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123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五章 他,想杀我?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霍芬先生躺在地上,卡伦站在他面前;
  这个时候,只要卡伦愿意,就可以提早地送霍芬先生一程。
  因为先前霍芬先生的神情与话语,给他带来了极大的压力。
  本来重生在这个世界,他就很缺安全感,目前为止,他还是靠着“这个身份”在活着,一旦失去了这层皮,他的生活将滑落向何种未知;
  而且,这里面不仅只有常规意义上的“生活”,明显有着其他超乎于卡伦认知的因素。
  如果仅仅是“离家出走”,卡伦反而不会有这么大的压力,怕就怕,不是“逐出家门”这么简单,也不可能就这么简单!
  中世纪女巫的那种惶惶不安,卡伦感受到了。
  上前,
  弯腰,
  卡伦探出手;
  只要再掐一下脖子,
  或者抱起霍芬先生的头,装作唤醒他的同时,再往瓷砖上磕一记,补一下最后的伤害。
  那么,
  这忽然出现的危机漩涡,也就能在吞没自己之前,消散于无形了。
  所以,
  干不干?
  有这种想法,其实不奇怪,再普通再正常再温和的人在生活中,也会有过这种忽然的情绪暴走以及恶念顿生的经历。
  但最终,
  卡伦还是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等到从二楼下来的米娜开始喊人,等到玛丽婶婶从地下室上来,等到保尔也跑了过来准备抱起霍芬先生时,
  卡伦才在玛丽婶婶的叫喊声中回过神来,上前帮忙托着霍芬先生,上了茵默莱斯家的那辆灵车。
  保尔发动了车子,卡伦则留在车厢里,陪着霍芬先生。
  这辆“果壳”牌改装车,本就是普通轿车的加长版,副驾驶位置上的椅子也早就被拆除,空余了更多的空间,放置一个棺材绰绰有余。
  霍芬先生躺在那里,没动弹。
  他是幸运的,这个时代救护车可并不普及,他现在立马就有车可以被送去最近的医院;
  更幸运的是……就算是没抢救过来,他也有车可以坐回去,还是专属配套的车;
  甚至,看在他与爷爷的关系面子上,丧事上还能打个骨折,唯一苦了的是玛丽婶婶。
  “呵……”
  卡伦忽然笑出了声,伸手轻轻揉了揉自己的脸。
  这时,那条跟着主人一起上车的金毛凑到霍芬先生的身边,舔了舔他的手指。
  在主人身边磨蹭了一会儿后,它又缓缓地走到卡伦面前。
  卡伦伸手,金毛没躲,任凭卡伦抚摸它的狗头。
  似乎是被摸舒服了,它干脆爬下来靠在了卡伦腿上,在卡伦不摸它之后,还用鼻子拱了拱卡伦的手,示意继续。
  “唉……”
  卡伦又看了看躺在那里的霍芬先生,不由叹了口气。
  后背贴在车壁上,
  抓了两把狗头,
  “随便吧。”
  ……
  车子驶入医院,霍芬先生被送入抢救室。
  保尔忙前忙后办理手续,
  卡伦就牵着金毛坐在花圃边的长椅上。
  大概坐了半个小时的样子,保尔面带微笑小跑着过来:
  “卡伦少爷,医生说,霍芬先生虽然还在昏迷,但已经算是脱离危险了。”
  卡伦长舒一口气,心里微微有些释然,又有些失落;
  这老头,命还真硬,那么大一滩血……竟然还挺住了。
  “账单都挂在家里了。”保尔又说道。
  茵默莱斯家是做丧仪社的,和附近医院的关系本就很好;
  好到什么程度呢,
  负责家里管账的温妮姑妈手里甚至能有近期医院里重病垂危者的名单。
  有时候哪怕你还在抢救中,而外头停车场里,梅森叔叔已经在那里抽烟等候着了。
  只要有利益存在,那就必然会有链条;
  有这层关系,走点手续什么的,自然也就很快。
  “需要人陪护么?”卡伦问道。
  “额……可以请护工。”
  “那就请吧。”
  “嗯……好的少爷,我去安排。”
  “对了,保尔,你有烟么?”
  “我有……少爷,你要么?”
  “嗯。”
  保尔将自己兜里的半包烟拿出连带着一个火机一并递给卡伦。
  “谢谢。”
  “您客气了,我先去请护工。”
  “嗯,好的。”
  卡伦抽出一根烟,咬在嘴里,这个时期,禁烟并不严厉,哪怕是在医院的院子里,卡伦也看见不少人嘴里叼着烟,路过的护士也不会呵斥。
  点燃一根,吸了一口;
  大脑再次对“毒素”的入侵发出警告,并且身体也做出了排斥反应,恶心干呕的感觉马上袭来;
  但卡伦无视了它。
  他觉得自己就和“抽烟”一样,很愚蠢。
  老烟枪硬是抵抗住身体的难受强行学会了一件会不断戕害自己身体的恶习;
  而自己,
  竟然放着霍芬先生送进了医院脱离了危险,坐看着自己一步一步滑入未知深渊。
  他在检讨自己,但不是很强烈;
  他也在后悔,同样也不是很强烈;
  他觉得自己很蠢,嗯,这个感觉无比强烈。
  “呼……”
  手里夹着燃烧的烟卷,
  卡伦身子后仰,靠在长椅上。
  而就在这时,
  一道阴影忽然出现在了自己面前,卡伦一愣,察觉到自己指尖的烟被取走。
  “你……爷爷?”
  出现在卡伦面前的,是狄斯。
  狄斯依旧穿着出门时的那身衣服,但卡伦留意到狄斯的裤腿处,有明显的污渍,他拿着自己烟的那只手,似乎还有黑色的痕迹?
  是泥么?
  狄斯将烟丢在了地上,问道:
  “什么时候学的?”
  “我……”卡伦犹豫了一下,其实刚刚,他脑子里有想把“真相”告诉“爷爷”的冲动,因为他本能地从今日的“梦”,霍芬先生的对自己的“质问”等事情串联一起后,察觉到了一股不同寻常的味道。
  要知道,狄斯爷爷,和霍芬先生可是老友。
  倒不是担心霍芬先生醒来后会告诉爷爷什么,而是相较于只是热爱“占卜”或者叫“玄学”的哲学系退休教师,又开丧仪社又兼职做神父的爷爷,似乎才是……不,才应该是最神秘的一位。
  霍芬先生能知道的,爷爷……会毫无察觉?
  所以,抗拒从严,坦白能从宽不?
  但看着爷爷的脸,
  卡伦的“真心话”在嗓子眼儿里绕了一圈后,还是收了回去,
  道:
  “梅森叔叔教我的。”
  狄斯闻言,眉头微微一皱。
  “霍芬先生在里面,医生说脱离危险了。”卡伦通报道。
  狄斯点了点头,问道:“玛丽把事情告诉我了,被吓到了么?”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