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白骨大圣 > 第216章

第21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
  
  晋安他们被几具吊死在头顶上方的拔舌尸体,挡住了前路。
  
  看到这些拔舌尸体,晋安想到了老家里逢年过节,都会晾在阳台阴凉处被的酱油肉。
  
  那些拔舌尸体的血肉被风干。
  
  身体黑乎乎,干巴巴。
  
  身体被绳索静止吊死,吊在空中一动不动的静止。
  
  这些人全都死不瞑目,眼珠子早已腐烂没了空洞洞眼眶,注视着从外头进来的人。
  
  他们嘴巴大张,伸出不见了半截的舌头。
  
  似乎是因为生前被割掉舌头后,死得很痛苦,所以嘴巴痛苦张开,吐出半截舌头。
  
  “这些拔舌尸体看着真凄惨,让老道我想到了拔舌地狱。”
  
  在民间传说里。
  
  地狱有十八层。
  
  其中有一层地狱就是拔舌地狱。
  
  相传堕入拔舌地狱的人,都是挑拨离间,背后中伤他人的小人。
  
  现在晋安他们,就被眼前这些拔舌死人挡住前路,这些死人四肢低垂,脚尖离水面很近。
  
  他们要想过去,势必会碰到这些拔舌死人的脚尖。
  
  这些拔舌死人,一动不动的静止吊死着,也不知道如果有外来者惊动了这些拔舌死人后,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结果?
  
  就着积尸洞里的大量磷火,隔着远远观望,晋安忽然惊诧一句:“老道,你有没有觉得,这些拔舌死人里,其中一个死尸有些眼熟……”
  
  老道士闻言,仔细看去。
  
  他眼角肌肉一跳:“娘嘞,有一个拔舌死人是刚死不久的人,嘴巴里还在滴血呢。”
  
  “这人老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跟阴间摆渡人同船的其中一名民间驱魔人吧。”
  
  可不是嘛。
  
  之前因为隔着远,虽然有尸体磷火照明,但洞内视线昏暗,终归是视野有限,所以一开始没察觉到异常。最后晋安还是通过衣服新旧程度不同,这才察觉到其中一具尸体的异常来。
  
  那具刚死不久的尸体,就跟其它死人一样,嘴巴大张,舌头被拔掉半截,嘴里还在血琳琳的往外滴血。
  
  他脸上表情痛苦的两眼大睁。
  
  死不瞑目的痛苦,狰狞两眼,直勾勾盯着一切外来者。
  
  画面诡异。
  
  瘆人。
  
  “小兄弟,你说这位驱魔人是怎么被吊上去的?又是怎么被拔掉舌头的?”
  
  “总不可能是他自己求死,自己狠心拔掉自己舌头,然后再拿绳索套上自己脖子给吊死的吧?”
  
  老道士好奇说道。
  
  晋安同样是讶色看着驱魔人被拔掉是舌头后的上吊尸体,身为驱魔人,各个本事不凡。
  
  尤其是这次府尹大人为了斩杀龙王,品定龙王案,所选的这些民间驱魔人,都是有真材实料的驱魔人,绝不是那种骗吃骗喝的江湖神棍。
  
  连驱魔人都栽在这里,死得这么诡异,晋安也很惊讶,这些驱魔人究竟是怎么遇害的?
  
  “有驱魔人死在这里,却没看到剩下的阴间摆渡人、风水先生他们,难道他们又比我们快一步,通过了眼前这个拔舌地狱?”
  
  老道士在到处都是被江水泡得发白的积尸洞里,四处转头寻找阴间摆渡人那些人的下落,但的确是没找到一个人影。
  
  “看来阴间摆渡人他们应该是真的通过了……”老道士思索道。
  
  “老道我咋觉得,这阴间摆渡人载着的一船人,每通过一个险地,就会必死一个人,小兄弟你说这些死的驱魔人,会不会是被故意献祭给死人的买路财?”
  
  “有句话不是叫,有钱能使鬼推磨吗,人生前的阳寿、阴德,对于死人,正是最值钱,最诱惑的。”
  
  老道士越说越觉得他的猜想有道理。
  
  “献祭活人,借阴路?”
  
  “这就是阴间摆渡人跟风水先生所说的摆渡借阴路规矩?”
  
  经过老道士这么一提醒,晋安目露恍然与讶色。
  
  “摆渡借阴路,借的是死人路,正所谓有钱能使鬼推磨,要想从死人堆里借阴路,就要付出等价的代价,而这一命换一命,也算是等价代价,然后让鬼帮阴间摆渡人借到阴路,安全通过去。”
  
  能草菅人命。
  
  做事这么冷血无情。
  
  晋安已经把这阴间摆渡人归纳为邪修。
  
  既然有驱魔人死在这里,那么如此说来,这些拔舌死人出现在这里挡住他们去路,果然决非是墓主人用来单纯吓人的无聊把戏。
  
  本着慎重考虑,晋安打算尝试从两边绕过去。
  
  可很快发现。
  
  木筏想要从两边找空隙绕过去并不现实。
  
  这个积尸洞里,到处都是绿色磷火,水道两边堆满了高高尸体,那些尸体死而不腐,高出水面,在尸体上燃起很多磷火,照亮了这片尸洞。
  
  这些高出水面的大量堆尸,除了是视野照明的源头外。
  
  也是一种障碍。
  
  阻挡了木筏从两边绕路的可能。
  
  现在摆在晋安他们眼前的,只有两条路了。
  
  要吗是硬闯拔舌地狱。
  
  要吗就只能放弃木筏,上岸后,踩着尸山绕过去了。
  
  晋安找老道士和削剑商量,上岸绕行的可行性。
  
  “老道我咋觉得,上岸走在那么多尸堆里,比单独面对眼前几个拔舌死人,反而更加凶险,总有种心神不宁的预兆。”
  
  老道士看着水道两岸的那么多尸山,总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紧张说道。
  
  晋安沉吟。
  
  说实话,老道士的担忧,其实也是晋安的心底担忧。
  
  所以他才会问问二人意见。
  
  “削剑,那你觉得我们是继续乘坐木筏前进,还是上岸绕行?”晋安问向削剑这位盗爷。
  
  好在自从进入积尸洞后,一路就只有一条水道,削剑没再弯腰喝水了。
  
  不然。
  
  即便强如晋安和老道士的心理素质,都实在不愿去想那个画面……
  
  一脸木讷,木然表情的削剑,木然望望吊死在几丈外头顶的拔舌死人,又望望两岸的积尸洞。
  
  “徒儿觉得三师弟说得对,岸上有更大的危机。”
  
  老道士:“……”
  
  果然他刚才担心削剑安危时白哭了,这一口一个三师弟,老道士表示他那老当益壮的心灵很受伤呐。
  
  就在三人在商量着该怎么过去眼前这些拔舌死人时。
  
  哗——
  
  哗——
  
  哗啦啦——
  
  “嘘,有动静!”
  
  晋安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