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123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385章 美好的恋爱,完美的婚姻,钱家小欢喜.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林磊儿来的很快,身后没有带一人,就自己来的。
  
  在一个烧烤店里,一个角落的位置,桌面上摆放着已经点好的烧烤,还摆放着几瓶白酒,脚边还有几箱啤酒,一副不醉不归的架势。
  
  “哥~你……”
  
  对面坐下的林磊儿见钱文有些颓废,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迟疑道。
  
  钱文抬手把杯中啤酒一饮而尽,酒液从嘴角滑落,他随手一抹。
  
  “磊儿,没打扰你和绵绵吧。”
  
  景绵绵,林磊儿的女朋友,一个娇小可爱的南方女孩,性格温婉,说话柔柔的。
  
  现在他们还在热恋期,一分一秒都不愿对方离开自己的视线。
  
  “没有。”林磊儿摇了摇头,见钱文又满上一杯啤酒,他想了想没有拦着,也拿了一个空杯子,满上酒。
  
  钱文和他碰了个杯,又一饮而尽,林磊儿也随之喝完杯中酒。
  
  钱文又倒满,林磊儿也倒满,钱文接着一饮而尽,林磊儿也跟着。
  
  在他喝完这杯酒,又想满上的时候,钱文一把拦下了他。
  
  林磊儿不解的看向他。
  
  “你酒量不行,叫你来是当垃圾桶,送我回爸妈家的,别到一半你趴了。”钱文又给自己满上,不过这次是白酒,他又给林磊儿倒了半杯啤酒。
  
  “哥,你这是怎么了?我能帮到什么么?”
  
  林磊儿从没见过这样的表哥,颓废,麻木,看着心痛,他心中的表哥一直是自信阳光,为他人遮风挡雨的。
  
  听了磊儿的问话,钱文一下灌了三分之一的白酒。
  
  一下火辣辣的,五脏六腑都能清晰感受到。
  
  辣意让钱文咧了咧嘴,一会后,缓缓吐出一口酒气。
  
  林磊儿看了皱眉。
  
  “我和迪迪分手了,就刚刚。”钱文往嘴里扔了几颗毛豆,没有感情的说道。
  
  他现在就需要一个倾听者,不需要安慰,不需要评论,闭嘴就好,见证他们全过程的磊儿是最好的人选。
  
  “啊!?”林磊儿眼睛一突,然后张口结舌道,“哥……嫂子……你们……”
  
  真是太意外了,这个消息让他撞破脑袋都想不到。
  
  “我不需要安慰,也不需要磊儿你说什么,我宣泄,你听,我不想一人坐这自言自语,像个傻子一样。”
  
  钱文呼出口气,又喝了杯中一半白酒。
  
  林磊儿有些被这个消息冲懵了头,有些口干,喝了口啤酒压惊。
  
  表哥和嫂子那么恩爱,表哥为了嫂子还专门投资娱乐公司,嫂子也很爱表哥怎么就……太突然了。
  
  钱文没理林磊儿的表情,开始了自己的絮絮叨叨。
  
  “迪迪一开始选择北影,梦想大银幕,我都是很支持的,
  
  人嘛,都有个追求,挺好,真的挺好。
  
  可慢慢的我们聚少离多,我想法就变了,有些不愿意她再在娱乐圈了。
  
  不是护不了她,而是她名气越来越大,公告越来越多,她也喜欢万众瞩目,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们在一起时间连尾巴的时间都够不上。
  
  这让我很恼火,我喜欢家人在一起,吵吵闹闹,喧嚣,旅游,恩爱,携手逛街。
  
  有些小市民,可我就想这么过,而不是一天人影都见不到。
  
  我建立公司创造财富,是为了家庭,想让一家人和和睦睦,不为生活烦恼。
  
  可每天醒来,我床的另一半是冰冷的,没有气温的,大大的房子里除了我还是我,这不是我能接受,和能忍耐的。
  
  你们一直以为我和迪迪不愿结婚是怕迪迪的粉丝知道了,让她的人气流逝,其实不是,迪迪今年其实跟我说过,可以结婚的,她不怕人气流逝,她相信她自己能在大银幕中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
  
  可我拒绝了,我一直知道自己想要的婚姻是什么,就很简单,老婆孩子热炕头。
  
  迪迪放不下万众瞩目,而我不想结婚后看似有个家,可其实里面就我一人。
  
  磊儿,读过鲁迅的《秋夜》么?
  
  其中有句话是,我家门前有两棵树,一棵是枣树,另一棵也是枣树。
  
  好孤寂啊,好单调,好孤独。”
  
  林磊儿静静的听着,当着一位很好的倾听者。
  
  “这让我想到了,家里床上有两个枕头,一个是我的,另一个也是我的。
  
  那结婚又是为了什么?为了给民政局9块钱么?
  
  哈……哈哈……”
  
  说着,说着,钱文自己笑了,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反正突然就想笑。
  
  “刚刚我和迪迪见面了,她脸色有些憔悴,可是眼睛很亮,可以看出她享受其中,这是她所追求的。
  
  可我已经忍受不了名为情侣,爱人,可天各一方。
  
  我让迪迪残酷的选择了。
  
  是离开她热爱的大银幕,经营我们的小家,还是和我分手,去追求她的万众瞩目。
  
  自古以来,鱼与熊掌难以兼得。
  
  我也不想在等了。
  
  可现在我在喝酒,我一直承诺的从始至终被自己打破了。
  
  我和迪迪的人生观念冲突了,她追求的和我追求的难以相容。”
  
  “是嫂……嫂子主动说分手的?”林磊儿迟疑问道。
  
  钱文莫名的笑了笑,杯子白酒一下倒满,然后一饮而尽,辣的咧嘴。
  
  好一会缓过劲,钱文才说道,“其实今天我和迪迪本应该是见不了面的,她昨天拍完电影,今天应该飞魔都,拍摄一个品牌广告。
  
  可我让她回来了,她一定以为是那个品牌公司调整了安排。
  
  呵呵……”钱文自嘲的笑了笑,“是不是很卑鄙,是我让她回来残酷选择的,我自己下不了决心,逼她做出决定。”
  
  钱文又端起杯酒,林磊儿急忙给他递上几串羊肉串,“哥,你吃点在喝,要不明天会头疼的。”
  
  钱文接过撸了几口,囫囵吞枣似咽下。
  
  “现在的我到了顶点。
  
  今天就是迪迪没有选择,我也会给出决断的,其实我……其实我应该早就想好了。”
  
  钱文又絮絮叨叨说了一堆,思路很凌乱,东一榔头,西一棒槌的,他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反正就话多,话很多,都是他和王一笛的。
  
  到最后钱文不知道他是怎么离开烧烤店的。
  
  第二天,他在一个酒店套房醒来。
  
  “啊~”
  
  头很疼,很疼,让钱文不经抱头痛叫。
  
  “哥~”
  
  听到声音的林磊儿急忙推门进来。
  
  “哥,是头疼么?
  
  我马上让酒店送食膳过来,吃了后会好点的。”
  
  “磊儿,口渴。”钱文揉着头说道。
  
  “好的。”林磊儿急忙去冰箱取矿泉水。
  
  钱文揉着头起身,见身上穿着的竟然是睡衣,摸了一下脖颈,黏糊糊的,还有一股酒味。
  
  看来是昨晚断片后,吐了。
  
  摇摇晃晃往套房客厅走去,磊儿拿着水迎面走来,见他摇摇晃晃的伸手就要扶他。
  
  钱文单手扶头,止住林磊儿的动作,“身上一股酸臭味。”
  
  接过水,先漱了漱口,才猛灌水。
  
  也不知道昨天他喝了多少,头疼,口干,胃也不舒服。
  
  “哥好点没。”一旁的磊儿担心问道。
  
  “难闻死了,磊儿给哥放个水,哥想泡个澡。”钱文嗅了嗅身上,皱眉道。
  
  “好的哥。”林磊儿到浴池蓄水去了。
  
  窗下,钱文找了个阳光普照的地方,半躺着晒着太阳。
  
  心里难受又轻松,一种很复杂的感觉。
  
  其实相恋到了现在,他和王一笛都有些煎熬了,爱没以前多了,有一人妥协,他们还能继续存续下去,可他和王一笛都算事业有成,自信满满,他们就成现在这样了。
  
  钱文心中有一些后悔,当初就不应该大力帮王一笛进入娱乐圈,要不然王一笛是有可能放弃大银幕的。
  
  而现在,昨晚就是结果。
  
  毕竟都是进入社会摸爬滚打的成年人了,想法都成熟了,都知道自己要什么。
  
  成年人之所以是成年人,就是学会了选择,不像小孩,什么都抓手里,怎么可能!!
  
  “哥……”磊儿从浴室出来。
  
  没有回头,闭目享受着日光的钱文轻声说道,“磊儿,你忙你的去吧,哥这没事,一会还要去公司开个会,哥很忙的,没有时间暗自神伤。”
  
  林磊儿踌躇不绝,表哥一看就很让人担心。
  
  钱文没有在说话,就静静的享受着冬日阳光的温暖。
  
  虽然两人心中都早有了决断,可七年,七年相恋怎么可能说放下就放下。
  
  不管对他,还是对王一笛都很残酷,可又无法调解。
  
  一段寂静无声后。
  
  “表哥水放好了。”身后的磊儿小声道。
  
  “嗯。”
  
  钱文起身走向浴室。
  
  水很暖,让他浑身懒洋洋的,他强制什么都不想,大脑放空,接受这份安静。
  
  客厅的林磊儿掏出手机,手机屏幕上显示英子两个字,可他不知道应不应该打出去。
  
  这么多年了,小伙伴是什么心事,每个人还是大概知道的,只是不点破而已。
  
  下午,钱文和林磊儿分开了,他没有去公司,而是直接回了家。
  
  大门打开,里面空无一人,他幽幽叹了口气。
  
  在客厅茶几上,摆放着一个白金戒指。
  
  钱文拿起攥在手心,这戒指是当初他和王一笛第一次,他送给对方的礼物。
  
  这么多年,王一笛一直戴在手上,现在回来了。
  
  “凡凡接电话了~”
  
  钱文回神,从口袋中掏出手机,手机铃声不断响起。
  
  这是王一笛给他录的手机铃声。
  
  铃声也需要换了。
  
  看向手机,来电显示是老大,童文洁的电话。
  
  调整了一下情绪,电话接通。
  
  “喂,老妈,怎么有时间给我打电话了,朵朵去幼儿园了么?”
  
  “别给我瞎扯!你和迪迪是怎么回事!迪迪妈妈刚从咱们家离开,说你和迪迪分手了,让我劝劝你,别意气用事,你是怎么回事?你们不好好的嘛,怎么就突然分手了?你们谁的主意,经过我们家长同意了吗?”
  
  钱文让自己的耳朵远离手机,手机里都是咆哮,打开免提放茶几上。
  
  “小点声,耳朵都被你震聋了。”钱文摸了摸鼻尖。
  
  “别岔开话题!说~怎么回事~”
  
  “很简单,就是我让迪迪离开演艺圈,迪迪不想离开自己的事业,最后和平分手,就这么简单。”
  
  “什么?就这?这是什么破理由?你不是一直很支持迪迪的么?还为了她投资娱乐圈,现在怎么突然为这个分手了?你是脑子瓦特了?你赶紧给我回来,我给你洗洗你的猪脑子~”
  
  听着童文洁中气十足的咆哮,钱文无奈,都五十多岁人了,一点不稳重!
  
  “人的想法是会变的,以前支持不代表一辈子支持。”
  
  “那你们就这么结束了?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抱上孙子孙女?你都多大了,什么时候才能结婚啊?
  
  赚那么多钱等着给你做棺材呢~”童文洁一下变得粗鲁了很多。
  
  “妈,我这有电话打进来了,是公司的,拜拜,回聊~”
  
  “方一凡,你……”
  
  钱文急忙挂断电话,童文洁可以说是他一辈子的克星,这么多年也就童文洁时不时训他,一点面子都不给,他时不时满头大汗。
  
  电话挂了,钱文摸了摸额头上没有的汗,不管多大,家长永远是你的克星。
  
  重新看向手中的白金戒指,然后用力一抛。
  
  “咚~”
  
  入水的轻响声。
  
  不远处养着龙鱼的装饰鱼缸中,只见戒指慢慢下沉,最后埋在鱼缸底的小碎石中。
  
  已是曾经。
  
  一月过去。
  
  车里,透过车窗随意看着路景的钱文,看到一眼熟的街边广告牌,是王一笛代言的珠宝广告,身戴珠宝的她富贵华丽,婀娜多姿。
  
  钱文微微一笑,收回目光,好好的就好。
  
  “连军,我小歇一会,到了家叫我。”
  
  “好的,董事长。”司机连军应道。
  
  晚八点,一身运动装的钱文从小区出来,开始沿着路小跑起来。
  
  他不是出来夜跑的,他可没那么闲,他是出来吃夜宵的。
  
  离小区一公里处有一家非常不错的烧烤店,他嘴馋了,就会去一趟。
  
  今天他就嘴馋了。
  
  跑到半路。
  
  “叮铃铃~”
  
  身后自行车铃响起。
  
  钱文没有回头,往路边靠了靠。
  
  “叮铃铃~”
  
  自行车铃声继续在身后响起。
  
  钱文还是没回头,小跑的步伐停下,从自行车道走上人行道。
  
  “你就不知道回头么?一个劲往前跑?”
  
  身后传来一清脆爽朗的声音。
  
  钱文扭头一看。
  
  “英子?”
  
  只见自行车道上乔英子骑着一个小蓝车。
  
  “你怎么在这?”钱文奇怪问道。
  
  他小区离英子住的地方可是很远的。
  
  “我来找你啊~”乔英子停下自行车,锁在路边。
  
  “找我?有什么事么?打电话不行么,这大冷天的跑来?”钱文等上英子并肩往前走。
  
  “给你打电话了,不过某人手机一直打不通。
  
  你是不是把我拉黑名单了?”
  
  身旁并行的乔英子歪头看向他。
  
  乔英子也是一身运动装,不过是黑色的,长长的麻花辫在后面一摆一摆。
  
  钱文尴尬的笑了笑,他和王一笛分了后,和英子也断了联系。
  
  他不是傻子,乔英子刚开始读水木他可能还不清楚为什么,可这么多年,在傻也感觉出来点什么了。
  
  只是他有了王一笛就一直和英子保持正常好哥们关系。
  
  可和王一笛分手了,他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和乔英子相处了。
  
  他就有些躲乔英子了,502聚会也找理由不去了,英子的电话也不接了。
  
  他觉得自己没有资格选择乔英子。
  
  乔英子一直都很优秀,他会等到自己的另一半。
  
  可没想到乔英子专门来找他了。
  
  钱文沉默,埋头往前走。
  
  乔英子歪头看了看他,然后问道,“你是在躲我么?”
  
  钱文沉思后,看向身旁乔英子的眼睛,认真道,“是的,我在躲你,尽量不接触。”
  
  “为什么,我是洪水猛兽么?”
  
  钱文沉默。
  
  他现在真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乔英子,一直的哥们,谁对谁都很熟悉,爱吃什么,爱穿什么,有什么忌口的,就是例假是什么时候都一清二楚,两小无猜不为过。
  
  越是这样,他越不知道现在这个状态应该和乔英子怎么相处。
  
  他虽然大概知道英子的心思,可他又觉得自己在自恋,他有什么资格让一个这么优秀的女孩暗恋他,还一直等着他。
  
  尤其是他刚刚和王一笛分手,感情处于微妙期,他怕他一个不小心,失去好哥们乔英子。
  
  所以他想独自一人静一静,等真正想明白后,在说其他。
  
  见钱文没说话,乔英子也没追问,而是换了一个更直入核心的问题,“你和王一笛分手了?”
  
  钱文一怔,然后没好气道,“臭小子磊儿说的?”
  
  “不是,我是从我妈嘴里知道的,你和王一笛分手的第二天,童阿姨就去我家和我妈说了,她们可是好闺蜜,听我妈说好一番痛骂你。
  
  至于林磊儿……我问他,他就摇头,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可真相就写在他脸上。”身旁的乔英子耸肩道。
  
  “嗯,我和王一笛分手了。”钱文说道。
  
  钱文这话一出,乔英子停住脚步,钱文走出几步才发现,扭头看向她。
  
  两人距离几步远。
  
  “怎么了?”见乔英子有些神情不对,钱文疑惑道。
  
  这话就像一个信号弹,乔英子猛地小跑,一个飞扑,扑向对面的钱文。
  
  钱文一愣神,乔英子就扑到了他身上,紧紧的搂着他的脖子。
  
  一个后退,稳住身形,还没等钱文问什么,乔英子大声道,“我乔英子,女侠也,对自己喜欢的人,都会一个箭步扑倒对方。
  
  今天,你方一凡,被我乔英子逮捕了~”
  
  声音很大,路边的几个行人扭头看了过来,钱文也被耳边的话一震。
  
  这句话好熟悉,唤起了他的记忆。
  
  一八年,他们还在春风的时候,心理讲座下学后,他和乔英子在电梯间谈论他和王一笛是不是谈恋爱了,他说不算开始,乔英子当时表情嫌弃,说了一句话。
  
  “我要有喜欢的一定不像她这样,一定轰轰烈烈的,一个箭步扑倒对方。”
  
  现在乔英子遵守承诺了。
  
  他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回答了,猜到和知道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以前只是猜英子可能喜欢他,现在英子大声喊出来了,也付出行动了,他却有些愣神了。
  
  “方猴儿,我等了你七年,我不知道这个等待有没有结果,可我就是难以抑制的喜欢你,时间越长我对你越喜欢。
  
  知道你和王一笛分手了,我心中如饮甘泉,虽然我知道这样不对,可就是控制不住。
  
  我知道这个消息后拿起手机就想给你打电话,可我犹豫了,我不知道你喜不喜欢我,我迟疑了,我怕表露心声后,怕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
  
  所以我给了自己一个月的时间,让自己想清楚,也给你时间缓和失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