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格里的秘密 > 第七十八章

第七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第七十八章
  
  周斯越把丁羡送回家。
  
  临上楼前,他一只手插在兜里,沉吟了片刻,忽然挠了挠头发说,“算了,我跟你一起上去吧。”
  
  丁羡怔愣地看着他,刚才电话里那语气,她不认为叶婉娴会对周斯越客气,但心里始终抱着那么一点儿侥幸,好歹当初周叔叔帮过他们。
  
  “我妈可能……”她婉转地说。
  
  周斯越打断,低头看她,眼神坦诚:
  “我比你清楚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但放你一个人回去面对这样的情况,那也太怂了,走吧,迟早要面对的。”
  
  虽然之前也打算过,但没想过会这么快。
  
  叶婉娴爱钱爱名爱利,周斯越是想等到有了他说得那些之后直接堵住叶婉娴的嘴,这是他的计划,但这时间太漫长,他俩要是迟迟没有动静,叶婉娴也许就会开始帮她物色各种符合条件的相亲对象。
  
  其实丁羡知道,别说之后,就现在叶婉娴已经在四处打听胡同里还有什么优秀青年,或者说谁父亲又要升了,差人问问儿子有女朋友没有啊。
  
  虽然上回苏柏从跟叶婉娴提出要追丁羡。
  丁父跟叶婉娴当时有点懵,醒了回过神来,叶婉娴是挺满意的,丁父觉得这年龄差太大,苏柏从看上去就比他还精于算计的一个人,不太适合,叶婉娴倒不这么觉得,年纪大的会疼人,那也不叫算计,人在商场打滚难免会带点儿铜臭味。
  
  隔壁老郑一亲戚就是互联网科技行业的,丁父着人打听,那人似乎被捅了伤心事,有一说一一点儿没瞒着,把自己当年怎么被他用阴狠手段打压下来的事儿全抖搂出来了。
  
  丁父听得心头直发毛,相比较叶婉娴,他一辈子怂惯了,也不指望女儿能有多大出息,平平安安找个老实人度过一生就够了。
  
  第二天便让叶婉娴回去拒绝苏柏从,说丁羡还太小不考虑这些问题,那么大一互联网巨头摆着,叶婉娴哪儿舍得,模棱两可传达了意思,就看他自己发挥了。
  叶婉娴自然也就骑驴看账本了,东家打听西家打探,她也就探个底,日后真用得上再说,不然女孩子黄金期就那么几年,再给耽搁了。
  
  叶婉娴心里的小算盘,只要不拿到明面儿上来,丁羡都随她,反正周斯越说过了,你妈这种人最好哄,凡事顺着她就行。
  
  丁羡忽然觉得周斯越这人情商有点高,他看得太通透,对人的心理都琢磨太透了,似乎每一个反应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丁羡有时候很气,他咋都不知道吃醋呢?
  
  也会故意问:“那什么有个出国留学的……”
  
  周斯越当时弓着背坐在沙发上埋头写程序,修长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敲着,那双微微上翘的眼睛在认真的时候很冷清,头也没回问:“谁啊?”
  
  “郑骏博。”
  
  胡同里来来回回都是那些人,除开玩得好的那几个,关系不亲密也都知道是谁,周斯越停下敲键盘的手,仔细回想了好久,才把脑海中的那个人跟名字对上号。
  “就那个小平头?”
  丁羡惊讶:“你有印象?”
  周斯越哼笑一声,抱着胳膊人往后靠,“有啊,胆儿特小,上小学的时候都不敢举手告诉老师自己想去厕所,然后拉在裤子里,把蒋沉给臭的,怎么,你妈看上他了?”
  
  丁羡也就背后听叶婉娴说了两嘴。
  
  想想也是,不等她回答,周斯越靠在沙发上,勾着她脖子把人拉到怀里,笑着说:“让你妈死了那条心吧,那胡同里最好的男人已经让你找到了,别再瞎打听了。”
  
  丁羡:“谁说你是那条胡同里最好的男人?”
  
  “你不承认?”周斯越挑眉。
  
  丁羡腻在他怀里,抬头看他,小眼儿亮晶晶,说:“你是全世界最好的。”
  
  周斯越睨着她半晌没动静。
  
  丁羡差点儿以为自己说错了什么,他却又撇着头,兀自笑了起来,胸腔都发震,
  
  “那真是恭喜你了。”
  
  ……
  
  两人一同进门。
  
  叶婉娴背对着坐在沙发上,听见身后的开门声,头也没回,直接开口:“换了鞋子走过来。”
  
  丁父捏着张报纸靠在另一张沙发上,戴着副老花镜,随意抬头扫了眼,愣住,头往下一低,顺着眼镜缝看出去,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等确定是周斯越时,他表情微微松了松,微咳了声,收了报纸。
  
  周斯越点头跟丁父致意,身体微微下倾,恭敬礼貌开口:“丁伯父。”
  
  以前周斯越叫他丁叔,这改了称呼,多少也听出了其中的意思,看了眼叶婉娴,坐直身子,哎了声。
  
  丁羡看了眼周斯越,好在这开头不算太坏。
  
  叶婉娴闻声回头,看见周斯越也是一愣,他也不避讳,大大方方跟人迎视,不卑不吭,目光与她坦然相对,“丁伯母。”
  
  这落落大方的开头,谁也无法发难。有人跟叶婉娴说她女儿正跟人在地下室同居的时候,如果那刻丁羡在她面前,也许她毫不犹豫就是一个大耳刮子下去了。
  
  这么会儿,她情绪平缓了些,再看到是周斯越,心情一下子不知道怎么形容。
  
  “你俩过来坐。”她吐了一口气,俨然一副长谈架势。
  
  两人互视一眼,走过去。
  
  周斯越让丁羡坐到叶婉娴边上,自己则在对面的单人沙发上坐下,举止很得体。
  
  “什么时候开始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