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格里的秘密 > 第二章 修捉虫

第二章 修捉虫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蒋沉怕死了这位有起床气的小少爷,丢下一句“你妈喊你吃饭”就拔腿往楼下跑,跟一阵风似的‘咻咻’穿过客厅、厨房。
  
  哎,等等——
  他忽然将目光一转,准确无误地落在丁羡身上,上下打量。
  
  丁羡坐在陈夫人边上,穿着件儿小白裙,五官小小的,双手规矩地摆在腿上,模样乖巧。
  只是,脑门上肿着的包有点滑稽。
  
  蒋沉怔住,心想这是打哪儿来的姑娘。
  身后周斯越一脸困倦地揉着眼下楼,拖鞋被他踩得趿拉响,双手松懈散怠地抄在裤兜里不疾不徐地往下走,行至最末几级台阶,他快速垫了几步,长腿踩到地面,又恢复不紧不慢走。越过蒋沉时,抽出一只手习惯性地捋了下他的后脑勺,随意开口:“傻了?”
  他说话声音磁性悦耳,是丁羡听过最好听的男声,然而字正腔圆里还带着一丝不正经。
  不像蒋沉那滑不溜丢的京腔。
  
  蒋沉刚要问他这人谁啊,结果那位少爷眼睛都没往丁羡那边斜一下,径直朝餐桌过去,在宋宜瑾边上拉了张椅子敞着腿坐下。
  蒋沉立马跟过去,在他身边坐定。
  丁羡原本低着头,听见这质感爆棚的声音顺势抬头望过去,然后就被一个顶着鸡窝头的少年给惊艳了。
  果然是细皮嫩肉的小少爷,轮廓和线条都带着与生俱来的傲气。
  
  周斯越刚睡醒,头发乱七八糟地堆在头顶,随便抓几把就下来了,整张脸除了黑眼圈有点明显似乎找不出别的缺点。
  丁羡心叹:色授魂与啊色授魂与!
  
  周斯越并没发现桌上还坐了三个陌生人,低头自顾自地喝着碗里的汤,直到周夫人开口唤他名字:“斯越。”
  “嗯?”周斯越喝完最后一口,抿了抿下唇,慢悠悠地抬头看过去。
  周夫人:“这是你丁阿姨,这是丁羡,你们小时候见过的。”
  周斯越有点近视,不爱戴眼镜,眯着眼辨认了会儿,没什么印象,身子往前倾,礼貌地说了句丁阿姨好。他的问好不卑不吭也看不出任何来了陌生人的局促,十分从容。
  又将视线转向丁羡,淡薄勾唇,贵气十足。
  相比之下,丁羡就显得像个傻子,眼神没地儿放,局促一点头,然后就慌乱低头盯着自己的碗,也不知在害羞个什么劲儿。
  
  “这是斯越吧,长得可真好。”丁母笑得跟看见自己亲儿子似的:“小时候阿姨还抱过你呢,没想到现在孩子们都这么大了。”
  周父附和笑,感慨:“对啊,时间过得真快。”
  丁母捅捅一旁沉默的丁羡:“羡羡,这是斯越,你俩小时候还睡过一张床呢。”
  
  两个当事人都是一愣。
  
  周夫人干咳了声,见儿子皱眉不耐,出口帮忙打圆:“小时候的事儿不提也罢,他俩那时还不记事儿呢,对了,羡羡,听说你也考上三中了?”
  
  丁羡没回神,忽然被点名,下意识脱口而出:“六百八十五分。”
  
  这个句式在她这儿已经成了惯性,中考结束后叶婉娴到处炫耀她考上了三中,以致她后来出去逢人就被问考上三中了?多少分啊?
  这六百八十五真是惯性。
  
  之前两家只见过一次还是在丁羡跟周斯越很小的时候,但周母就挺喜欢丁羡这孩子,乖巧懂事,学习努力。也没觉得丁羡这六百八十五有什么毛病。
  
  但是,这对于饭桌上的学渣来说,人还没问你考多少分呢你就上赶着报分数不是炫耀是什么?这跟那种“哎呀我这回没考好,只考了99分。”有什么区别?
  自古学渣跟学霸就不可同日而语。
  学渣的六十分跟学霸的六十分,能一样么?
  
  当然除了某位少爷,他这人生来就给人一种压迫感,即使你考的比他高,但仍然让人觉得他才是天下第一,当时的丁羡就这么被他高贵的气场给唬住了。
  
  “我们羡羡啊考前还看书到夜里两点,怎么说她都不听,特别喜欢学习。”明知周斯越成绩没丁羡考的高,叶婉娴还是故意问了句:“斯越,你呢?多少分?”
  “六百七。”周斯越回得还挺坦然。
  丁羡下意识在盘算周斯越在市里的排名。
  叶婉娴惊讶道:“那刚过分数线?”
  周夫人尴尬笑笑想要解释,被蒋沉插话:“阿越天资好,随便考考都能过线,人家考前还跟我们打游戏来着。”
  青春期的少女敏感,自然听出了话里的意思,你看你女儿考前看书到两点,也只比人多十五分而已。
  叶婉娴随即将话头抛给蒋沉:“你呢?你考多少分?”
  蒋沉耸肩,不屑。
  “分数够用就行。”
  配上周少爷一贯寡淡的表情,这句话真是又拽又耐人寻味。
  
  叶婉娴想要接着说,分数怎么能够用呢,分数当然是不嫌多啊,少一分得花多少钱啊,这城里的孩子就是钱多任性。
  周夫人解释,他们啊都是一帮混不吝的小子,也是附中最后一届直升高中部,考多少分都能上的。
  
  叶婉娴脸上和悦地笑着,心里那个骄傲啊,到底还是丁羡给她长脸。
  沉默许久的宋宜瑾问丁羡:“丁羡姐姐,你暑假上过补习班吗?”
  “没有。”丁羡摇头。
  蒋沉冷不丁哼一声:“那你也太没紧迫感了,斯越他们都已经把高一上半学期的课本都学完了。”
  
  “课本不是还没发么?”
  
  蒋沉啧了声,“跟以前的学长们借呀,哦,不对,你应该是第一个从延平考过来的,估计也没有人可以借。”
  她是第二个考过来,但话里讽刺的意味太明显,丁羡懒得锱铢必较。
  
  丁羡看向一旁的周斯越,他正在专注剥虾,对饭桌上一切的对话都漠不关心。
  小少爷就是小少爷,似乎对所有的事儿都懒得提起兴趣。
  
  叶婉娴接茬儿:“我们羡羡不用补习的,她很聪明的,一学就会,也不用我们操心,而且我们羡羡很乖的,从来不跟别的小孩子攀比。”
  周叔叔附和这点头:“这羡羡一看就是乖孩子。将来啊肯定有出息。”
  “可不是,从来不让我操心,斯越啊,你以后要是学习上的问题可以跟我们羡羡多讨论讨论,她都懂的。”
  
  周斯越剥完最后一个虾丢进嘴里,似笑非笑:“好啊。”
  “这就对了。”叶婉娴鱼尾纹都快开到后脑勺了,说,“你们平时多培养培养感情,毕竟你们的爷爷呀还给你们俩定过娃娃亲。”
  
  桌上的少年都震惊了。
  毕竟娃娃亲这种事儿,在他们那个年代已经很少见了,却偏偏发生在这位少爷身上,这下连还在跟丁羡搭话的宋宜瑾都噘着嘴停下来了。
  
  丁羡下意识看过去,恰巧看见对面的周斯越面无表情地抽了抽嘴角。
  
  周父干咳了声,给周夫人递了个眼神:“是有这么一回事,不过现在说这个是不是太早了,毕竟他们也才高中。”
  
  “我没别的意思——”叶婉娴话说一半,被人打断,桌上的人都齐刷刷地朝某个方向看过去。
  
  “退婚要什么手续?”
  这话在蒋沉他们听来,确实是周斯越的作风,他这人心气高,看不上丁羡那种不起眼儿的女孩忒正常。而且他这人说话直白,向来不会拐弯抹角,不是不懂,只是懒得跟你玩,更何况是在那个少年气性十足的年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