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妻不可欺 > 08章 花好月圆人团圆

08章 花好月圆人团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乐乐,你起来了?”喻楚楚从房间里出来,一出来就顺手将门带上。“乐乐,你饿了吗?饿了的话,就吃昨天我们买的面包。”
  
      “好。”乐乐没有反对,自己去拿东西吃。
  
      喻楚楚一个晚上没睡觉,浑身就像被什么碾过一样,浑身酸软,一个劲儿的打哈欠。
  
      “妈咪,你没睡好?”喻嘉乐问道。
  
      喻楚楚如实的点了点头,“对,没睡好。”
  
      “那你继续睡。”喻嘉乐关心的和喻楚楚道。
  
      喻楚楚睡眼朦胧,一想房间里还睡着一个沈牧谦,脑袋里面灵光一线,“乐乐,妈咪带你看一个电影。”
  
      “什么电影?”
  
      “英雄的警匪片!”喻楚楚拿着遥控器,找到了她要看的那一部电影。
  
      喻嘉乐经常看动画片,但他更喜欢看警匪片,之前喻楚楚觉得警匪电影太暴力,一直限制喻嘉乐看,这会她亲自带喻嘉乐看警匪片,喻嘉乐求之不得。
  
      喻楚楚一边眯着眼睛一边看电影,对于困得不得了的人来说,再好看的电影都是煎熬,可为了沈牧谦,她撑着不断打架的眼皮,硬是不让自己睡觉。
  
      喻嘉乐一边吃面包,一边看电影,看的津津有味。
  
      撑到喻楚楚完全撑不住的时候,电影里面终于出来了她想要的片段,男主为了拯救自己的孩子,故意说这孩子不是我的,不喜欢这个孩子。
  
      演到这个点的时候,喻楚楚装模作样的冷嗤一声,道,“乐乐,你看这个爹地是不是太可恨了,孩子被绑架了,竟然说孩子不是他的,他一定都不想救孩子,这种爹地,以后都不应该要。”
  
      喻嘉乐转身,小眉头皱了起来,大声的道,“妈咪,你错了。这个爹地是为了救他的孩子,他说不爱,人家才会放了小孩。”
  
      喻楚楚一听喻嘉乐这话,心中暗暗欢喜起来,既然乐乐都能看懂这些,那她就可以安心睡觉。沈牧谦,我也只能帮你帮到这里了。
  
      “乐乐,妈咪实在太困了。你接着看!”说完,喻楚楚就倒在了沙发睡着了觉。
  
      这电影看到最后,喻嘉乐就什么都没说了,他拿着遥控器反复看刚才电影里那个孩子被绑架的那一段,好像和他的遭遇很相似。
  
      沈牧谦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11点了,他一出房门,就看到喻楚楚躺在沙发上睡觉,喻嘉乐则在看电视。
  
      喻嘉乐看沈牧谦从喻楚楚房间里出来,很明显的楞了一下,小眉头皱了一下之后,他又随意的看电视。不觉得惊喜,也不觉得讨厌。
  
      对于沈牧谦来说,喻嘉乐能没给他甩小脸色已经很不错了。
  
      “乐乐,饿了吗?我们出去吃午饭?”沈牧谦非常殷勤的和喻嘉乐道。
  
      喻嘉乐又皱了皱眉头,问道,“那妈咪呢?”
  
      沈牧谦心中又闪过些许开心,喻嘉乐开始没拒绝他了,这是好现象。
  
      “妈咪能起来就和我们一起去,如果妈咪还想睡觉我们就给他打包回来。”
  
      喻嘉乐沉思了一下,给了一个让沈牧谦为了意外的回答,“好。”
  
      沈牧谦一听这回答,赶紧洗漱,喻楚楚压根就叫不醒,他将喻楚楚抱回房间睡觉后,带着喻嘉乐一起出去吃饭。
  
      “乐乐,你喜欢这个?”那商品,喻嘉乐只多看了一眼,沈牧谦就开启了买买买的模式。
  
      喻嘉乐抿着小嘴巴偷偷笑,原来有一个爸比的感觉是这样的。
  
      莫晓涛会经常带他出去玩,他也很喜欢莫晓涛,可他更知道莫晓涛是属于那种玩着玩着就不见、或者是就忙他自己去的人,而不像沈牧谦这样对他言听计从,更不会玩着就不见了。
  
      一早之前,他其实都很喜欢沈牧谦的。要不是因为那件事,他都恨不得一早就叫他爸比了。可现虽然已经知道他为什么要那么做,在让他叫他爸比,他竟然觉得自己有点叫不出来。
  
      可有沈牧谦在身边,他却知道,自己心里很开心的。
  
      喻嘉乐想喝果汁,沈牧谦赶紧给他买。喻嘉乐觉得今天是他最得意的一天,小脸蛋上有绷不住的笑意,“噗通!”手上的果汁掉了。
  
      瓶里的果汁也差不多没了,喻嘉乐见前面就有一个垃圾桶,“砰”!他一脚飞过去,想像电视里面言的那样,直接把瓶子踢进垃圾桶。
  
      哪里晓得,瓶子非但没踢进去,还把里面的果汁撒了出来,光洁的地面,都是果汁渍。
  
      喻嘉乐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前面右边看了看,没人,他静悄悄的往前走,装作没看到自己惹事的样子。
  
      “喻嘉乐!”只是没想到,他还没走出两步,身后就传来了沈牧谦严厉的声音。
  
      “喻嘉乐你回来,闯祸就走,是男子汉所为吗?服务员阿姨辛辛苦苦的将地面收拾得干干净净,你破坏了环境,这样走,你的做法对吗?”
  
      喻嘉乐转身,可怜兮兮的看着沈牧谦,沈牧谦脸上却没一点可以退让的感觉。
  
      “纸巾在这里。你把地面上的果汁擦干净,把瓶子扔进垃圾桶!”沈牧谦声音里有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对于他来说,孩子可以宠爱,却不可以溺爱;他可以给孩子丰富的物质基础,却绝对不能容忍孩子没有素质没素养,更不能让他一种有父母疼爱就可以自己骄纵的感觉。
  
      喻嘉乐又看了一眼沈牧谦,最后发现一点想逃脱的侥幸都没有,只能乖乖的擦地,扔果汁瓶。
  
      只是这地面一擦完,喻嘉乐心中的小怨气又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