在她的身上,希望她能说服欧阳涛放了晋王。

    看到自己的儿子被人用刀架住脖子,皇贵妃的心都快跳出来了。

    瑾萱冷冷的瞥了她一眼,一言不发,装作没听到。

    陈月舞都放弃晋王了,她还救什么?她可没有忘记,刚才在里面的时候,皇贵妃是怎么用狠毒的心思要置自己于死地,自己要真的救下晋王的话,那就是犯贱。

    “云王妃,求求你了,你不想看着小郡主才出生就没有父亲吧!?”皇贵妃看到唐瑾萱根本不理会自己,就连忙出声求着,这个时候,也不想要什么面子,尊严了,只要活下去,以后他们还是高高在上的皇亲贵族,要是死了,就什么都不是了。

    “唐瑾萱,当初,不是你让我娶的陈月舞的吗?如今,你要害的她没有夫婿吗?”晋王在看到自己母妃的眼神后,连忙叫嚣着,想要威逼着唐瑾萱先救自己。

    看着晋王那虚伪的嘴脸,瑾萱很想仰头大笑,笑自己的眼拙,恨晋王的虚伪无情,“晋王,你知道前几天,晋王妃带着小郡主来云王妃与我说了什么吗?”

    “她说什么了?”晋王显得有些心焦。

    “她说,哪怕你抱抱小郡主,你梦想的一切就在眼前……,”嘲弄的语气里尽是唏嘘,命运捉弄人。

    母子两人面面相觑,对视了一眼后,完全不明白她到底说的是什么。

    “这个,你们不认识吗?皇后,你也不认识吗?”说着,她把怀里的玉佩拿了出来,放在阳光下,摊开面对着众人。

    “你从哪里找到的?”皇后率先叫了起来,看着那块玉佩惊叫道:“父亲,那就是能命令京城护卫军的信物……,”她找了一辈子都没有找到,唐瑾萱到底从哪里找到的?

    皇后一叫出来,众人都明白了那东西的用处,可晋王却迷糊了,“云王妃,你说的话,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只要抱了小郡主,他梦想的就会在眼前呢。

    “这是由两块玉佩组成的,一块当年大长公主交给了我的母亲,另一块却在陈月舞的身上,她一直放在小郡主的身上,可惜你一见到晋王妃为你生的是个女儿,连看都不看一样,更何况是抱了……,”瑾萱说到了这里,见晋王的眼里闪过了后悔,懊恼还有恨意,他应该在责怪表姐直接交给他吧。

    这个自私的男人,从不觉得自己做错了,错的永远都是别人。

    “她把这个给你了?”晋王眼里闪过狂暴,怨怒的质问道。

    陈月舞竟然不把玉佩给自己,竟然给了唐瑾萱,她到底什么意思?她是不想让自己当皇上,不想看到自己好吗?

    她还是自己的王妃吗?

    她难道不知道,自己当不成皇上,失败了,她跟女儿也会死的很惨的……这些,她都不管了吗?

    “是,”瑾萱看到犹如疯子一般的晋王,嘴角扬起一抹尖锐的笑意,犹如刺刀般,狠狠的扎进晋王的心口。“唯一的条件就是护她母女平安,别无其他所求……,”

    “不……你胡说,胡说,那玉佩根本不在她的身上,她当初的嫁妆我都看过……,”晋王摇头拒绝这样的答案,那太狠了。

    “那是我外公的,交给她自己选择,留给我还是送给你,结果,你知道了,”谁都没有想到,那块玉佩竟然在陈家,呵呵,谁能想到呢。

    所以,才有了唐家的不能离开京城跟陈家的不能入朝为官,先皇是步步相扣,环环精细啊!

    “竟然在陈家,竟然在陈家……,”皇后是最为激动的,她万万没有猜测到,不能入朝为官的陈家竟然拥有了另一块的玉佩,她猜测了一辈子都没有猜出来,这是老天在捉弄她吗?

    “把它给我,”欧阳涛一听到玉佩的作用,立刻叫着嚷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