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暗格里的秘密 > 楔子

楔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暗格里的秘密
  耳东兔子/文
  
  年少时的爱,像风,看不见,却感受的到;
  就像刻在桌板上的名字,怕你看见,又怕你看不见。
  
  ——摘自《小怪兽日记》
  
  楔子
  
  二零零七年九月,赤日炎炎,清华新生入学。
  整座城市像个密不透风的搪瓷罐子,热浪难抵。清华门外,沿途可见茂密盛装的香樟树,树叶稠密,棵棵鼎立,像是一排严防死守的警卫兵,个个魁梧威猛。
  
  丁羡拎着行李箱在男寝楼下站了半小时。她个子不高,扎着个高马尾,淡眉小嘴,一双充满灵气的清澈瞳孔,谁说过,除了那双眼睛,五官都很平淡,不出众,倒也还顺眼。
  
  过了一小时,她还没有离去的意思。
  
  大二计算机系曹文骏下楼买水瞧见这一幕,觉得新奇,顺手一拍给发到寝室的qq群里。
  
  “今日奇观,男寝楼下惊现望夫石。”
  
  群里一帮技术宅,除了关注游戏、代码程序、实验数据,其他一概不理会,这张照片并没有在群里激起波澜,谁也没回话,仍旧各自手里忙活。
  
  曹文骏只当是分享一件好玩的事,也没往心上放,拍完就把手机踹回兜里自顾自进小卖部买水去了。
  
  等他买好水站在小卖部门口喝的时候,手机疯狂“滴——”起来,不紧不慢地掏出来一看。
  
  “噗——”
  嘴里的水就这么直愣愣喷了两米远。
  
  群里有人回复了,不是别人,是老大周斯越。
  
  大概就是那个前阵刚输了一场高校联赛,心情爆差,遇神杀神遇佛杀佛的周斯越啊。
  
  “她人在哪?”
  
  曹文骏忙拧上瓶盖,把水夹胳膊里,快速回:“那啥,就在我们寝室楼下,老大,你……你要来看么?”
  
  “嗯。”
  
  究竟是什么女人能让周斯越秒从待了一个暑假的实验室出来?
  
  然后群里瞬间就脑补了一部千里追夫的偶像剧,顺便还嘱咐曹文骏:
  
  “老曹,快请小嫂子进屋坐坐啊。”
  “老曹,帮我内裤收一下,顺便帮老大的挂出去,谢谢。”
  “老曹,你去拍个小嫂子的正脸过来看看。”
  
  曹文骏还真的拍到了。
  
  在丁羡毫无防备的时候,他风驰电掣地冲过去对着她的脸按下快门,然后又以百米赛跑之速跑开,小姑娘一脸懵,等反应过来的时候,曹文骏举着手机飞速逃离现场,还跟丁羡挥挥手,一步三回头地上了楼,气儿还没喘匀,就把收获的战利品一一发给其他两位室友。
  
  在那个还没有美颜的年代,丁羡那张照片别提有多丑了,双眼惊恐像死鱼,连平日里可爱的小虎牙都显得不那么可爱,皮肤倒是不错。
  看完的室友表示老大的眼光真是一言难尽,纷纷表示怜爱,可惜了那么一张帅脸。
  
  后来,据同组的室友小张同学描述,他跟老大当时正在实验室安装不久后要参加高校联赛的机器人,听完群里消息的老大,直接把腿捏断了……
  
  ——捏断了。
  小张同学为此抓狂,气得哆哆嗦嗦连话也话也说不利索,把那位周少爷前前后后里里外外上上下下给诅咒了个遍,最后终于想起问那女的是谁?
  
  曹文骏立马递上刚打听来的情报:
  
  “高中同学,听说为了老大复读了一年,考上了清华,而且,还报了计算机。”
  
  小张同学愣住了,手也不抖了,脸上大写的卧槽。
  有人惊呼,“这女的够牛逼啊!”
  
  为爱考清华,想想都伟大。
  
  “不过……”曹文骏顿了顿,愁眉不展:“老大好像拒绝她了……”
  众人:what!不亏是周斯越啊,女人算什么,程序才是王道啊。
  果然,这世上不是所有事情努力就能成功的。
  
  *
  
  这厢。
  被拒的丁羡有点懵,鼓着张脸,盘腿坐在寝室的床上托腮思考,食指指尖一下下规律地敲打着脸颊,头顶的风扇呼啦啦转,热风吹不散,连四周的空气都在跟她较劲。
  
  周斯越到底喜不喜欢她呢?
  
  忽然想起高三,有一堂语文课。
  老师双手撑在讲台上,扫了一圈底下的学生,食指推了推眼镜,问:在你们眼里,什么是长大?
  有人反应极快,抢着回答:
  
  “早上起来湿了裤子,然后会心一笑,哦,不是尿床。”
  
  抢答的是班里最调皮的男生,平时上课就爱接老师话,尤其是女老师。紧接着,原本鸦雀无声的教室里迸发出哄堂大笑,就连丁羡身旁的人都忍俊不禁地勾着嘴角。
  
  女老师年轻,脸皮薄,被气走了,后半堂课改成自习。
  
  身为语文课代表的丁羡,伏在课桌上,侧着脑袋看了看旁边奋笔疾书侧影。
  周斯越正低头写数学卷子,笔纸飞快地演算着,握笔的手指修长,骨节清晰分明,依稀可以看见青色的血管,低垂的眉眼一如往常冷淡,微提的嘴角明显是听见了刚才的话。
  “周斯越。”
  “嗯?”少年心不在焉地应了句,笔没停,眼皮也没抬,笔下哗啦啦列了一堆公式,一排排数字跟列好队似的直接从他笔尖蹦出,丁羡瞅着那张写满草稿的白纸,望着那一个个几乎不用犹豫的答案,满眼唏嘘,又自我安慰:别激动,他是全国心算冠军。
  
  “所以,你……那天是‘尿床’了么?”丁羡下巴搭在桌上,好奇问。
  那天?哪天?周斯越好半天才反应过来是哪天,她还敢提那天!
  
  “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是不是?下次再乱闯我房间……”伴随着少年有些烦躁的声音,丁羡的脑门毫不留情地被他用圆珠笔弹了下。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