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格里的秘密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会儿的丁羡正处于茫然状态。
  
  喜欢他,又怕他知道,不喜欢他,心里堵得慌,看见他跟别的女生多说一句话,心里就发慌,他究竟是怎么看待那个女生的呢?
  还有杨纯子,他为什么跟她不说话?他们过去是不是发生过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周斯越对杨纯子是什么想法呢?喜欢过吗?
  心里跟迷雾似的,可在他昨天说出那些话的时候,一下子又都把她之前做好的心理建设全都击溃了。
  好歹,自己在他心里也有些不一样?
  
  可他这么看着自己笑,他心里到底知不知道她的想法?还是在装呢?
  
  门外蒋沉背着包,敲了敲门,“走,打球去?”
  
  “嗯。”
  周斯越轻点头,把桌上的包往肩上一挎,头也不回出去了,丢下一句话:“等会到球场找我。”
  
  等会到球场找你——?
  等会。
  我找你干嘛?
  
  忽然又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总觉得忘了什么事儿,等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少年已经抱着球挎着包跟蒋沉宋子琪晃晃悠悠往球场走了。
  
  丁羡愣愣望着黑板上的值日生名字发呆——
  
  目前值日是按四人小组排的,今天刚好轮到他们这最后一组。
  
  孔莎迪上完厕所回来,教室里同学已剩寥寥无几,问趴在桌上的丁羡:“他俩呢?”
  丁羡有气无力的趴在桌上,还有点儿没从作弊的噩梦中回过劲儿来,指指窗外,气得直咬牙:“打球去了,当着我面,勾肩搭背走得。”
  
  在做值日这件事上,孔莎迪跟丁羡持不同意见,她倒挺喜欢帮宋子琪做值日的。
  居然一点儿都不生气,拎着个扫把跟拎着根仙女棒儿似的,在教室里像只小蝴蝶似的翩翩起舞,一边扫,一边哼着愉悦的小曲儿,还一边给丁羡洗脑:
  
  “你难道不觉得,他在球场肆意飞扬的打球,你在教室帮他做值日,多暧昧呀,你换个角度想想,周斯越去球场打球,杨纯子在教室帮他做值日,你心里酸不酸?”
  
  仔细一想,还真有点酸。
  
  孔莎迪:“反正要是有女生帮宋子琪做值日,我可能会想要拽她头发。”
  
  “变态么你?你是被宋子琪虐出毛病来了吧?”
  孔莎迪才不这么觉得,这小丫头性格直冲冲的,一脸欠扁地看着丁羡,一歪脑袋,说:“我乐意。”
  完了又补:“你难道不乐意,那赶紧发个公告,多少女生都等着接替你的位置呢。”
  
  切。
  那头驴还有这么多人喜欢?
  
  喜欢的还真不少,不过那个年代,女主主动的到底少。
  路过的,就偷偷躲在教室外看一眼;或者偶尔做操的时候,偷偷往三班队伍最末去看。丁羡跟孔莎迪上厕所的时候也听人偷偷议论过。
  
  “三班那个周斯越,挺帅的。”
  “重点班,数学特好。”
  “上次在食堂看见他,跟八班的蒋沉一起吃饭,看上去还挺随和也没传闻说的那么傲气,不过是真帅。”
  “听说他爸在规划局工作……”
  俩三女生围着洗手池巴拉巴拉说了一堆,当下,孔莎迪就拍拍她的肩,给了一个你啊,道阻且长的眼神。
  
  不过这些话也就仅止步于厕所,燕三的学生就是骨子里都有点傲气,出了那道门,谁也不会去贬低自己抬高别人。
  对周斯越的欣赏,大多也就始于颜值,终于颜值,论成绩,估计不到最后一刻,谁都不会认输。
  
  当然了,也有真大胆的。
  这天,是丁羡长这么大,第一次收到情书,还是别人的。在她跟孔莎迪打扫完卫生,锁好门后,一转身,走廊里站着一道聘婷多姿的身影。
  姑娘长得相当漂亮,比孔莎迪和杨纯子都漂亮,听说是艺术特招生,跳芭蕾舞的,名字已经忘记了,叫啥可可。听说是十班的班花。
  反正班花、级花、校花、这些评选,总是以神奇的速度在某一个晚上就决定了。
  那位姑娘穿着一条过膝裙,裙摆在风中飘摇,露出白嫩纤莹的脚踝。
  丁羡第一反应是,不冷吗?
  已经十月了,明明前几天还刮风下雨的,怎么到了她这儿都跟大晴天似的,这让常年穿校裤、休闲裤的丁羡很是羡慕。
  
  姑娘笑得格外甜,“你是丁羡吧?”
  
  孔莎迪比她还有警惕感,“你谁啊?”
  
  班花维持风度,笑着看向丁羡:“你能过来一下么,我有点事想拜托你。”
  
  孔莎迪刚要说话,丁羡在后方说了声好。
  她这人有个毛病,不会拒绝,更不会与人作恶。
  
  十班的班花率先走到走廊转角等她。
  
  孔莎迪猛一下戳着丁羡脑袋,“你傻啊,直接拒绝不就好了,你不会不知道她要干嘛吧?”
  
  丁羡不反驳,只是拉了拉包带,慢慢走过去。
  
  果不其然,班花递了一封粉色信笺给她,她低头看了看那封面上清秀又可爱的字迹——To周斯越。
  还在旁边画了个俏皮的笑脸。
  
  班花把信笺塞到她手里,大方地一拍肩膀跟她说:“这事儿就拜托你了啊,等事成了我俩请你吃饭。”
  说完就急匆匆走了。
  
  留她一个人站在墙角对着那封信笺咬牙。
  
  你请谁吃饭呢?
  班花背影轻盈,像只快乐的小夜莺,那自信高调的步伐,似乎已经将周斯越断为囊中之物。
  
  孔莎迪见人走了,走过来夺了丁羡手里的信,掂在手里来回看,“靠,还to周斯越,够不要脸的,周斯越认识她谁么?就这么急哄哄的送上门了。我帮你撕了。”
  说完,孔莎迪就要动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