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家有蛮妻,总裁的蚀心荤宠 > 037 你,在等谁的相濡以沫 终

037 你,在等谁的相濡以沫 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妈妈……”江小睿又喃喃的喊了一声。五岁……这并不是个多能记事的年纪,却也到了该懂事的年纪。

    杨欣恬看向江小睿,他的脸色看起来白白的,身上穿着病号服,那小小的身躯似乎下一刻就会倒。

    “妈妈……”

    杨欣恬蹲下身,伸手把小家伙轻轻抱进怀里。

    江小睿冰凉的双手搂着杨欣恬的脖子,小脸也跟着埋在她肩头,良久良久,夹着那难以抑制的压抑哭声,哼哼唧唧的问,“江奇邃……说,说你不要我了……他骗我的吧……妈妈……”

    杨欣恬心一紧,再抬眼,对上的人竟是从转角走出来的江奇邃,他的脸色并不好看。

    原本她还可以哄哄江小睿,可江奇邃就在眼前,她的谎话瞬间就有些说不出口。

    得不到杨欣恬回答的江小睿,一双小手把杨欣恬的脖子圈的更紧了,“你没有不要我……你没有不要我!”

    “我没有不要你!”

    啊咧?是谁在说话?杨欣恬略显错愕,可回过神,她已然开了口,当着江奇邃的面,认认真真的对江小睿道!

    江奇邃的神情微凛。

    杨欣恬深吸口气,微微拉开江小睿,“医生同意让你下*了么?”

    江小睿撇了撇那张苍白的小嘴,含着泪嘀咕了句,“医生也没说不让我下*……”

    “你还知道和我顶嘴了?”

    “我醒来都没有见到你!你之前答应我,我醒过来可以第一眼见到你的!”

    江小睿那一脸的不满让杨欣恬很是心虚,她揉了揉江小睿的头,“是我不对,但你丫的是怎么下*的?刀口不疼啊?”

    “疼啊……”江小睿吸了吸鼻子,说着还白了杨欣恬一眼,好像在说,要不是你不省心,我需要忍着疼下*来找你么?

    杨欣恬小心抱起江小睿,“我们先回你房间,你得躺着。”

    “蓝眼睛……还好吗?”

    江小睿趴在杨欣恬肩上,看了眼杨欣恬身后重症监护室里躺在病*上的凌新宇,喃喃问道。

    “会好的。”

    杨欣恬抱着江小睿从江奇邃身边走过,她这三个字落进江奇邃的耳朵里。

    江奇邃看了眼重症监护室,眼里划过的情绪,让人有些看不懂。

    把江小睿送回病房,这虚弱的小身体虽然能撑得住一时,但时间长了终究不行,没多久便又昏睡了过去。

    杨欣恬走出病房,把门关上,转身看了眼靠在墙上的江奇邃。

    他浑身的霸气全部褪尽,此刻站在那的不过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人,脸上有着浓浓的疲惫,除却疲惫外,还有些杨欣恬没看懂的情绪。

    后来发生了什么,杨欣恬真的不清楚,凌新宇冰冷的身体是她所能想起来的最后了。

    “其实我隐约猜到了,能把你和娄立轩以及小睿在这么短时间内一道送过来的,除了他,没别人。但他带着人拿着枪真的站在我面前的时候,我还是惊了又惊。”

    江奇邃淡淡开口。

    “他向来冷血无情,即便被抓的是他的兄弟,他也不会冒着整个黑锦被拉出来的风险亲自出面,可他出面了。我没能从凌新宇嘴里得到半点情报,也没从黑的手里讨到任何便宜。他的枪法依旧准的吓人……”

    “你受伤了?”

    杨欣恬看了他一眼,不怎么走心的问了一句,她没有心思去关心江奇邃,就算他真的受伤了,比起凌新宇所受的……九牛一毛而已。

    “他开了三枪,打在了我同一个部下身上,双手和脚……”

    杨欣恬只静静的听着。

    “那一瞬,我全身的血液都凝住了,当年,他就是这么一枪一枪的打在我最好的兄弟身上,将他全身打出了一个个血窟窿……那是我最好的兄弟。”

    “你死去的兄弟现在肯定在哭……”

    杨欣恬淡淡道。

    江奇邃的拳头微微攥紧。

    “别不服。”杨欣恬哼了一声,“你是警察,黑是匪,你们拿枪开枪是正义,他们拿枪开枪是犯法。可为什么你们是正义,他们就是犯法?不过因为有人给了你们权力。可江局长,你借着这权力做出的却是和匪一样的事情。”

    江奇邃看向杨欣恬,“你有资格这么说么?你让黑帮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杨欣恬定定的抬起头,直直的看向江奇邃,说了一句,“我只知道没有警察肯帮我。”

    “……”

    “你有你心中的道义,我有我生活的信念,黑和新宇歪了你心中的道义,所以你要用尽手段让他们伏法,可江局长也险些毁了我活着的那份信念,我当然是一样的不择手段。”

    “原来你是这样的女人……”江奇邃冷冷的看着她。

    “你并不知道我是什么样的女人。”

    杨欣恬挺直了脊背,她从江奇邃的身边一步跨到他身前,面对着他,“人都有私心,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有新宇犯罪的铁证,我和新宇等着你来替我们拷上手铐。不过……我想江局长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去找证据了。你把我的爱人折磨的不成人样,我不会就这么算了,你等着被起诉吧,江局长。”

    江奇邃的眸子依旧冷冷的……

    而后,轻笑了一下,“我还以为你不会再要江小睿了。”

    “是你不要他,不是我不要他,他会是我和新宇的孩子。我们能给他的,比你多多了。”

    “看来……我们之间还有很长的一场仗要打。”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