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123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三十章 我们,是家人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你的父母,是我亲手杀死的。”
  原本爷爷说打算把秘密告诉自己时,卡伦是做好了准备的,虽然他现在还躺在床上,但心里,是已经预留好了铺垫的余地。
  可他真的没料到,爷爷是真的连开场动画都没有,直接开始猛料。
  或许,这正如自己先前所说的那样,抓紧时间,把本就该说的事情说出来。
  “你的父母,和我一样,也是秩序神教的审判官。”
  卡伦留意到狄斯说的是“审判官”,而不是“神官”。
  按照普洱的说法,正统教会里可能名称不同,但都按照一个特定的序列:
  “净化者——神仆;
  叩问者——神启;
  反思者——神牧。
  第四层,是审判官。
  前三层,有点像是基层公务员,到审判官时,就类似于传统意义上“当官”了,参照爷爷的职位来看,审判官类似于地方上的一把手。
  所以,“卡伦”的父母,职位真的不低。
  茵默莱斯家,出了三个“审判官”,那么,在秩序神教这个体系里,也算是“望族”的存在了,至少不容小觑。
  “他们在一次围剿异魔的任务中,灵魂被污染了,这种污染不可逆,无法挽救与挽回,在他们的央求下,我选择了帮他们解脱。”
  听到这里,卡伦并没有太大的意外。
  连普洱都说,狄斯是一个很看重家人的人,且狄斯没杀自己,也是因为自己沾着“卡伦”这个孙子身份的光。
  哪怕“卡伦”笔记里画出来过,是爷爷杀了自己的父母,但狄斯肯定是有苦衷的。
  虽然狄斯说这件事的语气很平静,但卡伦能体会到这个重视家人的人,在他亲手杀死自己的两个家人时,内心到底得有多么痛苦。
  不过,污染……不可逆?
  先前那枚“罪恶之源”铜币污染罗恩时,应该是可逆可解除的,狄斯为罗恩做了“肃清”,然后罗恩就恢复了正常。
  而“自己”的父母,是不可逆的。
  差别就好比,罗恩是吃了不干净的东西引发了腹泻,开个药服下就能治好,而“自己”父母,则是喝了百草枯,绝无生还可能。
  “自那之后,你就成了没有父母的孩子,也是自那之后,我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要带着你父亲和你母亲入教,更后悔茵默莱斯家族历史上,因为秩序神教,因为奉献,折损了多少的家族成员。
  几乎每一代茵默莱斯家的人,都会承受亲人忽然离去的痛苦。
  更可笑的是,虽然家里开着的是丧仪社,可我们却连为自己离去的家人办一场真正葬礼的资格都没有。”
  卡伦记得普洱说过,神官的尸体,会被“回收”。
  “所以,我做下了一个决断,茵默莱斯家,将在我离开后,永远退出秩序神教。
  我希望梅森,希望温妮,希望他们的孩子,希望你,希望我的家人,可以不用去涉足到这个世界黑暗面的漩涡,可以作为一个正常的普通人去过完普通人的一生。
  哪怕普通人注定生老病死,注定会有各种意外伴随,但总比亲眼目睹那些扭曲与残忍,乃至于灵魂被玷污到结束时依旧得不到安息要幸福得多。”
  说到这里,狄斯有些自嘲式的笑了笑:
  “说到底,我是个自私的人,我的目光,最远的距离,就只能到家门口的玄关。
  或许,年轻时也曾胸怀过教义,也曾高喊过为了秩序之光可以牺牲一切的口号,也曾希望可以捍卫茵默莱斯家在秩序神教里的荣耀;
  但现在的我,
  只希望家里人能够健康,能够安稳,最好,还能过得快乐一些。”
  狄斯的目光开始看向窗外;
  卡伦清楚,此时的狄斯已经不再仅仅是在对他进行“讲述”了,更多的,是他在诉说着自己的心声。
  有些话,他无法对家里其他人说,只能闷在心里。
  “我,狄斯.茵默莱斯,就是这样一个没有出息的人。”
  这是一个严肃老者内心,最真诚的自白。
  “然后,你生病了,病得很重,我竭尽全力,希望能够保护下你,但,没有成功,你还是走了。”
  卡伦沉默了,
  这句话,
  相当于是把大家的关系给挑明了。
  “我骗梅森和玛丽说要带你去贝尔温市的医院,那家医院很善于治疗你这种难症,但实际上当我带着你离开时,其实你已经没有了呼吸,你已经死了。
  我失去了我的儿子,我的儿媳妇,也让你失去了你的双亲;
  然后,
  我又要失去你。
  我一度怀疑,这是秩序之神对我不忠诚的惩戒,他知道了我对秩序之光的背离,所以故意降下灾祸,要从我身边,把你也给夺走。
  在你被抢救时,我曾忏悔过,我甚至发誓,如果秩序之神能够让我的小卡伦恢复健康,我将把我的余生,毫无保留地继续奉献给秩序神教,守护秩序之光。
  而茵默莱斯家,也将继续传承秩序神教的荣耀,成为它最为忠诚的捍卫者,我会带着你入教,我会将一切,都传承于你。
  因为我们的奉献,至少得到了回报。
  但,
  你还是走了。
  秩序之神,并未答应我的祷告,甚至,他连听可能都没听到。”
  狄斯的声音,越来越低;
  最后,
  他缓缓地抬起头,
  继续很平静地说道:
  “当我面对你的遗体时,我对着你,也对着天空,说了一句话。”
  顿了顿,
  狄斯摊开双手,
  似是在回忆,
  又像是在酝酿,
  不,
  又像是在品味;
  他说道:
  “妓女养大的秩序之神!”
  当这句话被说出来时,卡伦感到有些恍惚,仿佛面前的光与影都产生了些许的偏差;
  卡伦清楚,这是自己的心理作用。
  哪怕他上辈子不信任何宗教,也不喜欢见到神像就磕头祈福,但他也不会做出侮辱神的事,更不会大声去咒骂,他也不敢去骂,总觉得会犯忌讳。
  而在眼前,
  一个宗教明显真的有不凡之处的世界里,
  身为秩序神教的审判官,
  却当着自己的面,
  亵渎且侮辱了神。
  “他让你离开了我,我偏不同意,因为你还小,从小孤僻的你,甚至还没能来得及展开你的人生,还有太多没见过也没听过。
  你不该就这样走了,这对你,不公平。
  对你父亲,对你母亲,
  对我,
  对整个茵默莱斯,都不公平!
  所以,我找到了霍芬先生。
  霍芬先生是原理神教退休神牧,但他的知识与能力,却不仅仅是一个神牧那么简单,他知道太多的秘密,也懂得如何去操控和实施这个秘密。
  我曾经救过他,我卑鄙到以救命之恩作为要挟,他最终答应了我。
  在他的帮助下,
  我在贝尔温市郊区的一栋废弃工厂内,完成了一项极高规格的神降仪式。
  你知道么,
  卡伦,
  在仪式举行完成后,
  我没有急着逃跑,哪怕我知道这里的动静能够引起政府以及诸多大教会的关注,但我还是花费了足足三分钟的时间。
  我把我的耳朵贴在了你的胸口,
  我听到了你心脏跳动的声音。
  那种喜悦,让我沉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章鱼小说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