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格里的秘密 >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他转身离开的时候,我想起了张国荣。
  
  “今天是我生日,谢谢你陪我看电影。”
  
  ——《小怪兽日记》
  
  摸底考试不分班,在自己班级里考,把桌子拉开而已。
  重点班的学生傲气,根本不需要老师监督,自己都自觉地一边做题一边遮卷子。
  
  “怎……怎么考一起啊?”
  丁羡低头说。
  对面红灯变换,黄灯在闪,有人已经起步,周斯越却没动,一只脚还闲闲地踩在人行道的马路牙子边上,淡定吐出两个字:“作弊。”
  
  作作作作……作弊?!
  
  丁羡惊了个呆,猛地一抬头,撞上他似笑非笑的目光,心里小鹿又开始砰砰砰乱撞,从小到大她可没做过弊,万一被抓了,依着刘江的性格,铁定叫家长。
  “不……不好吧。”她小声地说。
  周斯越回头看了眼,绿灯,一只手插兜,一只手去拽她背后的挂帽,看了眼来往的车辆,直接拖走,懒散回:“有什么不好的。”
  你这是一个学霸的态度么?
  “你为什么……想……跟我同桌儿。”
  丁羡侧耳静听,来吧,夸我。
  周斯越瞥了她一眼,唇角微微一提,哂笑:“因为你笨。”
  “……”
  “让让,我要回家了。”
  说完,丁羡抱着书,快步往前走。
  周斯越长手一伸,拽住她背后的挂帽,丁羡变成了原地踏步,姑娘气得直跳脚,连名带姓吼他:“周斯越!”
  周斯越把她拖回来,帽子勒得丁羡两眼发红,大掌按住她脑袋,掰正固定在身前,低头看她,笑得眉弯眼开,“只能说,跟你同桌儿没压力。”
  丁羡一愣。
  周斯越松了手,人重新站直,视线扫了眼正前方,手抄进兜里:“你不会问我考几分,不会旁敲侧击问我晚上学到几点,不会用题目试探我到底学到哪儿了,也不会告诉我参加竞赛其实很浪费时间。”
  说到最后,他自嘲一笑。
  “因为你不关心我,所以我觉得很轻松。”
  
  别别别,你千万别这么说。
  平时里见惯了他肆意随性潇洒的模样,何曾见过用这种口气说话的少爷,原来即使聪明如他,也是会彷徨的,会迷茫的。
  丁羡忽然心理平衡了,智商高又怎样?烦恼多啊。
  
  而且。
  我比谁都关心你。
  
  “原来,你也怕……这些啊。”丁羡低下头,小声地说:“我还以为你什么都不怕呢……”
  “怕?”头顶上方传来一声嗤笑:“我只是觉得烦。”
  “……”
  尼玛。
  
  其实他俩成绩差不多,总分还是丁羡高,周斯越也就数学物理好,其余科目均属于稳定,不拖后腿,丁羡就比较惨,数学发挥不稳定,名次肯定大跌。
  
  分数这种事,考着考着你就习惯了。
  她有个表姐,小学初中成绩都非常好,老师掌上宝,家长眼中的乖乖女,中考的时候考了七百多分。
  高一成绩也都稳定还维持在六百分左右,到了高二,因为早恋,影响了成绩,分数渐渐从六百多下滑到五百多,四百多。
  丁羡无法想想从六百多下滑到四百是怎样一个心路历程。
  她表姐告诉她:“考着考着,你就习惯了。心理素质就被这么锻炼出来的。”
  
  丁羡问她:“你没努力吗?”
  表姐又说:“学习的残酷性就体现在这里了,努力不一定有用,不努力一定没用。很让人灰心的。”
  
  两人沿路回到胡同口,暮色.降临,老大爷不知所踪,胡同口的老杨树依旧挺挺矗立。
  燕三东西巷,延伸两个方向,两人在胡同口停住。
  周斯越冲她微扬下颚,挑眉:“送你进去么?”
  哪敢劳您大驾。
  丁羡摇摇头,“不……不用了。”
  周斯越笑了下,忽然伸手在她脑袋上胡虏了下,“傻不傻,走了。”
  转身,没有一秒停留。
  
  晚霞散发着绮丽之姿,像是天边挂下一道五彩的幕布,绚烂静谧。
  
  胡同口两排的老杨树,挺直了腰杆,像是固守城墙多年的士兵,在夕阳的余晖中屹立着。
  
  少年的背影宽厚而又单薄,宽大的T恤照着他略显瘦薄的肩膀,臂膀线条流畅,垂在身侧,指尖微微泛着光。看惯了他走到哪儿都有人围着的姿态,如今这颀长的背影瞧着竟有些落寞,那一瞬,丁羡觉得他是孤独的。
  
  轻轻松松就能学好的人,谁知道这其中的酸楚呢?
  他曾说他智商跟普通人无异,只是找对了方法,可为什么有人能找对方法,有人却找不对方法?后者比如她。
  一道题做了无数遍,花式错遍了,第五六遍做才能百分百做对,可他错过的题目绝对不会再错。
  
  背后的骄阳如血,少年渐行渐远,身后是蒙着灰尘的空气里,是他慵懒的身影。
  
  丁羡忽然把手放在嘴边,冲着巷子尽头竭尽全力大喊——
  
  “周斯越!”
  
  男孩停下脚步,回身看她,双眼微微眯起,双手还在兜里,夕阳的金辉在他背后,闪得看不清他的脸。
  
  正因为这样,丁羡浑身充满了力量,用最大的力气喊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